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嫂子被欺負

第五章 幫嫂子療傷

  臻萃家園。

  陸川飛奔入小區,以最快的速度來到了秦嵐家門前。

  他一腳將門踹開,隨後便看到頭髮凌亂,臉上帶着淤青的幕南卿跪在劉坤跟前,劉坤正伸手解自己褲腰帶的畫面。

  二人聽到踹門聲,都扭頭看了過來。

  劉坤停下解腰帶的動作,冷笑地轉向陸川,「你這廢物竟然還真敢來,我昨天揍你揍得不夠狠是吧?」

  幕南卿見陸川到來,立馬就要起身,卻被劉坤一把給按了回去,「你幹什麼?想跑?今天你要是不給我弄舒服了,就給我一直在這兒跪着!」

  陸川怒火中燒,攥緊拳頭,喊道:「劉坤,我殺了你!」

  劉坤嗤笑,「就你這弱雞?別搞笑了,你就好好看着你這好嫂子伺候我,當著你的面來,想想就刺激啊!」

  陸川一個箭步就沖了過去,他不想再跟這個畜生廢話。

  劉坤見狀,撇了撇嘴,當即擺出架勢要揍陸川。

  然而陸川到了他面前後,他發現自己的反應竟然完全跟不上陸川的速度。

  陸川的拳頭朝着他臉上襲來,他卻只能眼睜睜看着,「這……這怎麼可能!」

  砰!

  劉坤一下就被陸川干翻在地,這一拳的力度,差點沒把他直接送走。

  陸川將幕南卿扶起來,滿臉關切地問:「嫂子,你沒事吧?」

  幕南卿害怕地靠在了陸川懷裡,隨後輕輕搖頭,「沒……沒事,只是挨了他一頓打……」

  陸川咬牙瞪了劉坤一眼,打算待會兒再教訓這個傢伙,轉而問:「嫂子,你怎麼會來這兒?」

  幕南卿解釋說:「我今天燉了雞,想着給你和秦嵐送點,卻沒想到來這兒後開門的是這個陌生男人,他知道我是你嫂子後,就一直色眯眯盯着我看,後來強行把我拽進了屋裡,說你欠他錢,要讓我用身體來償,我不同意,他就打我,我好不容易才找到機會給你打了電話。」

  「這個傢伙下手非常狠,我根本扛不住,最後只能屈服,剛才如果不是你及時趕到,我……我恐怕就被他……」

  說到這兒,幕南卿委屈地哭了起來。

  陸川趕緊安慰說:「嫂子,沒事兒了,有我在呢,他不敢把你怎麼著的。」

  隨後他目光冰冷的看向劉坤,一把抓住其衣領,抬起手就是一巴掌,「你真是個畜生!」

  劉坤剛緩過勁,這一巴掌又把他給抽懵了。

  「陸川,我真踏馬是給你臉了!你要是再動我一下,我保證讓你後悔活在這個世上!」

  **啪!

  陸川毫不猶豫地加大了力度。

  劉坤是個散打高手,一個人能幹趴下四五個男人,但現在的他在陸川面前卻是半點還手之力都沒有。

  他想不通這個昨晚還被他狠揍的廢物為什麼會突然變得這麼厲害,心裏邊憋屈卻只能受着。

  過了沒一會兒,劉坤就被抽的成了豬頭,嘴角開始流血。

  他感覺自己要撐不住了,便趕緊求饒,「哥,川哥,我錯了,你停下來啊,我要被你打死了!」

  陸川沒有理會他,繼續狠揍。

  劉坤奄奄一息,幾乎都快哭出來了,「爹,我喊你爹還不行么,你再打下去,我就真沒命了!」

  陸川這才停了手,冷哼一聲,呵斥道:「給我嫂子跪下道歉!」

  劉坤沒敢猶豫,趕緊爬起來跪到了幕南卿跟前,「對不起,對不起,我以後再也不敢了。」

  陸川這才覺得自己心裏的怒氣發泄了出來,他一腳踹在劉坤身上,說:「如果你以後再敢欺負我嫂子,我保證打死你!」

  隨後轉身扶住幕南卿,「嫂子,我們走吧。」

  陸川和幕南卿離開後沒多久,秦嵐回到家中,當看到躺在地上,已經半死不活的劉坤後臉色一變,趕緊過去把他扶起來,「親愛的,你這是怎麼了?你怎麼會被人打成這樣?」

  劉坤眼神里滿是狠毒,咬着牙說:「是陸川那個狗娘養的!」

  秦嵐眉頭一皺,「那個廢物?他能把你打成這樣?」

  劉坤氣憤地說:「陸川指使他那個嫂子來勾引我,那個女人是真的騷,我不理她,她就硬往我身上貼,還脫我衣服,陸川找好時機衝進來拍了照威脅我,要揍我來報昨晚的仇,我怕他把照片傳出去毀我名聲,只能屈服,否則他一個廢物哪裡是我的對手,不過這孫子下手是真狠,我差點被他給打死。」

