◈ 第1章

第2章

夜晚!

大周王朝。

坤寧宮,張燈結綵,無比喜慶。

「我穿越了,穿越到一個女頻世界,還成了大周反派三皇子,葉凌天。」

葉凌天懵了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

他記得那是一個風雨交加的夜晚,他在圖書館值班,閑着無聊,便隨手拿起一本名為《鳳惑》的女頻權謀小說,結果剛看了幾章就遭了雷劈,然後穿越了。

「不好!」

突然,葉凌天看着自己一身的喜慶紅袍,臉色微變,今天是反派三皇子和女主鳳惑君的大婚之日。

按照書中內容,女主鳳惑君,乃鳳家世女,絕代風華,傾國傾城,從小便聰明伶俐,天賦異稟,是千年難得一見的修鍊奇才。

而男主葉凌天,則是大周最不受寵的三皇子。

鳳惑君愛上葉凌天,替他排除眾多阻礙,收復了四分五裂的大周疆土,讓其成功坐上王位。

兩人於今日大婚,葉凌天擔心鳳惑君功高震主,漸起殺心,將路走窄了,便在酒中投毒。

可惜鳳惑君實力強大,中毒未死,反殺了葉凌天……

後續的內容,葉凌天並未看完。

但按照簡介所言,女主披荊斬棘,權傾朝野,雙手沾滿血腥,腳踏眾多屍骨,登上帝王寶座,成為一代狠辣女帝!

按照他對這個世界的記載,世間武道,分為九品。

九品之上,分別是先天、宗師、大宗師,後三大境界,又有初期、中期、後期、巔峰四個小境界劃分。

一旦踏足大宗師之境,那便有了三百年以上的壽命。

而女主鳳惑君,則是宗師巔峰,只差一步,便可踏入大宗師之境。

至於葉凌天,不過是先天初期,鳳惑君若是要殺他,只需要揮揮手即可。

「嗯?」

這時,葉凌天看向自己的腰間,掛着一塊玉,玉並不完整,看起來只有一小塊,上有神秘的符文,古樸無比,極為不簡單。

「這是……」

葉凌天瞳孔微縮,他在穿越之前見過這塊玉,當時就夾在書中,雷劈下來的時候,就劈在這塊玉上。

「長生印!」

葉凌天拿起寶玉,怔了一秒,按三皇子的記憶,此玉名為長生印。

千年前,長生印問世,傳聞其涉及到了一個神秘的寶藏,若是奪得長生印,便可開啟寶藏,獲得長生。

後來,多位大宗師爭奪,長生印一分為九,被不同的強者奪得。

而他身上的長生印,正是大周所獲得的一塊,由大周王代代傳承。

「此印不凡,可惜是殘缺的,而且大周幾代帝王都難以從中研究出絲毫玄機……」

葉凌天握着長生印,一番研究。

一會兒。

他的神色一陣複雜,滴血之類的手法已經試過,毫無卵用,此玉暫時幫不到他。

「罷了!我還是自救吧!」

葉凌天看向前面的桌子。

上面有一個酒壺,裏面裝着讓無數練武之人聞風喪膽的劇毒,黃泉散!

一旦中此毒,功力瞬間散盡,隨着時間推移,中毒者肝腸寸斷,神魂覆滅,難入九泉。

「三皇子對鳳惑君下毒,結果被反殺,若是不下毒,結局是否可以改變?」

葉凌天自語道。

……

鳳鸞宮。

「我竟然重生了,重生在喝交杯酒前夕……」

鳳惑君身着一襲火紅色的長裙,身披霞帔,頭頂紫金鳳冠,傾城絕世的臉上,浮現一抹迷茫之色。

到底是重生,還是黃粱一夢?她有些分不清楚!

一個時辰前,她和葉凌天剛完成大婚,結果對方在她的交杯酒中下劇毒。

在修為即將徹底散去之際,她拼盡全力,反殺了葉凌天。

可惜自己也因中毒而亡,沒想到竟然重生了,上天又給她一次重新選擇的機會。

「葉凌天,枉我那麼愛你,在你最不受寵的時候,我來到你身邊,竭盡全力的幫你。」

鳳惑君喃喃自語,瞬間握緊拳頭:「在你說想要奪取王位的時候,我更是義無反顧替你掃清一切阻礙、平定所有動亂、助你成就大業,沒想到換來的卻是一杯劇毒,你好狠的心啊!」

「終究是我鳳惑君眼瞎,識人不明,不過這一次,你註定不能如願,我會讓你付出巨大的的代價。」

鳳惑君眼中沒有絲毫感情,森冷的殺氣瀰漫,大殿周圍的溫度驟然下降,彷彿要凝結成冰。

她從柜子中取出一柄精美的匕首,將匕首藏於袖中,便神色淡漠的往外面走去。

……

「感覺有些不安。」

葉凌天眉頭緊鎖,按照新婚規矩,此刻他應該去鳳鸞宮和鳳惑君喝交杯酒,然後洞房花燭夜。

不過他潛意識並不想去見那個女人。

轟隆!

突然,一道震耳欲聾的雷聲響起。

「不安的感覺越發強烈,事情不對勁,逃!」

葉凌天有着莫名的心悸。

結果就在他剛要離開的時候,便見一位頭戴鳳冠,身披霞帔的絕世美人走了進來。

她身材曼妙,腰#肢纖細,美@腿修長筆直 ,十指如纖蔥,全身肌膚雪白無瑕,猶如凝脂寶玉一般,在紅色長裙的裝飾下,顏色更為鮮艷奪目。

一襲烏黑的長髮,猶如瀑布一般,絲滑柔順,晶瑩的耳垂,掛着一串金色吊墜,黛眉如彎月,精緻漂亮,一雙丹鳳眼,散發著光澤,帶着無盡魅惑之感,不怒而子威。

高挺的瓊鼻,鮮艷的櫻桃嘴唇,皓月般的貝齒,嫵媚、高貴、端莊、大氣,盡在此女身上呈現出來。

「……」

葉凌天看着眼前的鳳惑君,微微失神。

此女確實風華絕代,傾國絕艷,作為一個現代人,他看過的美女自然不少,卻無一位可以與之媲美。

可惜,越美麗的女人越危險!

壓制住內心的情緒,葉凌天盡量讓自己保持鎮定,他輕然一笑道:「惑君,你怎麼過來了?」

鳳惑君走向葉凌天,柔聲道:「夫君,我們該喝交杯酒了,你卻一直不過去,所以我主動來找你。」

「哦!對,喝交杯酒,在這裡喝也一樣。」

葉凌天點頭,便要伸手去拿桌子上的酒。

鳳惑君眼中閃過一絲濃郁的殺意,手中的匕首瞬間刺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