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陸川楚夢瑤小說全集閱讀 第十章 幕南卿的決定_淺官小說
◈ 第九章 誤服清創膏

第十章 幕南卿的決定

  楚夢瑤臉上露出一絲疑惑,問:「什麼糟了?」

  陸川尷尬地說:「我這葯是拿來敷的,剛才她進去太快了,我都沒來得及解釋,還以為她知道怎麼用,如果吃下去的話,這葯就會變成……」

  楚夢瑤預感到一絲不妙,趕緊問:「會變成什麼?」

  陸川不好意思地湊到楚夢瑤耳邊,小聲說了兩個字:「春*葯……」

  楚夢瑤眼睛一瞪,趕緊看向寧馨,發現自己閨蜜此時的狀態確實有點像吃了那種葯。

  她氣呼呼地看着陸川,「你你你……你混蛋!你怎麼給小馨這種下流的葯!」

  陸川一臉無辜,「我這葯一看就是拿來敷的,我哪知道她腦迴路這麼不正常,竟然拿水衝著喝了。」

  寧馨眼神迷離地看着他們兩個,問:「你們在說什麼?我感覺好熱啊,好想脫衣服……」

  她咬着嘴唇看着陸川,雖然她覺得這是一個令人討厭的傢伙,但不知到為什麼,她有種想和這個傢伙親近的衝動,她想一口把這個傢伙給吃了,如果不是僅存的理智在壓制這種衝動,她恐怕已經撲上去了。

  楚夢瑤急得直跺腳,對陸川說:「這可怎麼辦啊,你快想想辦法啊!」

  陸川趕緊說:「這個葯的藥效雖然厲害,但不是那種無解的,快帶她去浴室沖冷水。」

  楚夢瑤一把拽住寧馨,帶着她朝浴室跑過去。

  寧馨還有點不舍地看着陸川,說了一句:「我要男人……」

  楚夢瑤呵斥一聲,「要什麼要,那個傢伙不是人,你趕緊給我進浴室里去!」

  陸川悻悻地縮了縮脖子,不敢反駁。

  楚夢瑤把浴室門關上,裡邊傳來嘩嘩的流水聲,過了沒一會兒,又有一些奇怪的聲音傳出來,弄得陸川一頭霧水,也不知道兩個女孩子在裡邊做什麼。

  許久之後,浴室門打開,楚夢瑤臉頰緋紅,渾身濕漉漉地走了出來,衣服緊貼在她身上,把身材顯露的淋漓盡致,嫩白的皮膚上掛着水珠,更顯誘惑,看的陸川心跳都加快了。

  隨後寧馨也走了出來,她身上裹着浴巾,下邊是**的瑜伽褲,看得出來她身上的藥效已經退去,臉蛋冰冷異常,和楚夢瑤倒是反了過來。

  楚夢瑤滿臉生氣地瞪了陸川一眼,說:「你還在這兒看!把你的腦袋給我扭過去,再看我把你眼睛戳瞎!」

  陸川趕緊轉過身,背對着兩個女孩。

  寧馨冷哼一聲,說:「好色又無恥,我一點都沒說錯你!」

  隨後她和楚夢瑤便一塊上樓換衣服去了。

  二十分鐘後。

  楚夢瑤和寧馨換好衣服坐在沙發上。

  寧馨的胳膊露了出來,上邊有着一塊猙獰的疤痕,和她其他地方白凈的皮膚顯得格格不入。

  她總是去看自己胳膊上的疤,還會偷偷瞥陸川,彷彿很在意陸川看到自己胳膊上的疤後的反應。

  陸川站在兩個人面前,一臉誠懇地檢討道:「我承認是我沒講清楚這個葯怎麼用才出現了這樣的誤會,我鄭重道歉,不過我可以保證,我這個葯外敷,絕對能祛疤。」

  寧馨冷哼一聲,「鬼才信你的話,搞不好你就是故意的!」

  楚夢瑤嘆了口氣,「小馨,你就別跟他置氣了,他要真是故意的,就不會跟我們做檢討了,現在給你祛疤才是要緊的。」

  寧馨這才不再說什麼。

  楚夢瑤拿過那瓶清創膏,一臉謹慎地問陸川:「你確定把這個葯敷在疤痕的位置,就能有祛疤的效果?不會產生別的副作用?」

  陸川認真點頭,「放心,絕對不會,如果再出問題,你們要殺要剮我絕無怨言!」

  楚夢瑤這才倒出一些清創膏,把寧馨的胳膊拽過來,小心翼翼地塗了上去。

  很快,寧馨的胳膊上便冒出道道白煙,她也因為疼痛皺起了眉頭。

  不多時,楚夢瑤將已經凝固了的清創膏撕了下來,隨後便看到寧馨那原本布滿醜陋疤痕的胳膊,變得光滑細膩,如同從來就沒被燙傷過一般,完全看不出任何瑕疵。

  她震驚地瞪大眼睛,「竟然……真的沒了!」

  寧馨盯着自己的胳膊怔怔出神,彷彿有點不敢相信這是自己的胳膊一樣,隨後用手輕輕觸碰,在確認困擾她幾年時間的疤痕真的消失後,她的眼眶裡頓時充滿了淚水,接着一把抱住楚夢瑤,激動地說:「瑤瑤,我的疤真的沒了,我以後再也不用怕別人笑話我了!」

