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陸川楚夢瑤小說全集閱讀 第六章 煉製丹藥_淺官小說
◈ 第五章 幫嫂子療傷

第六章 煉製丹藥

  陸川趕緊把身子轉過去,背對着幕南卿。

  隨後他便聽到一陣脫衣服的聲音,腦子裡不由自主想像出了一些畫面,呼吸都粗重了。

  不一會兒,幕南卿的聲音響起:「好了,快來幫我治療吧,疼死了。」

  陸川這才轉身,發現幕南卿已經躺在了床上,她上半身的衣服都脫了下來,身上蓋了被子,遮住了**部位,不過因為得把淤青的地方露出來,陸川還是能隱約看到一片白膩起伏,若隱若現,反倒是更加勾動人的心思了。

  他咽了口吐沫,走到床邊,心裏邊一直默念非禮勿視,隨後伸出手,放在幕南卿淤青的部位,開始釋放靈力。

  因為淤青部位較大,陸川需要不停挪動手的位置,過程里有幾次不小心觸碰到了柔軟,緊張的身子都綳直了。

  幕南卿也是臉蛋滾燙,但為了不影響陸川治療,沒表現出任何異常。

  差不多十五分鐘後,幕南卿身上的淤青徹底被消除,陸川也鬆了口氣,趕緊轉過身,說:「嫂子,我治完了,你快把衣服穿上吧。」

  幕南卿起身,穿好衣服後,臉上的緋紅才逐漸退去,略帶羞澀地說:「小川,謝謝你。」

  陸川露出微笑,「嫂子,你太見外了。」

  幕南卿看了一眼窗外,發現天已經黑了,說:「你在這兒吃了飯再走吧,我這就去做。」

  陸川點頭,他也許久沒嘗過嫂子的手藝了。

  就在這時,劇烈的敲門聲響起。

  砰砰砰!

  「幕南卿,你都欠我三個月房租沒交了,你打算拖到什麼時候!」

  幕南卿臉色一變,趕緊走過去開了門。

  門外站着的是一個挺着大肚腩,穿着拖鞋,有些禿頭,看上去非常邋遢的中年男人。

  這人正是幕南卿的房東。

  幕南卿滿是歉意地說:「王哥,我已經在想辦法籌錢了,您再寬限我幾天,我保證會把欠的房租都補上的。」

  她在附近一家酒吧上班,但酒吧最近資金周轉出了問題,已經三個月沒發工資了,這讓她的生活變得異常拮据,所以她才不想讓陸川去買藥材。

  房東冷笑一聲,「我給你寬限的時間已經夠多了,今天你必須把房租給我交了!」

  他的目光不停在幕南卿誘人的身材上遊走,表情忽然變得猥瑣起來,「不過我這人也不是那麼不近人情,要不這樣,你陪我睡一晚,把我弄舒服了,這三個月的房租你就不用給了,而且你要是肯做我情人,我這房子你想住多久就住多久,怎麼樣?」

  幕南卿眉頭一皺,有些生氣地說:「王哥,你別開玩笑了,我不是那種人。」

  這時陸川走了過來,盯着房東看了一眼,問幕南卿:「嫂子,你沒錢交房租了?」

  幕南卿有點不好意思,不過還是點了點頭。

  這時房東用一個誇張的語氣說:「呦,這不是你那個小叔子么,我說那會兒怎麼聽着裡邊有動靜,原來是你跟你這小叔子在亂搞啊!」

  「想想也是,你男人都死好幾年了,那方面的需求肯定大,不過既然你都跟你小叔子搞了,跟我搞搞應該也沒什麼吧?」

  幕南卿眼睛瞪大,像是受到了羞辱,喊道:「你在胡說八道什麼!我和小川怎麼可能亂搞!」

  房東嗤笑,「別裝了,你扭着大屁股的風騷樣子誰能頂得住,你倆在屋裡這麼久,要說沒幹那事兒,鬼都不信!」

  幕南卿氣的貝齒緊扣,胸口起起伏伏。

  陸川揚起手就抽了房東一巴掌,將他掀翻在地,「你要是再污衊我嫂子,我讓你下半輩子在輪椅上度過!」

  房東捂着臉,驚恐地看着幕南卿這個小叔子,沒想到對方竟然這麼猛,他咬牙切齒道:「你嫂子欠我房租不給,你還動手打我,還有沒有王法了!」

  陸川冷着臉說:「我嫂子欠你多少房租,我替她給!」

  「三個月加起來一共四千五,你給吧!」房東喊道。

  陸川立馬給他轉過去五千,「多那五百給你去醫院檢查一下腦子,看看裡邊到底有多臟!」

  隨後他看向幕南卿,「嫂子,收拾東西吧,咱們不在這兒住了。」

  幕南卿一臉懵逼,「不……不在這兒住去哪兒住?」

  陸川笑着說:「去我那,我帶你住大房子。」

  幕南卿在一陣錯愕中將貴重物品和貼身物品收拾好,隨後在陸川的帶領下,離開了這裡。

  陸川找來一輛專車,拉上幕南卿的東西,朝着金湖小區趕去。

  路上,他接到了秦嵐的電話。

  「陸川,你可真是長本事了,連我親愛的也敢打!告訴你,我們已經花重金請了一位內勁高手去收拾你,我跟他提的要求是打斷你的腿,再讓你斷子絕孫,好好等着我送你的這份大禮吧!」

