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捏扁毛毛蟲時散發出的氣味 第一章_淺官小說
◈ 

第一章

什麼特別的味道?」
有的。
一股腥澀味。
類似於捏扁毛毛蟲時散發出的氣味。
其實,在咬頭事件之前,這個味道就存在。
只不過車廂里氣味混雜,那股怪味總是不經意間從鼻尖閃過,細一聞,卻又不見了。
除了味道,還有一種讓人不安的聲音。
低沉,又遙遠。
像是從很深、很深的地方傳出的哀嚎。
但是車廂里特別吵鬧。
那個哀嚎聲,也是若有若有的。
不過,在18A咬掉18B頭顱的那一瞬間—那種哀嚎聲散發出了腥澀味。
腥澀味……也發出的凄厲哀嚎。
這不是比喻,而是一種很直接的感官感受。
「嗯,這個信息非常重要。」
楊婧在紙上記了幾筆,抬起頭,等着我繼續說下去。
可是,我的大腦突然一片空白。
就好像剛剛做了一個輝煌又離奇的夢,醒來時還清晰地記得一切,起身喝了一口水,那個夢就消散了,只剩下些似是而非的碎片。
我腦袋裡亂糟糟的,有個聲音一直在低喃:「蛹人吃人。」
「蛹人也吃蛹人。」
「人就是蛹人。」
「蛹人也是人。」
「我們吃別人,也被別人吃。」
我跟着那個聲音,不斷念誦這幾句話。
「郎曉曉?」
「郎曉曉?」
「郎曉曉!」
楊婧大聲叫着我的名字。
我從混沌中跳出來,十指沒入發間,用力抓撓了幾下頭皮,說:「抱歉,我突然很亂。
那天的事,很多都記不清了。」
「而且,我回憶的次數越多,記憶就越模糊……」楊婧點點頭,表示理解。
「那我們明天再繼續吧,你好好休息。」
G67037次列車,已經被困了7個多小時。
大家都很煩躁。
有個油頭粉面的男人,舉着簡易直播架,在車廂亂轉悠,罵這罵那。
突然,他發現了「流量密碼」。
13車廂的最後一排,大大的羽絨服包裹着一團東西,不停地扭動。
「我靠這衣服里大有乾坤啊!」
他一臉興奮。
「來來來,讓全國人民開開眼。」
說話間,他就要掀開羽絨服。
馬老漢抬手攔了一下:「別拍別拍,有啥好拍的,誰還沒個年輕的時候啊!」
油頭粉面撥開馬老漢的手,猛地掀開她們身上的羽絨服。
場面有些難以描述。
兩人疊坐在一起,張着嘴,脖頸交纏,滿目殺意。
她們似乎都想咬到對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