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陸川楚夢瑤小說全集閱讀 第四章 嫂子被欺負_淺官小說
◈ 第三章 一次性辦法

第四章 嫂子被欺負

  楚夢瑤眼睛一瞪,心說這個混蛋不會又想趁着我虛弱占我便宜吧?

  昨晚我全身上下你哪個地方沒碰過?為什麼非得在這種時候欺負我?

  無恥!

  她本想罵陸川幾句,但轉念一想,這正是測試這個傢伙的好時機。

  「若這個傢伙真是個精蟲上腦的傢伙,就算我不履行婚約,爺爺應該也能理解吧。再讓他佔一次便宜,這次過後,我就徹底跟他撇清關係。」

  這麼想着,楚夢瑤小聲說:「那……那你來吧。」

  陸川見楚夢瑤沒意見,扭頭看了辦公室四周一眼,隨後將她抱起來,放平在了辦公桌上。

  「楚小姐,得罪了。」

  他把手放了進去,與楚夢瑤光滑柔軟的皮膚緊貼在一塊。

  隨後他開始調動丹田當中的力量,向著楚夢瑤身上輸送過去。

  陸川丹田裡的力量正是修行者所特有的靈力,唯有踏入修行之路才會擁有。

  雖然陸川還沒正式修行,但昨晚過後,他丹田裡就有這股磅礴的力量了,他自己也不清楚這是怎麼回事。

  楚夢瑤滿臉羞恥地躺在辦公桌上,感覺到陸川的手後,身子忍不住顫抖了一下。

  她心說這樣也好,我雖吃虧,但拒絕他的時候也就不會有心理負擔了。

  下一秒,她便感覺體內出現了一股暖流,開始驅散她體內的寒氣,那種感覺無比舒適,令她忍不住發出了一聲輕哼。

  她難以置信地看着陸川,沒想到這個傢伙竟然真的是在治療她的寒症,而不是趁機佔便宜。

  「難道是我錯怪他了?」

  她沉浸在這種前所未有的舒服感覺里,全身徹底放鬆了下來。

  半個小時後。

  陸川將手抽回來,擦了擦額頭上的汗,問:「你還難受么?」

  楚夢瑤臉色潮紅,像是舒服過頭了,還沉浸在那種感覺里沒出來,聽到陸川的話才回過神,趕緊從桌子上下來,說:「我我……我沒事兒了。」

  她頗為感激地看着陸川,說:「謝謝你。」

  陸川有些慚愧地說:「你體內的寒氣異常難纏,我只是暫時將其壓制了下去,沒能根除,想要徹底治癒,還需要四到六次的治療。」

  楚夢瑤點了點頭,說:「這個效果已經很厲害了,若是以前,我得硬抗十二個小時體內的寒氣才會退去,醫生給開的葯基本不起作用。」

  陸川想起什麼,說:「其實……還有一個辦法,可以一次性根除你體內的寒氣。」

  楚夢瑤眼睛一亮,問:「什麼辦法?」

  她現在已經開始有點明白爺爺為什麼要讓陸川做自己未婚夫了,雖然這個傢伙的資料平平無奇,甚至還有點衰,但他表現出來的能力着實讓人驚訝。

  她的寒症經由諸多世界級名醫研究治療,都沒取得成效,而陸川只是把手放在她的小腹上,就成功化解了寒氣,光是這一點,就足以看出這個傢伙的不凡了。

  「或許我看到的只是表象,這個陸川沒準是身懷大才的人。」楚夢瑤心中喃喃。

  這時陸川明顯有些不好意思地把那個辦法說了出來:「我體質特殊,能夠壓制你體內的寒氣,如果你再和我睡一覺的話,應該就能徹底將它們清除了。」

  楚夢瑤表情怔住,接着後退兩步,抬起手,一巴掌抽在了他的臉上。

  啪!

  「混蛋!你無恥!你下流!」楚夢瑤咬牙切齒地看着陸川,心裏剛對他升起的那絲好感瞬間蕩然無存。

  這種好色之徒怎麼可能身懷大才,我真是腦子進水了才產生這種想法!

  陸川捂着自己的臉,滿是尷尬地說:「我說的是真的啊,你打我做什麼。」

  楚夢瑤咬着嘴唇斜了陸川一眼,想到他剛治好了自己的寒症,便沒繼續發作。

  她陰沉着臉走到辦公桌前,拿了幾樣東西後,朝着辦公室外走去,並冷冷說了句:「跟我來。」

  陸川跟出去。

  楚夢瑤開車帶陸川朝市中心趕去。

  路上,楚夢瑤想到自己昨晚寒症發作,但被陸川欺負後,那種寒氣入體的感覺確實消失了,今早起來的時候她也像沒事兒人一樣,絲毫沒有之前的虛弱感。

  那會兒她的寒症再次發作,程度也明顯下降了很多,不再像過去那般激烈。

  這讓她懷疑陸川說的可能是真的。

  「就算是真的,我也不可能再讓這個混蛋得手了,去那種不正經按摩店的人又能好到哪兒去。」楚夢瑤暗戳戳吐槽。

  不多時,二人來到一個名為金湖瀾岸的高檔小區中。

  楚夢瑤帶陸川來到一棟房子里。

  陸川看着這寬敞又精緻的大房子,問:「楚小姐,你帶我來這兒做什麼?」

  楚夢瑤將鑰匙遞給了陸川,「以後你就住在這兒吧。」

  隨後她又遞給陸川一張銀行卡,「這張卡里有十萬,夠你花一段時間了。」

  陸川滿臉驚訝,「楚小姐,你太客氣了。」

  楚夢瑤說:「這就當是你幫我治療寒症的報酬了。你剛被甩,肯定沒地方住吧?」

  陸川苦笑一聲,「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客氣了,等日後我寬裕了,一定還給楚小姐。」

