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第9章

「本王確實準備去權貴世家府里選一等丫鬟的。」

司空疾一看她便只能看到她那雙明亮光彩的眼睛,寶石一般。

「不過,皇后有意羞辱,命人換了本王的車夫,把本王帶到了沉仙嶺。這是最後一天,回城再挑他人已經來不及了。」

「所以你就在死人堆里翻了起來?」

明若邪也是服了。

這縉王也當真是不按常理出牌,還挺能隨遇而……擇妃。

「本王這不是選中了嗎?」司空疾看着她。「只是本王倒是相當好奇,哪家府上能教出你這樣的丫鬟來?」

明若邪眸光微閃。

看來,他是真認定她是哪一家府上的罪婢了。

那個死人堆應該大部分是哪個府上打殺了的下人吧。

縉王也不會想到,她竟然是靜陽侯府三小姐。不過,她這個三小姐從不曾在侯府長大,現在出了事,能不能回到侯府還很難說。

但她也得進皇城,治好自己的傷,解了毒,再去查探清楚侯府的事情。

她向來有仇必報,怎麼可能會任仇人逍遙度日。

「若是世家府上小姐……」明若邪試探着問道。

「本王娶不了。」司空疾直接說道。

「喔。」

看來,此時暴露身份不妥。

若她不能順利回到靜陽侯府,也不是侯府千金。此事解釋起來比裹腳布還長,不管是她還是縉王,這個時候都沒有時間細說。

而她必須拿到龍涎,或是得到最好的治療環境。

得一時安穩居所,是她現在急需又必須的。

明若邪相信,只要她此刻一說出自己的真實身份便會被司空疾丟棄。

「你原是哪個府上的?」司空疾又問道。

「靜陽侯府。」

明若邪十分淡定。

她這可不算是說謊了。「沒有賣-身契。」

嗯,這麼說更明顯了吧?

但是司空疾怎麼都不會想到堂堂一位侯府小姐會被傷成這樣丟棄在那亂葬崗,所以根本就沒有多想。

「府里打殺了的奴婢家僕們,賣-身契一般也會燒了,所以你在亂葬崗里死而重生倒是塞翁失馬,至少你現在已經是自由之身,不再是誰的丫鬟了。」

又因為暫時沒有身份,也非平民。

所以倒是符合了皇上給他定下的那個苛刻的選妃條件。

「王爺,崔公公在城門那裡候着,這老傢伙是不是一遇事又把您丟下了?」星墜的聲音自外面傳來。

「又……」

明若邪看着司空疾,嘴角勾起了一個幸災樂禍的笑意來。

看來縉王被丟下的經驗不少。

「王爺,您真的決定了嗎?這一進了城便無法更改了。」陶大夫頗為擔心地看了明若邪一眼。

「嗯。」司空疾也看向了明若邪,「就她了,也算緣分。」

陶大夫顫抖着,鼓起勇氣對明若邪道:「姑娘可容老朽再診一次脈?」

還是得再次診診脈,這馬上就要進宮面見皇上了,萬一當真死在金鑾殿上,他們王爺依然會被賜婚,那可就得抬着一死人進王府了,大喜之日受辱娶一死人王妃,這可太侮辱了。

「好啊。」明若邪大大方方地把手伸到了陶大夫面前。

熠熠雙眸清亮無比。

陶大夫手顫抖着,心慌地搭向了她的脈。

司空疾也看着。

這脈象虛到幾乎摸不到了!

分明還是重傷難治,毒侵臟腑,藥石無醫的脈象!

陶大夫再次撲通一下摔坐了下去。

這姑娘邪門得很啊!

「陶大夫,如何?」明若邪上身朝着陶大夫微傾過去,湊到他面前,笑吟吟地問道。

「老朽去外頭坐着!」

陶大夫駭得臉色青白,連滾帶爬,猛地鑽出了車廂,坐到了星墜身邊,一顆心差點兒就要從喉嚨里蹦出來。

不行不行,這姑娘太邪門了。

「你嚇到了陶大夫。」司空疾微睨着明若邪。

他是真的好奇了,她的脈象到底如何,竟然會令陶大夫嚇得落荒而逃,看來也不知他帶她進宮時怎麼樣了。

明若邪雙手一攤,「我如此溫柔婉約,你家大夫膽子太小了。」

呵呵。

靜陽侯府里,哪個主子縱出來這樣的丫鬟?

「你被侯府打殺丟到亂葬崗里,該不會就是因為這個原因吧?」

「怎麼可能?世人要打我殺我,必然只是因為嫉妒我。」

「如此牙尖嘴利,主子們都不會喜歡。」司空疾嘴角微一抽。

不過一個丫鬟,誰會嫉妒她?

「如果我當上了縉王妃,也是你縉王府里半個主子了吧?」明若邪突然一本正經地問道。

司空疾淡淡瞥過來一眼,就像當她說了個笑話。

丫的,這個眼神傷人。

外面突然就傳來了崔公公帶着哭腔的叫聲,聲音尖細。

「哎喲縉王誒,幸好您沒事!奴才可嚇死了,這小心肝怦怦地跳到現在都沒停歇。」

星墜哼了一聲,「崔公公,要是你心肝停了跳動,那就死翹翹了。」

「咱家不與你計較。」崔公公哼了一聲,瞄了一眼馬車裡,「縉王,咱們得趕緊進宮了吧?誤了時辰,咱家只怕皇上要責備。」

「嗯。崔公公帶路吧,咳咳。」

司空疾又咳了兩聲,這句話都說得像是要喘不過氣一樣。

「那個,王爺您選的王妃,也、也在馬車裡?」崔公公想到了明若邪那模樣,小心肝又怦怦地跳着,手都是軟的。

他都不敢掀開車簾去看。

「刷」地一聲,明若邪自己猛地掀開了車簾。

「公公找我?」

一張已經乾涸暗紅血污的小臉倏地又映入眼帘,那雙眼睛又黑亮無比。

「啊娘誒!」

崔公公又是一聲尖叫,往後退了好幾步。

司空疾抓住了明若邪的手腕,將她拉回來,放下車簾。

「莫鬧。」

「縉、縉王,咱、咱們快入宮去.

崔公公嚇得話都說不清楚了,趕緊回到了自己的馬車上,逃也似地朝着皇宮而去。

「星墜,經過雲裳坊的時候去弄兩套衣裳來,再打盆水。」司空疾看了明若一眼,鬆開了手。

「是。」

馬蹄聲疾馳起來,駛進了皇城。

過了一會兒,星墜讓陶大夫駕了馬車,自己躍了下去,片刻背了一隻包袱過來,手裡也端了一盆清水。

他把東西放到馬車裡,又看了明若邪一眼。

這樣子,換了衣服洗了臉,只怕也成不了鳳凰。

他們王爺當真是太委屈了。

「哼!」

星墜哼了一聲,轉身出去。「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