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第9章

是我作繭自縛,總覺得不能亂花他的錢,婚後這幾年我壓根就沒動過他給我的卡。

現如今都是我的,統統都是我的!

我還用他的卡支付了律師費,對律師說,「我沒有婚後財產,他估計有幾十個億,我不求分他一半,但要讓他支付我這三年的青春補償費,至少三個億起。」

「離婚理由是感情不和,這是他和別的女人在一起拍的。」

說著我還把手機里保存了的幾張照片發給了律師作為證據,交代完這一切,我便訂好回雲城的機票。

我坐上了前往機場的車,半路接到了一個電話。

我以為是剛剛的律師打過來,卻不想一接通竟然是南浩年的聲音。

10

「葉念黎!你還要離家出走多久?老子快被你弄得輸光光了!」南浩年還是那副不耐煩的樣子,「你識趣就趕緊回家!」

我冷笑了一聲,南家也算是我家?

那裡沒有一個人把我當成了真正的家人。

不過我沒有心思再和他多說一句。

正要掛掉電話時,我坐的車卻突然「嘭」地一聲發生巨響。

撞車了。

不僅手機被甩飛出去,就連我也被撞得頭暈,昏迷前的一刻我緊緊地護住了我的肚子。

再次醒來,我睡在醫院的躺椅上,醒來發現自己的整個小腿竟已經被打上厚厚一層的石膏。

護士見我醒了便走到我的身邊,對我說,「小姐,今日這起連環車禍受傷的人太多了,你的小腿骨折,醫生已經幫你包紮好了不用住院,但你行動不便要讓你家屬過來簽字你才能離開。」

「家屬?」我搖了搖腦袋,告訴護士,「我沒有家屬,能自己簽字嗎?」

「不好意思,你的傷情不能自己簽字,還要家屬知情。」護士一臉為難,拒絕了我的要求。

在這京市我只有歐雯一個好朋友,然而她現在正在國外讀書,根本就不在京市。

無奈之下,我只好打開手機里的通訊錄,把南斯年從黑名單里拉出來,給他打電話過去。

因着連環車禍受傷的人群密密麻麻地在醫院長廊里站着。

電話剛接通,我詢問他,「你在哪?」

然而話音剛落,我竟在這長廊的另外一頭看見了南斯年。

但他的身邊站的是謝溪,南斯年正一邊舉着電話一邊盯着醫生給她上藥,醫生在她的一隻手指上纏了兩圈紗布。

「公司。」他想也不想地回了一句,「還要開會,沒什麼事我先掛了。」

說完,他頓了頓又補充說,「你要回家我就讓浩年去接你。」

他的語氣很自然,若不是親眼所見,我肯定不會猜到他在說謊。

這一刻,我心如死灰,呆坐在長椅上好半天,一滴淚也沒流,就是突然覺得很荒唐。

自己的這七年全喂狗了。

我垂着頭,難過的情緒圍繞着我,突然一雙純黑椰子鞋出現在我的視線里。

「葉念黎,你搞什麼鬼!把自己弄成這樣是想讓我哥更心疼你嗎?他才不會……」南浩年見到我這副模樣依舊沒有一點同理心地出言不遜。

「他不會心疼。」我沒讓他把話說完,我自己替他說了。

南斯年不會心疼我。

我們之間的情誼可能在我讓歐雯逼婚的那一天全都消耗光了。

「你……你……我幫你給我哥打電話。」南浩年輕咳一聲,「讓他來接你這個祖宗回家。」

南浩年的話讓我有些意外,我還以為是南斯年讓他過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