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陸川楚夢瑤小說全集閱讀 第九章 誤服清創膏_淺官小說
◈ 第八章 寧馨

第九章 誤服清創膏

  林豹是內勁三段高手,陸川昨晚跟他打的不相上下,最後還是用出了碎心掌這種消耗極大的招數,才擊敗了對方。

  而林虎則比林豹高出了兩段的實力,以陸川目前只有練氣一層的水平,一旦遇上,幾乎沒有贏的可能。

  他無奈嘆了口氣,說:「謝謝你啊,專門跑一趟告訴我這個消息。」

  楚夢瑤看着陸川,心裏生出一絲愧疚,剛才聽到陸川說是他前女友花錢請林豹收拾他,她才知道並非是陸川招惹麻煩,她那會兒錯怪陸川了,有些不好意思地說:「對不起啊,我剛才的態度有點差,你別往心裏去。」

  陸川笑了笑,「我知道你是好心,而且你長得這麼漂亮,態度再差我也能忍。」

  楚夢瑤翻了個白眼,「油嘴滑舌。」

  她又把臉一板,「而且你也不要想着誇誇我,我就會找龍天涯替你求情了,龍天涯是個非常敏感的人,如果我出面,他一定會懷疑我們兩個的關係,到時候你只會死的更快。」

  陸川點頭,「放心,我不會讓你為難的。」

  他知道楚夢瑤能跑來告訴自己這個消息,就已經冒了很大的風險了,作為龍天涯的兒媳婦,身邊必定眼線眾多,一旦被龍天涯知道楚夢瑤還有自己這麼個未婚夫,楚夢瑤自己肯定也沒好果子吃。

  楚夢瑤盯着陸川看了一會兒,問:「你打算怎麼辦?」

  陸川本想說如果你願意再陪我睡一次,讓我突破到練氣二層,我就不怕那個林虎了,但想了想楚夢瑤根本不會信,沒準還會生氣,便改口說:「硬着頭皮上唄,還能怎麼辦。」

  楚夢瑤嘆了口氣,說:「如果你真被打死了,看在我爺爺的面子上,我每逢初一十五會給你燒紙的。」

  陸川表情一僵。

  我謝謝你啊!

  楚夢瑤抬頭盯着陸川,表情變得猶豫起來。

  陸川心說她該不會是因為我大難臨頭了,所以想問問我最後的心愿什麼的?

  如果真是這樣,那我就說我最後的心愿是再和你睡一覺,這樣到時候我就能藉機突破到練氣二層,那所謂的林虎我也就不用放在眼裡了。

  卻聽楚夢瑤緩緩開口:「雖然我知道這個請求有些過分,畢竟你跟將死之人也差不多了,但我還是想問問,你願不願意臨死前發揮一下最後的價值,去幫我閨蜜看個病?」

  陸川差點吐血。

  「你要不願意就算了。」楚夢瑤趕緊補充。

  陸川自嘲一笑,說:「走吧,反正我都快死了,我得在你心裏留下一個好印象。」

  誰讓你是我第一個女人呢!

  楚夢瑤一臉感激,「謝謝,我會讓她一塊給你燒紙的。」

  陸川:「……」

  路上,陸川問:「你閨蜜得了什麼病?」

  楚夢瑤說:「準確的說不是病,而是燙傷疤,在胳膊上,已經很多年了,找了很多醫生,都沒辦法消除,她因為胳膊上的疤變得有些自卑,我想着你醫術這麼厲害,沒準幫她除了。」

  陸川忍不住笑了起來,心說那你還真找對人了。

  不多時,楚夢瑤將車開進了一個別墅小區當中。

  兩個人來到一棟豪華別墅前,楚夢瑤在指紋鎖上按了指紋,推門走了進去。

  陸川看着別墅里豪華奢侈的裝修,心中不由感慨:「總有一天我也要住上這樣的大別墅!」

  楚夢瑤大喊:「小馨,你在哪?」

  樓上傳來一個空靈又帶着點柔媚的好聽聲音:「咦?瑤瑤你來啦?是又來讓我拍你的屁屁了么?」

  楚夢瑤頓時滿臉社死地看了陸川一眼,羞惱地喊道:「你趕緊給我下來,我帶醫生來了!」

  陸川目瞪口呆地看着楚夢瑤,心說你這閨蜜能叫自卑?

