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第3章(2)

。」

他的話讓我有些愕然。

我不是已經發了消息告訴他,我懷孕了嗎?

他這一臉不以為然的樣子,好似完全不知道這一回事。

不過也好,都要離婚了,孩子就當作是我一個人的。

「對,我吃撐了,沒懷。」我點了點頭,重複了一遍南斯年的話,隨後又對他們倆擺擺手,說,「麻煩你們讓一讓,我要散步去了。」

這公園的小道不算窄,但他們兩人直接擋在我的面前,把我的去路給堵住了。

他們想在這裡談情說愛就談情說愛,非得拉着我一起在這裡罰站幹什麼?

「啊?你要自己一個人散步嗎?」謝溪驚訝地捂住了嘴巴,腳步一寸不移。

我的老公都陪在她的身邊了,我不自己一個人散,我還能怎麼樣?

「要不我們陪你吧。」緊接着謝溪又跟我說了這麼一句。

她把南斯年囊括在她那邊,把她和他說成了「我們」。

可明明我和南斯年才是有着婚姻存續關係的夫妻。

真是個頂級的綠茶。

「不用了,不太喜歡當你們的電燈泡,你們倆慢慢走,再走兩步前面就是維也納國際酒店,特別便利你們。」

被謝溪明裡暗裡地彰顯她跟南斯年的不一般,我一向憋屈地吃悶虧。

我不傻,我知道如若我反駁質疑,就是醋罈子,把南斯年推得更遠。

可現在我不要這個男人了,謝溪的話掀不起我內心半點的波瀾。

我直白地表達了我的想法,還好心地給他們指明下一步的方向。

然而即便這樣,南斯年對我還是不滿意,他沉着臉色,冷聲說,「葉念黎,我是來接你回家的,和阿溪是路上碰見。她關心你卻換來了你的揣度,你別太過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