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金殊瑤楚文曜小說 第9章_淺官小說
◈ 第8章

第9章

一盤盤珍饈美味的食物被端上桌子,徐殊瑤正要動筷,門外忽然傳來一陣喧鬧。

「外面怎麼了?」楚文曜眉頭微皺,吃個飯都不安生。

趙忠聽到皇帝的問話,走到包廂的門口正要開門出去問問情況,還沒等他問出口,就被一股大力撞開了。

「美人!美人有沒有在這個包廂!」

房門被人大力撞開,一個身穿白衣,手拿摺扇的男人出現在門口,正是一路狂追馬車的艾賈仁。

他一路狂奔到福運樓,在福運樓停靠馬車處看到了苦苦追尋的馬車,忙跑進福運樓問小二。

可惡的小二居然說樓里根本沒進什麼絕色美人。

放他N的狗屁!

美人怎麼可能不在這。

「給我搜。」艾賈仁大手一揮,發佈命令。

他覺得此時此刻的自己真的是帥呆了。

尋得美人的道路的艱辛的,但他為了尋找美人如此費心,等會兒美人看到他的所作所為,一定會感動的稀里嘩啦,愛他愛的死去活來,馬上和他回府嘿嘿嘿……

抱着快點找到美人搶回府的心思,艾賈仁吩咐家僕們,一個包廂一個包廂的看。

這不,終於在最大最豪華的那一間包廂,看到了心心念念的美人。

皇帝看着在門口流哈喇子,一臉色相的男人,眼神冰冷。

「什麼東西,扔出去。」

皇帝的包廂被艾賈仁一行人撞開完全是意外。

一是趙忠剛好把門打開。

二是侍衛攔了想要撞門的人,但是沒有攔住因為隨意進人包廂,而被扔出來的艾賈仁的僕人。

於是皇帝在的包廂就被人撞開了。

侍衛看到皇帝陰沉的臉色,連忙上去拉艾賈仁。

艾賈仁好不容易找到讓他失魂落魄的仙女,嘴角一揚,抬腳就要往包廂裏面沖。

臉上洋溢的燦爛微笑,硬挺的胸膛,無不顯示出一種孔雀開屏姿態。

腳上才動了兩步,一句:美人,跟我走吃香喝辣。還沒說出口,他就被人攔住了。

艾賈仁還沒和美人搭上話,還沒把美人帶回府,哪裡甘心現在被趕走。

「你是誰,居然敢趕本少爺,你知道爺是誰的兒子嗎?」

艾賈仁驕傲又紆尊降貴從鼻子里哼出兩道氣,道:

「大爺我先給你提個醒,大爺我,姓艾!」

當朝的禮部尚書就姓艾。

艾賈仁看楚文曜穿的不錯,又有一身氣度,說話便客氣了些。

要是想像之前,他鐵定得先罵一句:賤民,睜大你的狗眼看看本大爺是誰!

艾賈仁自認為客氣的話,聽在皇帝的耳中,簡直就是膽大包天,罪無可恕。

也不等侍衛們把這個艾賈仁扔出去,楚文耀自己就大步上前一腳踹艾賈仁的腹部。

艾賈仁一瞬間倒飛出去幾米遠,狠狠的砸在酒樓的木牆上,一口血梗在喉嚨,哇的一聲吐了出來。

看熱鬧的徐殊瑤:慘,太慘了。痛,太痛了。

楚文曜的眼神諱莫如深:「你爹可真是生了個好兒子。」

艾賈仁絲毫不知,他們家馬上就要大禍臨頭了。

他現在正躺在地上要死不活,嘴裏還嚷嚷着:「賤民!本大少要把你抽筋扒皮,讓你不得好死!來人啊,給我殺了他…殺了他…殺…」

家丁們看見自己的少爺被打了,心裏急的不行。

他們想衝上去給自己的少爺出頭,可是看着對方威武不凡的氣質和身邊站着的一個個身姿挺拔的「下人」,一個個心裏都打着退堂鼓。

這個男人好像真的有點勢力,不易輕易得罪。

還不等艾賈仁的家丁們想明白,皇帝已經再次發出命令。

「把這群丟人現眼的玩意兒給我扔出去。」

皇帝身邊的侍衛們動了。

家丁們嚇得一個激靈,「少爺!少爺!少爺受了傷,我們快吧把少爺抬回去醫治吧。」

家丁們打不贏皇帝身邊的侍衛,又不想讓今天的事情被老爺知道,他們沒有出力保護少爺,於是機靈一動,說少爺受了重傷,需要早點醫治。

一群人抬起艾賈仁,就往福運樓外跑。

一群人灰溜溜地離開,跑的老遠老遠了,才有人虛張聲勢的大喝:

「你們等着瞧!必讓你等在這景都待不下去!」

大吼完又心虛地看了看四周,低着頭隨着大部隊快速跑走了。

因為離得太遠,皇帝一行人半個字符都沒聽到。

艾賈仁這個顯眼包絲毫沒有影響到徐殊瑤對美食的熱愛,皇帝就更不可能把這個跳樑小丑放在眼裡。

所以兩個人吃的都很開心。

徐殊瑤是因為美食,皇帝是因為美人。

吃完飯後——

「殊瑤妹妹,我帶你去錦繡坊。」

錦繡坊是景都最大最出名的成衣店,大家夫人和小姐最喜歡在錦繡坊定製衣物。

徐殊瑤拒絕:「楚三哥哥,我該回去了,不然家裡人會擔心的。」

林中驚鴻一瞥已完成,還一起吃了個愉快的午餐。

一起吃午餐是情有可原,可如果還要一起去選衣服選首飾,就不禮貌了。

在相處下去可就不禮貌啦!

不能繼續和美人相處下去,楚文曜除了心裏有點失落外,還覺得徐殊瑤是一個很有禮節和懂得分寸的姑娘。

她過的很艱難,卻沒有因為他很有權勢和富貴就討好和賴上他。

真可愛。

惹人憐惜。

這麼好的姑娘,那些人真是瞎了狗眼,一直虧待她,楚文曜想到徐殊瑤最後一句話,心裏冷笑。

要是她家裡人真的會擔心她,怎麼會讓她連飯都吃不飽?

「福運樓的點心也是一絕,帶些回家吃。」

不等徐殊瑤回話,楚文曜就跟趙忠吩咐,讓他多打包一些點心。

趙忠下去辦事,把福運樓所有的點心點了一遍,正準備轉身上樓呢,就被一道女聲叫住了。

「趙公公?」

趙忠身子一僵,向聲源看去。

是一個穿着薑黃小裙的女子,趙忠的身子更僵硬了。

只是太后娘娘的侄女——齊妃娘娘身邊的一等丫鬟翠柳。

真是晦氣,真是倒霉啊,他就是下樓買個點心的功夫,就碰到了熟人。

「趙公公,真的是你。」

「原來是翠柳姑娘。」

不同於趙忠恨不得沒看見她的眼神,翠柳的眼睛裏透露出的全是熱絡。

「趙公公怎麼在這?皇上可是也在這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