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第2章(2)

話畢,我便也掛掉他的電話,順帶把南家所有人的聯繫方式都拉進了黑名單里。

然而我對南浩年的嘲諷讓他急得跳腳,在我們共友眾多的微信群里把我要和南斯年離婚的事情大嘴巴地說了出來。

南浩年【葉念黎又跟我哥鬧離婚了】

南浩年【我說她絕對離不開我哥,離得開我給她當狗,結果人罵我狗都嫌呢!】

南浩年【我坐莊,賭她不出三天就滾回我家】

3

微信群里因他的消息火熱了起來,眾人竟就我什麼時候回到南斯年身邊紛紛下z注。

有賭一個星期的,半個月的,一個月的,賭注是一輛又一輛的豪車、價值連城的紅酒或者好幾位數的現金。

我默默地看着群消息飛滿天,甚至還有人問我,讓我給個數好下z注。

群里的人我大多都認識,不過卻都是因為南斯年才認識的。

他們無一不是這京市裡的王權富貴子弟。

這群紈絝子弟壓根不知道何為尊重,不過也有可能不尊重我葉念黎一個罷了。

我不是京市人,只不過是考到了京市的大學,喜歡上了南斯年,又嫁給他才留在京市。

京市的南家數一數二,在南斯年的努力下,這幾年甚至已經斷層第一,讓南家成為了京市的首富。

可作為他的妻子,那圍繞着南家轉的上流圈子我一點都融不進去,一直都是個局外人。

這一回終於變成了局中人,但卻是供他們玩樂的笑話。

對於離開南斯年,我是認真的,我沒有在群里發消息爭辯什麼而是直接退了群,還把這些人的微信一個接一個地刪掉了,就像是清理垃圾一樣,全部都丟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