  楚夢瑤有點不好意思,扭過頭不看陸川。

  很快,陸川就看到一個身穿瑜伽褲小背心,胳膊上套着袖子,身材妖嬈,皮膚白嫩,留着波浪短髮,容貌驚艷,帶點混血的漂亮女人走了下來。

  他一眼就注意到了這個女人**晶瑩的嘴唇,可以說是他見過的女人里最性感的了。

  等女人走下來,楚夢瑤介紹道:「這個就是我閨蜜,寧馨。」

  陸川對着寧馨點了點頭,趕緊把視線挪開了,因為對方只穿了一個小背心,一眼就能看到溝壑,他實在不好意思多看。

  楚夢瑤又跟寧馨介紹陸川:「這個就是我上次跟你說幫我壓制住寒症的陸川。」

  「他應該有辦法除掉你胳膊上的燙傷疤。」

  寧馨打量陸川幾眼,忽然說:「瑤瑤,你被這傢伙給騙了吧?他這種人也會治病?」

  陸川眉頭一皺,看着寧馨問:「寧小姐,你這是什麼意思?」

  寧馨滿是不屑地看着陸川,說:「我可不認為一個好色之徒能幫人治病,你這種人腦子裡應該只有那種猥瑣的事情吧?」

  陸川當即反駁:「你我不過剛見面,你怎麼看出我是好色之徒的?我看你是想故意找茬吧!」

  寧馨冷笑,「剛才我從樓上下來,你這雙眼睛盯着我的腿看了三次,盯着我的屁股看了四次,盯着我的胸看了三次,等我到你跟前,你又盯着我的嘴唇看了足足五秒鐘,甚至還咽了吐沫,你不是好色之徒是什麼!」

  陸川被當場拆穿,頓時一臉尷尬,厚着臉皮說:「眼睛長在我身上,我想看哪看哪,你管得着么!」

  寧馨冷哼一聲,「你這傢伙不僅好色,還厚顏無恥,你們男人沒一個好東西!」

  陸川陰沉着臉看着寧馨,沒想到楚夢瑤這個閨蜜對他的敵意竟然這麼大,他們明明才見面不到五分鐘。

  不過很快,他就笑了起來。

  寧馨一臉疑惑,問:「你笑什麼?」

  陸川說:「我是好色之徒,美女嘛,誰不喜歡看,這一點我承認,但不像你,虛偽又做作,真是可笑!」

  寧馨立馬攥緊了拳頭,咬着牙說:「你說誰虛偽做作呢!」

  陸川戲謔一笑,說:「你嘴上說著男人都不是好東西,身上卻穿着緊身瑜伽褲和小背心來吸引男人的視線,這不是虛偽是什麼?」

  寧馨一臉無語的表情,說:「我剛練完瑜伽,不穿瑜伽褲,難不成要光着身子下來么?」

  陸川目光如劍,質問道:「你的頭髮這麼蓬鬆,一看就是剛吹好的,你身上也有着沐浴露的香氣,這說明你剛洗完澡不久,你的瑜伽早就練完了,你明明可以選擇穿保守的衣服下來,可為什麼還是換上了瑜伽褲?」

  寧馨頓時慌亂起來,「因……因為我別的衣服都沒幹呢!」

  陸川冷笑,「陽台上一件衣服都沒曬,你這個借口太假了吧?」

  他不給寧馨說話的機會,繼續說:「你渴望吸引男人的注意,但一旦真有男人來了,你卻像帶刺的玫瑰一樣,生怕別人不知道你的厲害,這說明你想和男人親近,但又因為某些原因,害怕被男人討厭,索性就直接表現的張牙舞爪,來掩蓋你真正的內心。」