  秦嵐聽完臉色變得無比陰沉,咬牙切齒說:「這個窩囊廢竟然還能想出這種辦法來對付你,他可真是長能耐了!」

  劉坤見秦嵐信了自己的說辭,悄悄鬆了口氣,隨後惱火地說:「這個仇我必須得報,不讓他吃點苦頭,我咽不下心裏這口氣!」

  秦嵐馬上說:「親愛的,我有個朋友,能請動龍天涯手底下的內勁高手,既然咱們要報仇,不如來點狠的,請一位內勁高手去收拾他,怎麼樣?」

  劉坤眼睛一亮,「好!就聽你的,有內勁高手出馬,這個廢物下半輩子就等着在床上度過吧!」

  ……

  陸川帶着幕南卿離開臻萃家園後,去了幕南卿自己租的小房子里。

  房子只有一室一廳,空間很小,東西很多,不過幕南卿收拾的很乾凈,還弄了一些好看的裝飾,使得房間里充滿溫馨的氣氛。

  「嫂子,今天的事都怪我,我昨天已經和秦嵐分手了,如果我第一時間告訴你,也就不會有這事兒了。」陸川自責地說道。

  幕南卿搖搖頭,表示不怪陸川,問:「你和秦嵐到底是怎麼回事?」

  陸川嘆了口氣,將秦嵐和劉坤偷情的事兒說了。

  幕南卿眉頭微皺,「我本以為秦嵐是個好女孩兒,還指望着你們兩個能結婚生子,沒想到她竟如此愛慕虛榮,而且還這麼不要臉。」

  陸川露出一個苦笑,「不提她了,她已經是過去式了。」

  「嫂子,你臉上有點淤青,我幫你去除一下吧,你的臉蛋這麼漂亮,不應該有這種瑕疵。」

  幕南卿滿臉驚訝,「你還有這種本事?」

  陸川笑着說:「我的本事還多着呢,以後得挨個展示給嫂子。」

  幕南卿也跟着笑了起來,「那行,你給我弄一下吧。」

  陸川點頭,走到幕南卿跟前,捧起她的臉蛋,將手放在了淤青的位置,開始用靈力幫她去除淤青。

  幕南卿的臉蛋很好看,有着成**人才具備的嫵媚,配合上那雙深情的眼睛,看的陸川都有些着迷了。

  「你不是要幫我去淤青么?怎麼不動了?」幕南卿問。

  陸川回過神,趕緊挪開視線,輕咳兩聲說:「嫂子,你還是閉上眼睛吧,你這樣看的我都不好意思了。」

  幕南卿臉上露出了一個笑容,緩緩閉上了眼睛。

  過了沒多久,幕南卿臉上的淤青便徹底消失不見,整張臉又恢復了白皙精緻。

  「好了。」陸川把手收回來。

  幕南卿照了照鏡子,發現自己臉上的淤青真的消失不見後,又驚又喜,「小川,你好厲害啊,竟然還有這麼神奇的醫術。」

  陸川有些得意,「這都是小手段。」

  幕南卿嗔怪地看了他一眼,隨後便要起身給陸川倒杯水喝。

  她剛站起來,眉頭便是一皺,隨後又趕緊坐了下來,額頭上冒出了冷汗。

  陸川見狀,趕緊問:「嫂子,你怎麼了?」

  幕南卿說:「我……我肋骨這裡突然有些疼。」

  接着她一點點將衣服提起來,朝着左側肋骨處看了過去。

  只見那裡有着一大片淤青,一直蔓延向上,無比嚇人。

  露出來的還只是一小部分,大部分都被衣服遮住了,陸川猜測這淤青恐怕都到幕南卿胸部的位置了。

  他的臉色瞬間冷了下來,罵道:「劉坤這個王八蛋,我那會兒真該打死他!」

  幕南卿說:「好了,別生氣了,不值當,你的醫術那麼厲害,幫我把這裡也治一下就行了。」

  陸川滿臉尷尬,從幕南卿這淤青的位置來看,他想治療,只怕得把手放在幕南卿的胸側,這實在有點難為他了。

  他想了想說:「嫂子,要不我還是去買點藥材回來,給你弄點藥膏,你自己敷一下吧。」

  幕南卿疑惑,「為什麼還要用藥材?你不是用手就能治么?咱們何苦再去花這個冤枉錢。」

  陸川咳嗽兩聲,說:「你這淤青的位置有點尷尬,我……我會對你失禮的。」

  幕南卿這才意識到陸川為什麼要去買藥材,臉一下就紅了。

  她想着買藥材還得花錢,而且她這淤青突然疼的厲害,等陸川買回藥材製成藥膏,她怕是都得疼暈過去了,便厚着臉皮說:「醫不避諱,你現在是醫生,沒有什麼失禮不失禮的,你該怎麼治就怎麼治,嫂子不會怪你的。」

  「而且我疼得很,我怕我扛不住,到時候還得去醫院就麻煩了。」

  陸川聞言,只好點了點頭,有些心虛地說:「那好吧,嫂子,你得……把內衣脫了,躺在床上。」

  幕南卿臉上一陣發燙,猶豫了好幾秒鐘後,對陸川說:「那你轉過身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