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金殊瑤楚文曜小說 第8章_淺官小說
◈ 第7章

第8章

楚文曜扶徐殊瑤上馬車後,低頭小聲的向趙忠交代了幾件事,「去買個帷帽過來,順便查查她是哪家小姐。」

說完,皇帝就跟在徐殊瑤身後也上了馬車。

趙忠看着皇帝的動作,心下駭然。

要知道,皇帝最不喜的就是坐馬車。

一是覺得馬車不如騎馬跑得快,二是在寬敞豪華的馬車,坐着也覺得施展不開拳腳,哪有騎馬飛奔來地痛快。

就算是往日帶太后和妃嬪們去行宮避暑,皇上也絕不坐馬車,連太后的馬車都不上的。

這會兒皇上居然願意陪一個才認識的姑娘坐馬車。

難道皇上,真的看上了這個美人?

趙忠費勁揣摩。

馬車上的皇帝到是不知道趙忠的心思,但是做皇帝的,哪會對一個人真的一見鍾情呢?

君王最多的就是理智。

在樹林里對徐殊瑤的小鹿亂撞,被楚文曜歸結於對美貌的吸引。

而他現在所做的事情,也不過是被美貌吸引而已。

至於心裏對徐殊瑤的憐惜、保護心理,楚文曜的心裏就更是理所當然的認為:朕是天下之主,君主保護臣民是理所應當!徐殊瑤柔柔弱弱的,一看就很好欺負,作為一個頂天立地,有責任、有擔當的男人,保護弱小是不是理所應當的事嗎?

再說了,愛美之心人皆有之,他對美人好點怎麼了?

馬車之中,楚文曜坐在主位,徐殊瑤坐在楚文曜的右側。

楚文曜主動挑起話題,跟徐殊瑤閑聊起來,拉近距離。

什麼有沒有婚配、對哪家公子有印象balabala…

全是他內心不自知的在意的點。

馬車裡搖搖晃晃,第一次坐馬車的徐殊瑤覺得自己快要暈馬車了。

她一把撩起車窗帘子透透新鮮空氣,當然是那種很矜持的撩,她只掀開了一個角。

微風吹進馬車廂,吹到她的臉上,減少了心裏的悶倦。

馬車這會兒已經走到了城區,外面熱熱鬧鬧的,周邊都是商販。

「可是覺得悶?」皇帝看着徐殊瑤微微撩起帘子的手問道。

「不怕楚三公子笑話,這還是小女子第一次坐馬車,一時間有些不適應,覺得有些悶。」

聽到徐殊瑤說悶,楚文曜二話不說,把馬車兩邊的帘子全給捲起來了。

「現在怎麼樣?」

「好多了,謝謝楚三公子。」

「不用見外,我年長你一些,叫我哥哥就可。」

徐殊瑤:你是會佔便宜的。

徐殊瑤:油膩+1

皇帝二十九,她才一十六,年長十三,這也是一點兒?叫楚三叔叔都綽綽有餘了。

「謝謝,楚三哥哥。」

一句楚三哥哥不知怎麼的就讓楚文曜覺得心花怒放,他假裝咳嗽了兩聲,壓下臉上的笑意,一本正經。

————

艾賈仁今年十七,家裡已經有了十七房小妾。

只是這第十七房小妾前幾日剛從外面搶回來,餓了她好幾天,今天去看她,居然還是抵死不從,氣的他一腳踢在了小妾的心口上,人居然就暈過去了,真是不禁踢。

艾賈仁啐罵一口晦氣,興緻全無。跑到府外來閑逛散心找樂子。

他這會兒正坐在酒樓二樓,聽着小曲兒,搖晃着腦袋,喝着美酒,看着小美人兒。

一樓的彈琴小美人看着還算不錯,顏色勉強配得上他,等會兒就抬回家,做他的第十八房小妾。

「哎喲,唉唉唉唉…」搖腦袋把脖子扭到了!

痛痛痛痛痛!

「狗奴才,還不來給爺看看!」艾賈人一腳踢向離他最近的一個家丁腿上,不滿道。

家丁立馬彎下身給艾賈仁按摩起來,「少爺,現在好些了嗎?」

艾賈仁左偏偏腦袋,右偏偏腦袋,感覺脖子好多了不少,正準備繼續看美人,卻突然像被什麼吸引住了視線,獃獃的跨了一步走到了窗戶口。

「美,真美。」

只見酒樓下一輛馬車緩緩駛過,馬車的帘子被人捲起,裏面坐着一個長相絕美的少女。

眉眼彎彎,一雙眸子宛若星辰,五官精緻,皮膚白皙,每一寸都長得恰到好處。

艾賈仁發誓,他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美人,她是天上下來的仙女嗎?

艾賈仁被美貌驚的出神,等回過神來,眼前哪還有什麼馬車美人,連馬車都沒一個!

「難道小爺我還真的出現幻覺了不成?」

艾賈仁使勁揉揉眼睛,努力睜大眼睛向外看,終於找到一點遠處馬車的小影子——一顆米粒大小,不管了,一定是剛剛那輛馬車!

「都跟少爺我來。」

艾賈仁撒開腿就跑,下人們也沒搞清楚狀況,看見少爺跑了,連忙跟上。

至於酒錢?

誰還記得起這個啊!

徐殊瑤還不知道自己被別人惦記上了,她這會兒已經被皇帝扶下馬車,並且強制性的帶上了他剛剛讓人去特意買的帷帽,走進了福運樓的包間。

徐殊瑤看着綉着花兒的帷帽,內心吐槽。

這會兒戴,走兩步到了包廂就取,就這麼兩步路,戴個寂寞。

皇帝和徐殊瑤的情緒完全不一樣,他現在正滿意的看着侍衛們買來的帷帽。

他才不捨得把少女的絕色容顏讓給別人看呢。

「把招牌菜全部上一份。」一進包廂,還不等皇帝發話,趙忠就十分熟練的跟小二交代。

皇帝沒有打斷趙忠的話,而是拿起房間內早就放好的菜單遞到徐殊瑤的面前,「看看可有什麼是想吃的?」

世間萬物,唯有美食不可辜負。

徐殊瑤快速的取下阻礙她視線的帷帽,放在一邊。

然後不客氣地接過皇帝遞過來的菜單,十分順溜的點了好幾個菜:「脆香肥鴨、辣子雞丁、千絲雞湯……」

等等!

她的人設是富貴人家不受寵的小可憐,怎麼能識字呢!

都怪她看到美食太激動了。

得找補一下。

「楚三哥哥,殊瑤想吃的就是這些了。」說完把衣角團吧團吧,坐的離楚文曜近了一步,低聲說道:「楚三哥哥,殊瑤剛剛沒有讀錯字吧?」

少女看起來很忐忑。

楚文曜心裏剛剛升起來的疑惑隨着少女的話煙消雲散。

「沒有說錯字,你說的很好。」

徐殊瑤的臉頰適時的浮上兩朵害羞的小紅團:

「我從來都沒有上過學,不過之前嫡母請了老師在家裡教導姐姐妹妹們,我偷偷的躲在窗子外,也學習了一些。」

心疼的情緒又浮上了楚文曜的心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