  「也難怪夢瑤會說你自卑,現在看來是真的,我要是沒猜錯,你自卑的原因,就是你胳膊上的燙傷疤。」

  「你美艷動人,是男人心目中的完美女神,但這燙傷疤讓你變得不再完美,你害怕別人看到你這疤後討厭你,不再像以前那樣喜歡你,所以你開始本能地抵觸男人,但你的內心又很想要男人,所以你只能跟自己閨蜜開一些下流的玩笑,來緩解自己內心的渴求。」

  「你眼睛發亮,臉頰紅潤的不正常,呼吸節奏不穩,這是雌性荷爾蒙過盛的表現,我要沒猜錯,你應該經常看小電影來緩解自己的慾望吧?」

  寧馨聽陸川說完,臉蛋已經紅的不成樣子,表情里又夾雜着惱怒,貝齒緊扣,拳頭攥的都微微顫抖了,她衝著陸川怒吼一聲:「你胡說八道!」

  隨後她像是求助一樣看向楚夢瑤,說:「瑤瑤,你快把這個不要臉的傢伙趕出去,他就是個騙子,我才不要讓這種人給我治病!」

  楚夢瑤此刻目瞪口呆,剛才兩個人的辯論着實讓她大開眼界。

  她有些不可思議地看着陸川,感覺這個傢伙說的八成都和自己閨蜜對上了,寧馨確實有看小電影的癖好,而且還經常拉着她一塊看。

  為了防止兩個人繼續吵下去,楚夢瑤拽住寧馨,說:「小馨,你別這樣,陸川的醫術真的很厲害的,他要真是騙子,就不可能壓制住我的寒症了,你就別質疑他了。」

  她又看向陸川,「你也是,幹嘛非得揭她的短,她是女孩子,你讓着點不行么。」

  陸川不想讓楚夢瑤為難,說:「行吧,剛才是我胡亂說的,你別往心裏去,對不起。」

  寧馨哼了一聲,「看在瑤瑤的面子上,我就不跟你計較了,不過我倒是要看看,你是不是真有能耐治好我的燙傷疤。」

  陸川將自己留下那瓶清創膏拿了出來,說:「你那燙傷疤在我這兒不過是小意思罷了,只需用上一點我親自熬制的葯,保證讓你的皮膚恢復如初。」

  寧馨看了一眼陸川手裡的藥瓶,隨後一把奪過,「但願這葯真有你說的那麼神奇。」

  接着她便轉身進了房間,還關上了門。

  陸川瞪大眼睛,看向楚夢瑤,問:「她幹什麼?怎麼還進裡邊去了?」

  楚夢瑤說:「小馨很不喜歡讓別人看到她的疤,你多擔待一下。」

  陸川聳了聳肩,「算了,我不跟她一般見識。」

  過了許久,寧馨都沒從房間里出來。

  陸川感覺有些不對勁,說:「按理說她用了我的葯,胳膊上的疤早被消除了,可她怎麼這麼久了還沒出來?」

  楚夢瑤也是一臉疑惑,陸川不說,她還以為這是正常的。

  就在她想推門進去看看的時候,房間門被打開,寧馨走了出來。

  此時的她臉色潮紅,眼神迷離,全身鬆軟無力,她看了陸川一眼,抱怨說:「你這葯根本沒一點效果,還把我弄得渾身發熱,你……你就是個騙子!」

  陸川看着寧馨這幅樣子,心裏猛地一咯噔,趕緊問:「我這葯,你是怎麼用的?」

  寧馨說:「我就倒了一點,用水沖開喝了啊,很難喝的。」

  陸川啪地一下就把手拍在了自己的腦門上,「糟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