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第7章(2)

社會面前下不來台,那時候正值南斯年的母親正競選京市婦聯主席,為了大事化小,只好逼南斯年負起責任娶了我。

婚禮並不隆重,甚至連歐雯的生日宴都比不上,我卻如同嘗到了蜜霜一樣甜滋滋。

這婚是在我畢業那一年結的,匆匆忙忙,我都沒敢告訴我遠在江城的家人。

然而南家人也沒把我家那邊當一回事,直接安排我和南斯年領證就算了,南斯年也從未問過我家裡的事情。

婚後南斯年對我的態度冷到了極點,他不喜歡家裡有傭人,於是我便從廚房小白練習成廚神,日復一日地為他做好三餐,整理他的內務,他才漸漸地對我和顏悅色。

可我依舊對他充滿了不信任,我每日都會給他發消息詢問他在哪,閑的無事還會給他打電話查崗。

每每被他忽略就又會跟他說要離婚,希望他來哄我,結果他一次都沒有哄過都是我自己氣消了跑回他的身邊。

我戀愛腦到了極點,真的以為他能夠跟我日久生情,我們遲早會恩愛到白頭。

可事實上我錯了。

謝溪再次回來,證明他眼裡就沒有我,所有的冷漠和忽視都不過是因為不喜歡。

我也終於醒悟過來了。

這京市充滿了我的傷心事,我打算處理完和南斯年的離婚便離開這裡回江城去。

我給南斯年的時間是一個星期,只要他能在協議上簽字,我們就可以好聚好散,拿號等一個月領離婚證。

一個星期悄然過去,我刷着他的卡在京市買遍了奢侈品,享受着各種奢華的服務。

他竟也依舊無動於衷,不過他向來不限制我的消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