  說完,便接過了鑰匙和銀行卡。

  楚夢瑤則是一臉鄭重地盯着陸川,說:「房子送你了,錢也不用還了,再加上你拿走了我的第一次,我也不虧欠你什麼了,我們之間的婚約就此作廢,以後不要再見面了。」

  說完,她便要轉身離開。

  陸川則是一把抓住楚夢瑤的手腕,說:「我說了,我要對你負責。」

  楚夢瑤神色複雜地看着陸川,「你惹不起龍浩的,你這樣只會把自己的命搭上,我們的事到此為止,你別固執了。」

  陸川一字一句道:「我!要!對!你!負!責!」

  「說到做到!」

  楚夢瑤無奈嘆了口氣,盯着陸川看了幾秒鐘後,掙脫了他的手,轉身離去。

  陸川笑了笑,走到沙發那邊,坐了下來。

  他不會傻乎乎認為自己和楚夢瑤有婚約在,對方就一定會對自己傾心,但楚夢瑤的第一次畢竟是他拿的,那他就有必要彌補這個女人一些東西。

  即便最後楚夢瑤不跟他在一塊,他也不會允許龍浩來欺負楚夢瑤。

  「幫楚夢瑤,就等於是和龍浩以及他父親龍天涯作對了,我必須得讓自己變得強大起來,否則就只是任人宰割的羔羊。」

  「楚夢瑤,我一定會讓你對我刮目相看!」

  這麼想着,陸川盤坐起來,按照傳承中的修行之法,開始了呼吸吐納,引靈氣入體,匯聚于丹田,凝練為自己的力量。

  金湖小區的靈氣迅速朝着陸川這棟房子匯聚過來。

  陸川如鯨吞牛飲般,瘋狂吸收起來。

  修行一直持續到傍晚。

  陸川睜開眼睛,吐出一口濁氣,站起身後,身形變得更加挺拔,整個人的氣勢都拔高了幾分。

  他一拳揮出。

  砰!

  客廳里竟然出現了音爆之聲。

  這一拳若是打在牆上,只怕是能將牆給打穿。

  感受着體內澎湃的力量,陸川滿臉興奮,自言自語道:「想不到我的力量竟然達到了這種恐怖的層次,若再碰上劉坤那個混蛋,我一拳就能將他擊飛!」

  此刻他的丹田內出現了一個由靈力匯聚而成的氣旋,這正是踏入修行之路的標誌。

  而他僅用了一天時間,便成功達到了練氣一層的境界。

  修行者境界分為練氣,築基,金丹,元嬰……

  練氣期共有九層,是修行者打下基礎的階段。

  通常來講,從無到有是最難的階段,因此肉體凡胎踏入練氣一層,是一道坎,有七成想要踏上修行之路的人都被卡在了這個階段。

  而陸川僅用了一天就跨過了這道坎。

  這種修行速度,即便是放在修仙界,都是鳳毛麟角般的存在了。

  「我修行如此迅速,只怕和昨晚的男女之事也有關係,爺爺說我龍陽之力旺盛,若行雙修之法,我的實力進步只怕更加恐怖。」

  陸川明顯變得比過去自信了許多。

  「今後若再有人羞我辱我,我必將其一拳打爆!」

  他活動了一下筋骨,洗了個澡後,本打算去吃飯,卻在這時接到了嫂子幕南卿打來的電話。

  「小川,快來救救我,秦嵐背着你在家裡藏了男人,這個傢伙想非禮我,還動手打我……」

  「草擬嗎的,你給那個廢物打電話有什麼用,他來了我就不打你了么?趕緊給老子跪下!」劉坤的聲音響起。

  接着電話便掛斷了。

  嘟嘟嘟……

  陸川聽着電話掛斷的聲音,睚眥欲裂,胸腔里瞬間升騰起熊熊怒火,隨後飛奔下樓,打車趕去了秦嵐住的小區。

  父母和爺爺在他七歲失蹤後,是福利院的一個大哥帶着他長大的,可能是好人有好報,大哥雖然條件不好,卻娶了身材和容貌絕佳的幕南卿為妻。

  那個時候陸川覺得自己嫂子是天底下最好看的女人,風情萬種的臉蛋加上凹凸有致的身材,再配上成**人特有的嫵媚,讓陸川跟她說話都會心跳加速。

  幕南卿並沒有因為陸川和大哥是在福利院認識的而疏遠他,反而是將他當成親弟弟一樣對待。

  這些年如果不是他們幫襯,陸川恐怕早就餓死街頭了。

  幾年前大哥因病去世,幕南卿也沒和陸川斷了聯繫,經常給陸川送東西吃,而且不管陸川有什麼事,她都是第一時間趕來幫忙。

  這個嫂子雖不是陸川的親人,卻勝似親人,現在聽到幕南卿正被劉坤打,他只想把這個王八蛋給掐死!

  「劉坤,你欺負我就算了,還欺負我嫂子,這次我若是不打的你跪地求饒,我就不姓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