  楚夢瑤臉上露出笑容,由衷地為自己的閨蜜感到高興。

  她看了陸川一眼,心說這個傢伙雖然好色又不靠譜,但有時候還是挺厲害的。

  二人激動許久,情緒才逐漸平復下來。

  寧馨擦了擦眼淚,再次看向陸川時,眼神中已經沒有了敵意,只不過礙於面子,她還是板著臉說:「你這葯確實很厲害,但這跟你的人品沒什麼關係,在我眼裡,你依舊是個好色之徒!」

  陸川苦笑,看來自己在寧馨心目中的形象是改變不了了。

  寧馨又說:「不過還是謝謝你治好了我的疤,你說吧,你想要什麼,我都給你。」

  她想了想,覺得這話有些不妥,又補充說:「除了我!」

  陸川笑了笑,說:「我什麼都不要,你是夢瑤的朋友,我幫你是應該的。」

  楚夢瑤聽着陸川這麼親切的喊自己,心裏有些抗拒,想讓他跟自己保持距離,不過糾結一番後最終選擇了忽略。

  她看着陸川說:「那我替小馨謝過你了。」

  陸川微微頷首,拱手道:「如果沒別的事,我就先告辭了,我還得想辦法去應付那個林虎,時間緊迫。」

  楚夢瑤點頭,有些愧疚地說:「抱歉,我幫不上忙……」

  陸川笑了笑,示意沒關係,隨後轉身離開,「告辭。」

  等陸川走後,楚夢瑤嘆了口氣。

  寧馨湊過來,悠悠問道:「瑤瑤,那會兒在浴室里,我明顯感覺到你和以前有了變化,你是不是和男人做過了?」

  面對寧馨這忽然的提問,楚夢瑤的眼神頓時躲閃起來,否認道:「怎……怎麼可能,你別瞎說。」

  寧馨點了點頭,「想想也是,你和龍浩還沒辦婚禮,在這之前,就算他要,以你的脾氣肯定也不會給。」

  楚夢瑤鬆了口氣。

  寧馨話鋒一轉,「說起來,這個陸川雖然好色了點,但還挺有原則的,還會治病,倒是個不錯的人呢,瑤瑤,你覺得他怎麼樣?」

  楚夢瑤多少帶點私人恩怨地說:「我覺得不怎麼樣,光好色這一點,就該被人唾棄。」

  寧馨說:「哎呀,男人哪有不好色的,我是故意那麼說他的,除了這一點,他都挺讓人滿意的,瑤瑤,你覺得……他跟我合適么?」

  楚夢瑤瞪大了眼睛,「小馨,你……」

  寧馨有些害羞地說:「雖然我跟他見面就吵了一架,但他說的每一句話,都說到了我的心坎里,我好久都沒碰到過這麼輕易就看透我心思的男人了,加上他還治好了我的疤,所以對他挺感興趣的。」

  楚夢瑤一時竟不知該說什麼好了,略做沉吟後,她一臉認真地問:「小馨,你真對那個傢伙感興趣?」

  寧馨心想瑤瑤是不是覺得我太隨便了?

  於是改口說:「沒有啦,跟你開玩笑的,追我的男人那麼多,這個陸川根本排不上號好吧,我只是好奇而已。」

  楚夢瑤這才放下心來,說:「你不打他的主意是對的。」

  寧馨疑惑,不明白楚夢瑤為什麼這樣說。

  這反倒是讓她對陸川更加感興趣了。

  楚夢瑤則是在想陸川即將被林虎追殺的事,雖然她嘴上說幫不上陸川,但心裏還是有些過意不去的。

  思索許久後,她拿出手機,撥通了一個號碼。

  「紅姐,你有時間么?我有點事得請你幫幫忙。」

  ……

  陸川回到家中,沒敢浪費時間,當即吃了那三顆玄元丹,開始修行。

  玄元丹的力量使得他的力量飛速提升,但最終也只讓他停留在了練氣一層巔峰,沒能突破。

  「林虎最晚明天就會找來,這點時間靠吸收靈力,根本沒有任何突破的可能啊。」

  陸川只感覺一陣頭大。

  他沒想到自己剛剛踏上修行之路,就遇上了這種生死危機。

  如果他想不到辦法,這次真的有可能死在林虎的手上。

  晚上,幕南卿下班回來,看到陸川心事重重的樣子,關切地問:「小川,你是碰上什麼事了么?感覺你好像有點煩躁。」

  陸川不想讓幕南卿擔心,說:「嫂子,我沒事,就是空氣有點悶,讓人煩躁,我去洗個澡。」

  隨後他便進了浴室。

  幕南卿非常了解陸川,她能感覺出陸川是在騙她。

  「小川這個傻孩子,碰上事了也不跟我說,好歹我也能幫忙參謀參謀啊。」幕南卿自言自語。

  這時陸川放在桌子上的手機響了起來。

  幕南卿走過去,發現是秦嵐打來的,想着陸川正在洗澡,沒辦法接電話,便拿起來替陸川接了。

  那邊傳來秦嵐幸災樂禍的聲音:「陸川,我真沒想到你竟然把一個內勁三段高手給打死了,你可真是出人意料呢,不過這個高手有個哥哥,可是貨真價實的內勁五段高手,他很快就會找到你替他弟弟報仇,我聽說他想要着你的人頭去給他弟弟祭奠呢,這次就算是神仙都救不了你!」

  幕南卿聽完,如遭雷擊,怔怔地朝浴室的方向看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