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寧夜辰和洛如纓小說閱讀 第9章_淺官小說
◈ 第8章

第9章

數名侍衛上前將坐在地上的天道長榮拉走。

寧夜辰見狀,笑而不語。

這無非就是做個場面給他看的罷了。

這次他來找天道帝宮是辦事的,不是為了滅掉天道帝宮,所以也就算了。

不然他早就一掌拍死天道長榮了!

「不知魔尊大駕光臨我天道帝宮,是有何要事?」

天道問天拱手客氣的詢問道。

此時他的心裏只想快點送走這位殺神…

只要他在這,他的心裏就倍感壓力。

帝宮下的無數天道帝宮子弟都越發驚愕的望着眼前這一幕。

他們天道帝宮的老祖宗怎麼說也是仙界數一數二的強者,何曾如此對人這般客氣過!

卻在那位魔尊的面前如此卑躬屈膝…

甚至不惜主動出手懲戒了帝宮現任宮主天道長榮,將其關入禁地!

「我今日前來,是想讓天道帝宮幫我做件事。」

寧夜辰淡淡說道。

「不知魔尊有何吩咐?」

天道問天疑惑問道。

什麼事能夠讓這位魔尊百年後再度現世?

「我要你與仙界其他八大勢力,在仙界找出所有有關一個叫洛如纓的女子信息!」

「尤其是她所屬的家族勢力背景,明白了嗎?」

寧夜辰淡淡說出了此行的目的。

與其自己慢慢在仙界找不知道要找多久,還是直接讓仙界本地人代勞更方便。

天道問天沒想到寧夜辰再度現世仙界,竟然只是為了打聽一個女人和她的家族背景…?

「不知是否是這個女人冒犯了魔尊您?」

「若是的話,天道帝宮願為魔尊代勞!」

天道問天雙眸微眯,話中蘊含殺機。

寧夜辰緩緩搖了搖頭,目光卻綻放一絲冷冽。

「不需要,你只需將有關的信息都告訴我就是。」

「剩下的我自會處理。」

「老夫明白了…」

「老夫即可就通知其他仙域各宗,為您尋找有關的消息。」

天道問天心中一驚,感受到寧夜辰凜冽的殺意,全身已是感受到一股涼意。

心中不由對洛如纓背後的勢力暗罵了幾聲。

該死的傢伙!

惹誰不好,偏偏惹了這個殺神!

還害得他再上仙界,又拆了他小半個天道帝宮!

寧夜辰不動手,他都想要出手拍死對方了!

「很好,過三日後我會再來。」

「到時候若是沒有我想要的消息,天道帝宮就該消失了。」

寧夜辰留下一句話,身形化作一道漆黑神虹眨眼間從天道帝宮上空離開。

離開的時間似乎挺久了,該趕緊回去了…

娘子她們可能快醒了…

天道問天見寧夜辰離開,鬆了口氣,又想到他三日後還要再來,心中又滿是苦楚擔憂。

若是沒有得到他想要的消息,他絲毫不會懷疑他把天道帝宮從仙界抹除…!

因為以那傢伙的恐怖實力,真的做得到!

「所有天道帝宮子弟聽令!」

「即刻起放棄所有修行,所有人都前往各仙域尋找有關一名有關洛如纓的情報!」

「凡是姓洛的,都給我查!」

「另外,通知無極道宮等其他仙域勢力,讓他們也都協助搜尋!」

「告訴他們,魔尊,他又回來了!」

「是!謹遵老祖宗之名!」

天道帝宮的子弟第一次見到天道帝宮如此嚴肅緊張的時候,不敢有絲毫怠慢,紛紛化作道道神虹朝着仙界各域分散開來。

一時間,魔尊夜魔辰重歸的消息傳遍了整個仙界!

「什麼?!魔尊夜魔辰重歸仙界了!!!」

「魔界難道又要進犯我仙界?!」

「完了完了!快去通知老祖!」

「不好了,老祖他老人家已經先跑了!」

聽到魔尊重歸,整個仙界瞬間為之動蕩不安,無數人徹夜難眠,恐懼的氛圍籠罩着仙界上空!

這一夜仙界註定是個不眠夜!

……

同一時間,魔界某處漆黑的宮殿內。

數道身影圍坐在一張碩大的圓桌前,各異的魔瞳都綻放出了銳利的光茫!

「魔尊大人現世了!」

「哼,我就知道,偉大的魔尊大人怎麼可能死了!」

「可是魔尊大人為何不回魔界…?」

「魔尊大人現身仙界又是為何?」

「打仙界不叫上我們?!」

「我這就帶人殺上仙界!」

「別衝動,據消息魔尊大人早就從仙界離開了。」

「…」

「不管怎樣,有了魔尊大人的消息就好辦多了!」

「找!就算是挖地三尺,也一定要給我把魔尊大人找出來!」

……

人界,妖域森林,山林小屋中

躺在床榻上的洛如纓悠悠睜開了雙眼。

服下仙藥後睡了一夜,她能清晰的感受到體內的傷勢幾乎完全康復!

雖然修為無法恢復了,但身上傷勢基本無礙,

剩下的也只需精心調養些時日就好了。

沒想到人界中還有如此奇效的仙藥…

洛如纓心中感到大為驚奇和欣喜。

見蜷縮在她懷中的洛紅夜還在熟睡,憐愛的輕輕撫了撫她的腦袋。

她本來都準備隨時與這孩子告別了…

現在又能繼續陪在這孩子的身邊了。

洛如纓沒有打擾到睡夢中的洛紅夜,輕輕撐起身子環顧了眼屋內四周,卻不見寧夜辰的身影。

正要起身去尋找時,房門『吱呀』一聲被輕輕推開。

寧夜辰端着一鍋熱氣騰騰的葯粥走進了屋內。

見洛如纓醒來依靠在床頭,便含笑問候道:

「娘子早,醒來喝粥了。」

「你專門一大早起來熬粥嗎…?」

洛如纓問道。

透過窗戶看向屋外,屋外朦朦朧朧,似有朝霧,連太陽還未完全升起呢。

「為夫先去外邊閑逛了一圈,順便就熬了粥。」

寧夜辰端着葯粥來到床頭前,坐到了床沿邊,舀起一勺藥粥吹了吹遞到了洛如纓的嘴邊,與昨夜喂葯時一樣。

「我已經沒事了,可以自己來了…」

洛如纓不是很習慣這樣親昵的被人餵食,昨夜是傷勢嚴重才沒辦法。

現在傷勢並無大礙,她就想要伸手自己接過葯粥。

然而寧夜辰並不給她這個機會,在她手伸來時,又將手中藥粥拿開,義正言辭的說道:

「不行!」

「你現在身體還沒恢復,我來喂你。」

「我身體真的已經不要緊了…」

洛如纓解釋道。

「不行,我覺得你還不行。」

「來,啊~」

寧夜辰卻完全不給她這個機會,再次主動將手中藥粥喂到了洛如纓的嘴邊,面戴微笑的注視着她。

洛如纓心中氣憤,總感覺這傢伙就是故意非要喂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