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陸川楚夢瑤小說全集閱讀 第三章 一次性辦法_淺官小說
◈ 第二章 我要對你負責

第三章 一次性辦法

  「不會這麼巧吧?」

  陸川仔細盯着婚書,隨後拿出手機搜了一下女方長輩簽下的名字,最終確認,楚夢瑤就是他的未婚妻,在婚書上簽字的正是楚夢瑤的爺爺。

  「楚夢瑤明明有婚約在身,卻還和龍浩訂婚,這也太沒有契約精神了吧!」陸川頓時有些生氣。

  稍作思索後,他決定去找楚夢瑤問個究竟。

  ……

  花容月貌美妝公司。

  楚夢瑤坐在總裁辦公室里,一臉的煩躁。

  楚家在雲城背景強大,名下產業涉及各個領域,這家美妝公司便是楚夢瑤的父親在她畢業那年送給她的禮物。

  咚咚咚。

  敲門聲響起,一個女秘書走進了辦公室。

  楚夢瑤抬起頭,問:「王秘書,怎麼樣了?」

  王秘書說:「龍少爺今天清晨便離開雲城,進山裡完成試煉了,他讓人給您傳話,等他試煉結束回來,便是完婚的時候。」

  楚夢瑤鬆了口氣,「這個王八蛋可算走了。」

  昨天訂婚宴結束,龍浩趁着酒勁,想帶她去酒店提前把生米煮成熟飯,她不願意,趁着上廁所的間隙溜了出來。

  不成想龍浩發酒瘋,下令要全城搜捕她,必須把她給抓回去。

  她四處躲避,恰好又趕上寒症發作,迫於無奈,才躲進了那個按摩店。

  誰料在按摩店沒進對房間,還沒來得及解釋,就被裡邊的男人給輕薄了,真可謂剛出虎口又入狼窩了。

  雖然她恨透了昨晚那個粗魯的男人,但相比起**給龍浩,這反而讓她沒那麼痛苦。

  她不喜歡龍浩,甚至還有些厭惡,但婚事是她父母定的,她根本沒反抗的餘地。

  「對了,我讓你調查的那個人調查清楚了么?」楚夢瑤問王秘書。

  王秘書點頭,將一份資料遞了過去。

  「這個人名叫陸川,是一個送外賣的,家裡沒什麼背景,他父母和他爺爺在他七歲時就失蹤了,他被福利院撫養長大,後來跟着同為福利院出身的大哥混,幾年前大哥死了,只剩下一個嫂子還有聯繫,他有一個女朋友,但昨晚剛剛把他甩了,還給他戴了綠帽子……」

  楚夢瑤看着資料,臉色鐵青無比,後槽牙都快咬碎了。

  昨晚那個將她輕薄地不成樣子的傢伙,竟然是這麼不堪的一個人!

  她頓時有種好白菜被豬給拱了的感覺。

  「我楚夢瑤也是眾星捧月,卻沒想到竟被這種傢伙奪走了第一次,當真是天大的笑話!」

  這時外邊傳來吵鬧聲。

  「先生,沒有預約不能見我們楚總的,你不要硬闖啊!」

  辦公室的門被人推開,陸川出現在了門口。

  楚夢瑤的瞳孔一滯。

  前台滿臉自責地低下了頭,「楚總,這個傢伙沒有預約,我不讓他進,他就硬闖……」

  楚夢瑤命令道:「你們都出去。」

  王秘書立馬帶着前台離開了辦公室,順便關上了門。

  楚夢瑤兩隻眼睛死死盯着陸川,她此刻正在氣頭上,沒好氣地說:「你能找到這兒來,想必也已經知道我的身份了,你難道不知道我已經和龍浩訂婚了?你來找我是想做什麼?想從我手裡撈好處?」

  卻聽陸川一本正經地說:「我是來對你負責的!」

  剛才在公司大廳,他聽到許多人都在討論楚夢瑤和龍浩的婚事,從隻言片語中知道了楚夢瑤和龍浩訂婚是迫不得已,並非自願。

  楚夢瑤的爺爺在一年前去世,楚夢瑤的父母這才敢左右楚夢瑤的婚事,在這之前,楚夢瑤一直都在等着自己這個未婚夫出現。

  陸川對楚夢瑤生出了同情,加上昨晚的事,他決定幫楚夢瑤一把。

  楚夢瑤滿臉錯愕,好一會兒,竟是忍不住笑了起來,「對我負責?就憑你?」

  陸川略顯尷尬,不過依舊是堅定道:「不錯!」

  楚夢瑤鄙夷地將寫着陸川資料的紙扔了過去,「別傻了,你不知道我已經和龍浩訂婚了么?你憑什麼覺得你有資格跟龍浩競爭?」

  陸川看了一眼自己的資料,並未慌張,而是將婚書拿了出來,拍在了楚夢瑤的面前,「憑我才是你未婚夫!」

  楚夢瑤看着桌子上的婚書,表情從疑惑轉為驚愕,直接站了起來,難以置信地看着陸川,「你……你就是爺爺讓我等的那個人?」

  陸川點頭,「凡事都講究個先來後到,既然我們之間早有婚約,那你和龍浩的訂婚就做不得數,即便他爹是雲城地下龍頭,也不能這麼不講道理。」

  「當然,我知道你可能看不上我,但我拿走了你的第一次,總該彌補你點什麼,你放心,我只是想讓龍浩放棄娶你,至於後邊你願不願意嫁給我,完全遵從你的意願。」

  反正他有九個未婚妻,就算楚夢瑤不願意,他也不擔心自己討不着老婆。

  楚夢瑤等了許久才緩過神來,隨後滿臉頭疼地揉起了自己眉心。

  好一會兒,她才抬起頭看向陸川,說:「我是被爺爺疼大的,所以他給我安排的婚事我沒有任何意見,但現在的情況沒你想的那麼簡單,龍天涯的名聲你應該聽說過,一旦他知道我還有你這樣一個未婚夫,你覺得你還有活路么?」

  陸川一本正經地說:「現在我在龍天涯眼中確實屁都不是,但用不了多久,我必定會名震雲城,甚至超越龍天涯!」

  楚夢瑤忍不住搖了搖頭。

  她依稀記得爺爺曾說給她安排的這個未婚夫是人中真龍,日後必定成就非凡,而眼前的陸川明顯不符合這個描述,這讓她心裏還是有很大落差的。

  而且聽到陸川的話,她還覺得這個傢伙有點自大,認不清自己的位置。

  「你……」她剛想勸說陸川要腳踏實地一些,別抱有這種不切實際的幻想,忽然身體當中一股寒意襲來,使得她身子一軟,摔倒在地。

  陸川見狀,趕緊過去將楚夢瑤抱起來,問:「楚小姐,你這是怎麼了?你的身上怎麼這麼涼?」

  楚夢瑤有氣無力地說:「我……我的寒症發作了,快幫我喊醫生……」

  陸川眉頭一皺,迅速給楚夢瑤把了把脈,感受到她體內有一股極寒之力,相當恐怖。

  他想起昨晚的楚夢瑤也是這個狀態,瞬間明白她為何沒有反抗了。

  他盯着楚夢瑤,問:「楚小姐,我有辦法治你的寒症,你相信我么?」

  楚夢瑤看了他一眼,明顯有些猶豫,「真的?」

  陸川認真點頭,他的傳承記憶中有着浩如煙海的醫學知識,治療一個寒症自然不在話下。

  楚夢瑤聲音微弱道:「那就麻煩你了。」

  陸川忽然又有些不好意思地說:「只是我這治療之法需要我把手放在你的小腹處,而且不能隔着衣服,得……得伸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