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末日遊戲:開局轉職死靈召喚師 第8章_淺官小說
◈ 第7章

第8章

「救命啊!救命!」

一道熟悉的女聲傳來,江遠突然心神一顫,彷彿什麼不好的事情正在發生。

「快,速度!」

「應該就在這一層!」

江遠大聲喊道,率先朝着聲音的方向跑去。

等級達到lv1後,江遠的速度也得到了提升,很快他就來到了之前聲音傳出的方向,就是在樓梯口邊上的房間,房門是打開着的。

「嗯?」

江遠站在門口愣了愣,他記得這個房門剛才應該是關着的才對啊。

管不了那麼多,江遠指揮囚徒迅速進入房間,江遠的心臟飛快地跳動着,他甚至能聽到自己心臟搏動發出的聲音。

「嘎嘎嘎!」

果不其然,房間里有一對穿着暴露的男女,那名男生正和一隻走屍艱難的纏鬥着。

地上還有一隻走屍的屍體,屍體的臉部被打的變形,應該是房間里的人乾的。

「張雲龍?」

江遠看清那名男生的長相,愣了愣說道。他就是帶江遠來足浴店的同學。

「等下,李婉清?你怎麼也在這裡?」

江遠看到後面那個只穿了蕾絲內衣的女生,突然意識到了什麼。

李婉清是他的女朋友,他們兩個大一的時候就認識了,到現在為止兩個人做了差不多一年的男女朋友,關係只差最後一步。

「李婉清……為什麼?」

江遠舔了舔嘴唇,苦澀地說道。

「江遠,等下再和你解釋,先幫我處理這隻走屍!」

張雲龍高聲喊道。

張雲龍(lv0)

狀態:虛弱

生命值:30

攻擊力:3

防禦值:0

距離下一級所需經驗(10/100)

李婉清(lv0)

狀態:虛弱

生命值:25

攻擊力:2

防禦值:0

距離下一級所需經驗(0/100)

江遠看着二人的屬性面板,「虛弱」兩個大字狠狠衝擊着江遠的心。

江遠可不是傻子,「虛弱」背後代表了什麼他可是清楚的很!

「江遠,你還愣着幹嘛?」

張雲龍似乎要頂不住了,朝着江遠大聲說道,他幾乎是吼出來。

「別動!」

江遠喝住了準備出手的囚徒,囚徒得到命令,解除了戰鬥狀態,靜靜地站在江遠邊上。

「江遠,你快救救她!」

「我求求你救救他!」

躲在後面的李婉清哭着喊道,她的眼眶已經紅了一大片。

「我為什麼要救他呢?」

江遠看了一眼張雲龍,又看向李婉清,緩緩張口說道。

「這都是我的錯,你不要這樣好不好!」

李婉清哭的更大聲了,彷彿自己受了天大的委屈一般。

「曹尼瑪的!」

張雲龍將一個紅酒瓶狠狠插入走屍的腦袋裡,艱難取得了這場搏鬥的勝利。

張雲龍看到囚徒的第一眼,顯然也是被囚徒2米的身高和全身上下暴起的肌肉嚇了一跳,但他的注意力馬上轉移了。

「江遠,你tm的在幹什麼!」

張雲龍抄起桌子上的一個玻璃杯,朝着江遠怒氣沖沖地走來。

「你先解釋一下這件事」

江遠絲毫沒有因為張雲龍兇狠的態勢而後退,他伸手指了指李婉清,向張雲龍問道。

張雲龍被江遠冷漠的態度感到有些驚訝,在他的印象里江遠應該是一個沒有什麼脾氣的乖學生。

張雲龍也沒多想,在離江遠大概有2米的距離後停下了腳步。

「哈哈,你還沒明白嗎!」

「我這就告訴你,讓你在這末世中也死得明白!」

「李婉清早在半年前就和我在一起了,你知道李婉清為什麼每周末晚上都不回你消息嗎,那時候她都在我床上啊!」

張雲龍肆無忌憚地笑道,他看江遠的眼神就好像在看一個被他戲耍的小丑。

「哦,對了,我記得你好像還沒碰過她吧,哈哈,你不會以為她像你一樣還是個處吧!」

張雲龍繼續說道。

「……」

江遠站在原地,默不作聲地聽着張雲龍對他施以嘲諷。

「你知道為什麼今天要帶你來這裡嗎,你一定不知道男朋友就在樓上的時候辦事有多刺激吧!

張雲龍見江遠不說話,越加肆無忌憚了。

「原來是這樣……」

江遠看了看李婉清,無奈地笑道。

李婉清被江遠的眼神掃過,頓時感到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覺,抓着身後的窗帘,看上去有些不知所措。

「呼……」

江遠用鼻子長吸一口氣,又用嘴全部呼出,他的眼神死死盯着面前的張雲龍,突然開口道。

「你有沒有一個技能,好像叫什麼探視之眼的?」

「啊?有啊!」

張雲龍被江遠的問題搞得懵逼了。

「你用那個技能看下我」

江遠淡淡地說道。

「啊?這有什麼好看的……」

「卧,卧槽!」

張雲龍直接癱坐在地上,李婉清用手捂住嘴,露出了驚訝的表情。

「你為什麼已經1級了?」

張雲龍驚恐的說道,雖然他看不到江遠的隱藏職業信息,但是江遠的等級和生命值他是能看到的啊。

「問你太爺爺去吧!」

江遠做了一個抹脖子的動作,靜候已久的囚徒單手抓起張玉龍。

隨着「咔嚓」一聲,之前還囂張無比的張雲龍徹底咽了氣。

「叮,擊殺張雲龍(lv0),獲得經驗值10點!」

「獲得張雲龍(lv0)所有裝備:不知道裝過什麼液體的玻璃杯*1,被走屍污染的破碎麻布*1」

江遠看了看張雲龍爆的裝備,根本沒有要撿的意思,江遠直接轉身,眼神看向了後面瑟瑟發抖的李婉清。

「放過我吧,我都是被迫的!」

李婉清抽噎着,雙腿不住的顫抖,聲音也有些模糊。

江遠根本不做理會,拿了塊麻布擦拭着手上的匕首,眼神恐怖無比。

「嗚嗚嗚嗚,求你了,江遠!」

李婉清不住地求饒,兩腿之間一股黃色的液體緩緩流下。

沒錯,她嚇尿了!

江遠不慌不忙地靠近,現在的李婉清被恐懼籠罩着,僵在原地,做不出任何的反抗,宛如一隻待宰宰的羔羊。

江遠匕首直直地插入李婉清的腹部,匕首從李婉清的背後穿出,江遠的半個小臂都進入了李婉清的肚子。

江遠旋轉握住匕首的那隻手,將李婉清肚子的刀口撐得更大。

「我……」

李婉清盯着江遠,眼神里充滿了絕望,江遠根本沒有放過她的意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