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第5章

木屋內

寧夜辰將洛如纓輕輕的放置在床榻上,手掌捏着她的脈搏,神色愈發冷冽。

時隔百年之久,難得心中再次產生了殺意!

仔細診斷才發現,她的情況比他想像中還要糟糕許多。

經脈全身受損…

仙骨被挖走了…

就連心也沒有了…

憑藉著一顆假心維持一命!

後背上還有數道傷口,微微滲着鮮血。

能夠堅持到現在,已經很不容易了…

寧夜辰心中不禁有些自責,看向洛如纓的目光也柔和了許多。

他不知道這十年她到底在仙界遭遇了什麼,但是也能猜到過的肯定很不容易。

否則曾經堂堂一介仙帝,也不會淪落至此。

在她最走投無路的時候帶着孩子來找他,而他還差點把她們母女趕走了…

寧夜辰輕柔的撫過洛如纓的臉頰,掌心渡入靈力護住了她的身體。

保下她的性命對寧夜辰來說沒有絲毫難度,但經脈受損,又失去了仙骨與心,她的修為再想恢復曾經巔峰可就難了。

洛紅夜很擔心的趴在床沿邊,無聲滴落着珍珠般大小的淚珠,很乖巧的不哭出聲。

「女兒過來~」

寧夜辰收起冷冽的面容,露出和藹可親的微笑,朝着洛紅夜招了招手。

想要開口叫她,卻尷尬的發現他連自己女兒的名字都不知道…

別說女兒了,他連他老婆的名字也不知道…

洛紅夜怯生生的踩着小奶步來到了寧夜辰的身前,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望着他,奶聲奶氣的弱弱叫了聲:

「爹爹…」

這一聲爹爹差點把寧夜辰的心都融化了。

寧夜辰激動的一把將小小隻的洛紅夜抱入了懷中,輕輕撫摸她小巧可愛的腦袋。

「女兒,你叫什麼名字?」

「洛紅夜…」

洛紅夜糯糯答道。

「洛紅夜…」

寧夜辰輕輕重複了一遍名字,將其記在心裏,隨後笑着對洛紅夜哄道:

「夜夜放心,你娘親已經沒事了。」

「不哭了昂。」

「嗯…!」

洛紅夜用力點了點頭,又面露擔心的看向寧夜辰,問道:

「爹爹,你的傷不要緊嗎?」

「啊…?」

寧夜辰被問得一臉疑惑。

他都不知道多久沒有受過傷了…

距離上次受傷,他都已經完全沒印象了…

「娘親說,爹爹不來找夜夜和娘親,是因為爹爹傷的很重,所以才不能來看夜夜,是嗎?」

洛紅夜期盼的目光凝視着寧夜辰問道。

寧夜辰一聽,頓時就明白應該是洛如纓隨便替他找了個借口騙得女兒,無奈一笑,順着借口說道:

「沒錯,爹爹一直在這裡養傷,所以才沒法去看夜夜。」

「爹爹我可想我們家夜夜了~!」

「見到我們家夜夜,爹爹傷一下子就全好了!」

「真的嗎?」

「那爹爹不會不要夜夜和娘親對嗎?」

洛紅夜開心的露出了天真的笑容問道。

寧夜辰心中泛起陣陣憐愛,將懷中的洛紅夜抱的更緊了些,輕撫着她的小腦袋,保證道:

「不會!」

「以後爹爹會一直在娘親和夜夜身邊,保護你們。」

「嗯…!」

洛紅夜開心的貼到了寧夜辰的胸膛上,雙手緊緊揪着他的衣服。

她終於找到爹爹了…

「夜夜,跟爹爹說說,你和娘親之前是生活在哪裡?」

「每天過的怎麼樣好嗎?」

寧夜辰微笑問道。

只不過他的笑容藏着深意…

他一定要知道這十年到底發生了什麼!

什麼人敢挖走他老婆的仙骨與心,還將她傷成這樣!

洛如纓天真的以為寧夜辰只是好奇她與娘親的過往,開心的滔滔不絕訴說了起來。

從她出生懂事後,大多時間就一直生活在一個小小壁櫥里。

娘親說是跟她玩捉迷藏,讓她躲好不要出聲。

只有每次當娘親回來後,她才會被抱出來與娘親在一起。

後來有一次她躲在壁櫥里好幾天,娘親都沒有來找她。

她太無聊了,於是就忍不住偷偷跑出去找了,被其他人發現了…

然後她就被關到了一個漆黑的鐵籠子里…

漆黑中一個人孤零零的,她那時可害怕了…

有時候會有一些人來看她,但都在罵她是賤種…

那些人看起來都好可怕,她不喜歡那些人,所以一直蜷縮着身子躲在角落。

直到娘親再來找她,將她從那個漆黑的鐵籠子里打開,帶着她離開了。

可是無論到哪裡,身後都有好多人在追她們…

「那些壞蛋打傷了娘親…!夜夜不喜歡他們!」

說到這裡,洛紅夜抬起生氣的小臉蛋氣憤說道。

寧夜辰聽聞,面色冰寒凝霜,心中早已差點氣炸了。

真厲害啊仙界!

連他的老婆和女兒都敢欺負了!

從洛紅夜的話中大抵能推測出她度過了怎樣的生活。

洛如纓偷偷瞞着所有人生下了洛紅夜,為了防止被發現,就將她藏到了壁櫥中,哄騙她玩捉迷藏。

直到後來被發現,她不得不打破天牢強行帶着洛紅夜逃出了仙界…

期間應該受了不少傷,吃了不少苦頭…

寧夜辰恨不得現在就衝上仙界把傷害他老婆與女兒的人全給滅了!

但遺憾洛紅夜並不知道她生活在仙界什麼地方,只知道是個很曠闊很漂亮的宮殿。

這樣的殿宇瓊樓在仙界遍地都是,根本無從處找。

要不…把整個仙界滅了?

也不是不行…

光憑罵他的寶貝女兒是賤種這一點,理由就很充足了!

「爹爹,你看起來好可怕…」

洛紅夜望着寧夜辰滿是殺意的面容,縮着腦袋,有些害怕的糯糯說道。

「別怕夜夜,爹爹是在想什麼收拾那些欺負夜夜的壞蛋~」

「以後爹爹給你出氣好不好~?」

寧夜辰連忙收起身上殺意,露出和藹親切的笑容。

「好~」

「爹爹也要幫娘親出氣,那些壞蛋總是欺負娘親!」

洛紅夜點了點頭,氣憤的攥起了小小的奶拳。

「放心,那些壞蛋一個也跑不了~」

寧夜辰揉了揉洛紅夜的腦袋笑道。

心中已經在盤算着從哪裡開始…

看來是要出山一趟了…

就在這時,躺在床榻上的洛如纓眼眉輕顫,緩緩睜開了雙眼,蘇醒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