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金殊瑤楚文曜小說 第7章_淺官小說
◈ 第6章

第7章

「吃不飽?!」

楚文曜心裏戾氣見長,他的嬌嬌居然被家裡欺負至此!住在東北城區的人家都是富貴人家,卻連個女孩的飯都不管飽,這戶人家是怎麼回事?

偏心也要有個度吧。

姓徐的官員……楚文曜只記得兩個姓徐的官員,一個是戶部右侍郎,一個是翰林院的。

「剛剛你只吃了一條魚,肚子是不是還餓着?」

早知道他就不吃那條魚了。

「我帶你去福運樓吃飯。」

徐殊瑤還沒來得及阻止皇帝,後者就已經又招了招手,示意趙忠滾上前來。

才吩咐完皇上命令的趙忠,又屁顛屁顛的跑上前來。

趙忠:今天的運動量屬實超標了。

徐殊瑤:本來只想和皇帝來個偶遇就回家,沒想到還有意外之喜,飯都約上了。

吃完在打個包,晚飯也不用愁了。

美滋滋。

單獨跟一個陌生男子一起吃飯,是一件自毀名聲的事,再迂腐一點人甚至會覺得輕浮。

她得拉扯一下。

趙忠收到皇帝的指示,連忙跑上前來:「公子,可有什麼吩咐。」

「可有帶什麼吃食?」

趙忠為難,皇上下了朝騎了馬就往宮外跑,他哪有時間去準備什麼吃食呢。

光是追上皇帝就已經夠費勁了。

「回公子話,奴才沒帶吃食,等奴才去問問侍衛們。」

「快去。」

趁着這個時候,徐殊瑤開口了:「楚三公子,我們今日之前還素不相識,一起用飯,實在是於理不合。」

「肚子都餓着,還要什麼禮制?你只管放心的與我一起,我絕不會讓你名聲受損,相信我。」皇帝認真的看着徐殊瑤。

徐殊瑤聽了皇帝的話,沒有再說什麼,一副被感動的樣子,默認了皇帝的安排。

皇帝感受到了徐殊瑤的默認,心裏也是開心。

趙忠沒一分鐘就跑回來了:「回公子,都是奴才們蠢笨,盡沒一個人帶了吃食,公子您想吃什麼,奴才們去買。」

皇帝一臉要你們何用的表情,趙忠心裏大呼冤枉。

「把我的馬遷來。」

「遵命。」

趙忠又屁顛屁顛的跑過去牽馬,然後又屁顛屁顛的回來。

皇帝二十九,他比皇帝還要大上6歲,今年三十有五,身體也沒皇帝好,今天跑來跑去的,真是要了老命了。

唉,遭老罪咯。

「肚子餓着對身體不好,我帶你騎馬出林,買吃食去。」

徐殊瑤看着眼前雄姿勃勃、皮毛烏黑髮亮的千里馬,咽了下口水。

「公子,我不會騎馬。」

上輩子加上這才開始的這輩子,她反正連馬都沒摸過。

「別怕,我保護你。」楚文曜一臉相信我的神色看着徐殊瑤。

雖然騎馬也會用腿,但是他會好好保護她的,不讓她累着。

徐殊瑤看皇帝身形修長、身姿威武。

嗯,確實很有安全感。

「那就謝謝公子了。」

說完這句話她就犯了難,這匹馬威武又雄壯,比她高了不止半個身子,她又從來沒有騎過馬,該怎麼上去呢?

還沒等她琢磨明白,皇帝的雙手就搭上了徐殊瑤的細腰。

「別怕,用手抓住韁繩就好。」

身體一瞬間騰空,徐殊瑤本能地緊緊抓住馬的韁繩,還沒等她怎麼害怕呢,整個人就已經穩穩地趴坐在馬上了。

嗯,皇帝確實很有安全感。

還沒等她直起身子,皇帝就已經跨上馬,貼着她了。

「別怕。」

徐殊瑤:正大光明吃豆腐是吧。

纖細的腰肢盈盈一握,讓楚文曜免不了的多想了一些事。

咳。

他是正人君子。

他是為了保護少女,才坐在馬後的。

他都是為了保護她!

其實皇帝最開始已經去叫趙忠準備馬車了,這會兒明明可以呆在原地休息,等馬車到了讓徐殊瑤坐馬車。

可是他覺得現在還沒走出樹林,林子裏面馬車怎麼可能好走呢,到時候肯定顛顛簸簸。

不騎馬出去就只能走出去,他才不要少女繼續走路了呢!

對,就是這樣。

皇帝雖說坐在徐殊瑤的後面貼貼,卻也不敢太過,只是老老實實的照顧徐殊瑤,讓她坐的舒服,不會掉下馬去。

金書瑤第一次騎馬,新奇稀罕的很。

坐在馬上視野開闊,感覺空氣都清新了幾分,身下的馬兒在男人的駕駛之下,慢慢悠悠地走着,走地穩穩噹噹。

從小不受重視被眾人霸凌的小女孩,忽然接觸馬兒這種新鮮事物可不會興奮的到處晃。

徐殊瑤為了貼合自己的人設,忍住了想要左動右動,左顧右盼的心思。

乖乖地坐在馬上,絕不亂動。

皇帝讓她牽繩她就牽繩,皇帝讓她往哪看她就往哪看。

從楚文曜的視角里看,就是少女乖乖軟軟地坐在他懷裡,可愛到不行。

這讓他心裏湧出無限柔情,想要把所有的好東西都擺在她的面前。

他還很想在她面前表演一番,他恨不得拿起大弓箭一箭一個「小朋友」,讓她看看他的射獵功力。

「想不想讓它跑快些?」

徐殊瑤老早就想讓馬跑起來感受感受了。

徐殊瑤的身子適當地的僵硬了一瞬,表達出小可憐很緊張的感覺,「好。」

楚文曜心裏憐惜,內心更是軟的一塌糊塗。

楚文曜怕馬兒跑起來害怕,更是把她護得密不透風。

「駕。」楚文曜輕輕一夾馬腹,一拉韁繩,馬兒就聽話的開始慢跑起來。

速度剛剛好,不會讓人覺得不適。

微風拂過臉頰,徐殊瑤也露出笑顏,仔細感受這一刻的風景。

楚文曜看着她,情不自禁的也露出笑容,不常

笑的臉上今天已浮出過太多笑容。

快樂的時光總是短暫的,楚文曜剛帶着徐殊瑤走出樹林,趙忠派出去買馬車的侍衛就帶着馬車過來了。

楚文曜微微遺憾,不能再和徐殊瑤共乘一騎了。

但是一想到徐殊瑤走了一個多時辰,腿肯定酸着,又覺得這馬車來的挺及時。

楚文曜苦惱於沒有正當的身份,可以正大光明的抱徐殊瑤。

不過,雖然沒有正當的身份,但是他有正大光明的理由啊。

就比如現在:

少女怯生生地對他說:「楚三公子,你一定要接好我,我害怕。」

楚文曜燦爛一笑:「殊瑤妹妹別擔心,我一定讓你安安全全下馬,相信我。」

徐殊瑤:喲~殊瑤妹妹~

徐殊瑤乖乖伸手,讓楚文曜幫助她下馬。

但是這一幕落在楚文曜眼中,就變成了徐殊瑤乖乖求抱抱。

楚文曜小心翼翼地把徐殊瑤抱下馬兒,少女抱在懷裏面軟軟的,離得近了,還有一股子好聞的幽香。

好想這一刻永存。

不想放手。

他想把少女直接抱進馬車裡……可惜不能。

楚文曜很失落,他很不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