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清創膏的另一個功效

第八章 寧馨

  莫老五瞥了陸川一眼,問:「什麼葯?」

  陸川當即拿出一瓶清創膏,往手上倒了一點,說:「此藥名為清創膏,不管是刀傷還是劍傷,亦或是跌打損傷,都可治療,效果絕佳,因為是新品上市,所以一瓶只要一萬元。」

  莫老五看着陸川手上那黑乎乎的粘稠物,眉頭微皺,「這是葯?你確定不是在忽悠我?」

  學徒趕緊跑到陸川邊上,把他往後邊拽,「你瘋了么!莫老五的名頭你沒聽過么,你敢跟他推銷你這破葯,還賣這麼貴,你是不要命了么!」

  隨後他對莫老五賠笑說:「五爺,這個傢伙煉藥煉瘋了,您別跟他一般見識。」

  莫老五冷哼一聲,「放開他。」

  學徒表情一僵,不敢違背莫老五的命令,鬆開了陸川,並對他投去了一個無語又同情的眼神。

  莫老五看向陸川,說道:「既然你有膽子跟我推銷,那我就給你個機會,我現在讓我一個兄弟試你這葯,如果有效,一萬一瓶,我認了,但如果沒效果,或者我兄弟因為你這葯傷的更重了,那我可就得在你身上開幾道口子,讓你自己感受一下這葯的滋味了。」

  陸川毫不猶豫地說:「沒問題!」

  隨後他主動來到一個傷者跟前,看了一眼那人大腿上猙獰的口子後,將清創膏塗在了上邊。

  滋滋的聲音響起。

  傷口上冒起了白煙。

  傷者頓時慘叫了起來,顯得無比痛苦。

  莫老五見狀臉色一冷,喝道:「踏馬的,你在耍我!」

  學徒無奈搖頭,「這個傢伙可真是作死啊,這下就算是天王老子都救不了他了。」

  「把他給我按住,往他身上來幾刀!」莫老五下令。

  一眾小弟立馬就要對陸川動手。

  「等一下!」陸川開口。

  莫老五盯着陸川,說:「你讓我兄弟受這種罪,怕不是我那些死對頭故意派來的吧?你還有什麼好說的!」

  陸川則是將自己按在傷者腿上的手緩緩挪開,說:「你自己看就是了。」

  眾人的目光都朝着傷者的大腿看了過去。

  只見剛剛還有着一道三厘米長的猙獰口子的地方已經完全癒合起來,上邊只留下了一道紅色的疤痕。

  眾人都是驚呼。

  「竟然真長住了,這也太神奇了吧!」

  「我去,那麼深的口子,這才不到兩分鐘吧,竟然就長好了?而且只剩下一道疤,這葯是神葯吧?」

  ……

  學徒和老中醫直接看傻了。

  「這這這……這怎麼可能!」學徒難以置信地喊了一句。

  就連莫老五也是瞳孔一縮,先前升起來的火氣一下子就憋了回去。

  「這就是我這葯的效果,如果敷的時間足夠長,連這疤都會消失,這樣的葯一瓶賣一萬,應該不貴吧?」陸川笑着開口。

  莫老五的態度頓時變得客氣了許多,對陸川尷尬一笑,說道:「兄弟,實在抱歉,剛才是我誤會你了,既然這藥效果這麼好,那就請兄弟趕緊為我其他幾個兄弟敷上吧,我會按價格付錢的。」

  陸川開心點頭,沒想到自己剛煉製好清創膏,生意就上門了,趕緊為幾個傷者塗起了藥膏。

  幾個傷者的傷口全部塗完,差不多用了一整瓶的量。

  陸川笑着看向莫老五,說:「五爺,他們幾個一共用了一瓶,是一萬塊,不過你們經常打打殺殺,免不了受傷,所以我建議你可以多買上幾瓶,以備不時之需。」

  莫老五點了點頭,開始考慮自己要買幾瓶合適。

  從自己幾個兄弟受了這麼多傷總共才用了一瓶來看,這葯還是挺耐用的。

  而且雖說他仇家不少,免不了打打殺殺,但如今已經是二十一世紀了,流氓也都有文化了,打架的情況已經很少了,像今天這種事一年也碰不上一回。

  所以他要是買的多了,也未必用的上。

  於是便開口說:「除了剛才那一瓶,再給我來三瓶吧。」

  陸川見莫老五隻要三瓶,趕緊說:「五爺,這麼好的葯,過了這村兒可就沒這店了,要買就多買點啊,不然回頭再想買就沒了。」

  莫老五聽着陸川這推銷的語氣,總感覺買多了不靠譜,便想拒絕。

  卻聽陸川補充道:「而且我這葯除了外敷治療外傷,還能內服使用,只需一點,就能讓你金槍不倒,夜夜笙歌,展現男人雄風!」

  莫老五蹭的一下就握住了陸川的手,一本正經地說:「兄弟,我覺得你說的確實很對,我手底下小弟眾多,整日打打殺殺,免不了受傷,這清創膏對我來說簡直是必備良藥,我也就不客氣了,你這葯有多少,我全都要!」

  陸川差點沒直接笑出來,心說想不到看上去這麼粗獷的莫老五,竟然會有那方面的問題。

  他看破不說破,說道:「這葯連上剛才用了的一瓶,一共有十二瓶,既然五爺想要,我就都給你了。」

  他少說了一瓶,這瓶打算留着以備不時之需。

  這時老中醫湊過來,輕咳兩聲,看着龍五爺說:「五爺,這葯我也是生平僅見,不知五爺肯不肯讓給我兩瓶啊?」

  龍五爺立馬打量了老中醫幾眼,心說你都一把老骨頭了,還要這葯做什麼?