  說完,電話就直接掛斷了。

  陸川眉頭皺起。

  他以前聽說過內勁高手的存在,傳聞這種高手和電視上那些花架子不同,他們是有真正傳承的古武者,可以在身體中練出爆發力極強內勁,而且掌握的都是真正的殺人技,不容小覷。

  「秦嵐對我真夠狠的啊,竟然請了內勁高手來對付我。」陸川無奈一笑。

  幕南卿問:「小川,怎麼了?」

  陸川搖搖頭,「沒事,秦嵐和劉坤想找人報復我罷了。」

  幕南卿頓時擔憂起來,「那可怎麼辦啊?」

  陸川笑着說:「沒事,他們弄不出什麼花樣的。」

  內勁高手固然可怕,但陸川可是更加神秘強大的修行者,自然不用擔心。

  沒多久,二人到了金湖小區。

  幕南卿看着高檔小區的環境,臉上充滿了驚訝。

  當進到陸川的大房子里,看到這裡寬敞的空間和昂貴的裝修後,更加覺得不可思議了。

  她趕緊看向陸川,問:「小川,你被秦嵐趕出來,不是什麼都沒拿到么?路上你還說你不送外賣了,你是怎麼住上這麼好的房子的?你該不會做什麼違法的事兒了吧?」

  陸川笑着說:「嫂子,你也太小瞧我了,這房子是我給人家看病,人家送我的。」

  幕南卿滿臉震驚,想到陸川那神奇的醫術,心裏的懷疑頓時打消了,她滿是感慨地說:「只是看病就送你這麼大的房子,這人肯定特別有錢。」

  陸川笑了笑沒說話。

  他走到一間卧室門前,說:「嫂子,以後你就住這個屋吧,我這就給你收拾一下。」

  幕南卿有些糾結,畢竟她和陸川之間的關係特殊,如果住在一塊,只怕是會招來風言風語。

  不過經過許久的考慮後,她最終還是做出了決定,對陸川說:「那……那我就不不跟你客氣了。」

  兩個人收拾好房間,幕南卿去做了飯。

  吃過飯後,幕南卿滿是感慨地說:「我做夢都想不到我這輩子還有機會住上這樣的大房子。」

  陸川笑着說:「嫂子,這還只是開始,以後我們的生活會越來越好的,而且我保證,從今以後,再也沒人能欺負你了。」

  他知道其實以幕南卿的姿色,只要兩腿一開,就能過上人上人的生活,但她從沒這麼做過。

  而幕南卿就算過得再艱苦,也總會想着陸川,這讓陸川心裏無比感動,現在他有能力了,自然得想辦法讓自己這唯一的親人過上好日子。

  幕南卿聽到陸川的話只是笑笑,「有你這句話,嫂子就心滿意足了,不過你賺了錢,還是自己留着,嫂子還盼着你娶媳婦呢。」

  陸川哈哈一笑,說:「娶媳婦的事兒不着急,嫂子,我帶你去小區里轉轉吧,熟悉熟悉,順便溜溜食。」

  幕南卿點了點頭,跟陸川一塊下了樓。

  小區里的環境非常好,因為是晚上,更有一種靜謐的感覺。

  兩個人散步到了一塊小樹林前,陸川暢想着美好未來,幕南卿則是跟在陸川身後,美眸看着他的背影,不知在想些什麼。

  忽然,一道黑影在兩個人面前閃過。

  幕南卿嚇了一跳,趕緊躲到了陸川身後,跟他緊緊貼在了一塊,「剛才那是什麼?」

  陸川頓時警惕起來,不過感受到自己背後柔軟的觸感,有些尷尬,假裝不經意朝着前邊走了半步,「嫂子的身材是真頂啊。」

  他看着前方的樹林,喝道:「什麼人鬼鬼祟祟,有種出來!」

  一股勁風襲來,陸川看到一個留着八字鬍的中年男人出現,朝着自己胸口拍過來一掌。

  他當即運轉靈力,朝着那個手掌拍了過去。

  兩掌相對,中年男人發出一道驚訝的聲音,迅速朝着後邊退去。

  陸川神色變得嚴肅起來,他剛才感受到這中年男人的手掌上蘊含著一股奇特的力量,雖然比不上他的靈力,但勝在渾厚,不容小覷。

  此人應該就是秦嵐請來的內勁高手了。

  中年男人站穩後,打量陸川幾眼,後又看向幕南卿,眼睛頓時一亮,壞笑着舔起了舌頭,「小子,你能接我一掌,體格倒是不錯,我雖是收錢替人辦事,但什麼事都能商量,你把你邊上的女人給我玩玩,我就放你一馬,怎麼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