  雖然有些不願意,但他最終還是點了點頭,答應讓兩瓶出去。

  交易完成,陸川看着到賬的十二萬,臉上樂開了花。

  「看來賣葯不失為一個賺錢的好路子啊,有時間我得好好在這方面下下功夫,修行和賺錢都不能耽誤。」

  莫老五將清創膏收好,笑着摟住陸川的肩膀,說:「兄弟,你這個朋友我交了,咱倆留個聯繫方式,今後不管你碰上什麼麻煩,給我打電話,我幫你擺平!」

  陸川笑着點頭,和莫老五交換了聯繫方式。

  多個朋友多條路,他雖有傳承在身,但還沒傻到認為自己有了傳承就不需要朋友的地步。

  莫老五帶着一眾小弟離開。

  老中醫一臉熱切地問陸川有沒有興趣來他這兒上班,陸川自然是沒興趣,拒絕後也從中藥鋪走了出來。

  「不過有機會的話,我倒是可以自己開個醫館,又能賺錢又幫助別人,而且還能多個搜集藥材的渠道,好煉製更好的丹藥。」

  陸川一邊走一邊想着,這時一輛黑色的奔馳大G一個急剎停在了陸川邊上。

  車窗降下來,陸川看到楚夢瑤一臉冷漠地坐在駕駛位,眼睛頓時一亮,「楚小姐!」

  「上車!」楚夢瑤冷冰冰地說道,看上去好像很不開心。

  陸川趕緊坐上了副駕駛,心想你這女人嘴上說再也不跟我聯繫了,最後還不是主動來找我了,女人的話果然不能信。

  楚夢瑤將車開到了一個沒人的地方。

  陸川腦子裡想着楚夢瑤來找自己的理由,是想讓我繼續幫她治療寒症,還是有其他事求我?亦或者,那晚過後,她已經愛上我了?

  正當陸川自戀的時候,楚夢瑤沒好氣地遞過來一張照片,問道:「這個人你見過么?」

  陸川看了一眼照片,神情一怔,照片上竟然是昨晚來收拾他的那個中年男人。

  他好奇楚夢瑤為什麼會有這個人的照片,點頭說:「見過,你認識這個人?」

  「此人名為林豹,內勁三段高手,他是龍天涯的人。」

  楚夢瑤說完,看向陸川的目光變得複雜起來,「你的實力出乎我的意料,我沒想到你除了會治病,竟然還是一名高手,但我想不通,你為什麼要去招惹龍天涯的人?」

  陸川滿臉震驚,沒想到這個中年男人竟然是龍天涯的人。

  不過楚夢瑤這個責怪的語氣讓他有些不爽,畢竟他又沒做錯什麼,他看着楚夢瑤說:「怎麼,你就這麼怕我給你惹麻煩?」

  楚夢瑤更加生氣,「你這人怎麼這麼不講道理,分明是你給自己惹來了大麻煩,我好心來提醒你,你還對我這種態度?」

  陸川無所謂的說:「是這個傢伙主動招惹我的,他被我前女友買通來對付我,不過也已經打敗他了,你的擔心是多餘的。」

  卻聽楚夢瑤說:「林豹死了。」

  陸川眼睛一瞪,臉上滿是難以置信,「他死了?這怎麼可能!」

  楚夢瑤說:「他昨晚回去,身受重傷,過了沒多久就咽氣了,經檢查發現他的五臟六腑全部被震碎了。」

  陸川倒吸一口涼氣,沒想到碎心掌的威力竟然這麼強。

  他沉默一會兒,問:「龍天涯要替這個林豹報仇?」

  楚夢瑤說:「林豹只是龍天涯手下的一個小角色,這種事龍天涯可能都懶得過問,雖然你挺厲害的,但不得不說,在龍天涯面前,你可能連讓他正眼看的資格都沒。」

  陸川語塞,心說扎心了,老鐵。

  楚夢瑤接著說:「但是這林豹有一個哥哥,名為林虎,同樣是龍天涯的手下,這林虎是個極為護短之人,昨晚林豹死後,他便下定決心要殺了你,不出意外的話,他最晚明天就會動手,我是去龍家拿東西,恰好聽到他們議論這件事,沒想到殺了林豹的人竟然是你。」

  陸川的臉色變得凝重了一些,問:「這個林虎是什麼實力?」

  楚夢瑤回答:「內勁五段高手。」

  陸川心裏猛的一咯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