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金殊瑤楚文曜小說 第5章_淺官小說
◈ 第4章

第5章

時間好像在這一刻停止。

直到火上的烤魚發出一系列爆裂的聲音。

金殊瑤像是忽然被驚醒一般,慌忙去拿剛剛不小心掉到火邊的烤魚。

金殊瑤從地上站起來,將烤魚架在了豎起來的枝丫上。

「抱歉,剛才朕…正在打獵,沒有注意,驚嚇到你了。」

楚文曜知道,她是被他的忽然出現,還有那一支離她很近的箭嚇到了。

楚文曜看着還插在火堆前的那支箭,連忙上前拔了出來,然後欲蓋彌彰的把箭扔到了看不見的草叢裡,連地上的小洞都被他用腳埋住了。

金殊瑤:……倒也沒有這樣脆弱。

「沒關係,是我不經嚇,不關公子的事。」

楚文曜上前兩步,走到金殊瑤的身邊,他想離她近一點,但是他們才第一次見面,他離她這麼近,她會不會覺得他是登徒子?

楚文曜的思緒飄遠了,看着面前的烤魚就問道:「這是在烤魚?」

金殊瑤:這不是顯而易見的事情嗎?

金殊瑤低着頭回話:「嗯。」

楚文曜有些懊惱自己問了個蠢問題,少女看起來不太想搭理他。

他活了二十九年,從來沒有如此想要費盡心力的接近一個女人。經驗不足,發揮的也不好。

「你怎麼一個人在這?你的家人和侍女呢?」

京城的西郊樹林的是一個集狩獵和遊玩一體的好地方。

樹林的外圍多有貴女們組織一起遊玩,若有年輕公子,還會在外圍狩獵兔子這類小動物。

可是少女在的這個地方已經不算是樹林的外圍,這個位置很有可能會出現大型動物,她一個人怎麼在這兒?

多危險啊,身邊怎麼不多留一些人?

「我沒有侍女,我是一個人。」

楚文曜這才注意到少女的穿着,是很普通的布料,款式也十分簡單,簡單到根本沒款式。

就算衣服很普通,但穿在少女的身上,感覺檔次都提升了不少。

想到少女居然一個人就跑來這麼危險的地方,楚文曜的聲音里莫名帶了些生氣的意味。

「下次不要一個人來這個地方了,很危險知不知道。」

金殊瑤把魚翻了個面繼續烤,回話道:「我知道了,謝謝公子關心,我的魚快烤好了,分你一條。」

說完還抬頭向皇帝微微笑了笑,之後又把頭低下專心烤魚了。

楚文曜見過的人不知凡幾,一眼就看出來金殊瑤這是在敷衍的回他話,順便轉移話題呢,看來她下次還敢!

「我說的是真的,這樹林的野獸多的很,你知道剛剛從你面前跑過去的是什麼嗎?」

他需要讓她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女孩子一個人來樹林里多危險啊。

「它跑的太快了,我的注意全放在了箭上,就沒有注意到。」少女說完前半句,又抬起頭認真又好奇的看着楚文曜,問道:「是什麼啊?」

少女的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他,眼裡儘是好奇。

純真的模樣讓楚文曜的心又軟了些。

「是狼。」

「狼?!」金殊瑤驚呼出聲。

楚文曜看着小女人知道害怕了,連忙趁熱打鐵:

「所以以後不要一個人來這邊了知道嗎?要是想來,可以和家人一起來,一個人太危險了。」

雖然少女很有貴族氣息,可是她的衣物又處處透露出平凡,家裡沒有侍女陪着她,若是她還想來西郊,他希望她可以和家人一起來,人多也安全些。

當然,他可以在西郊安排一隊人馬,看見少女來了,專門保護她。

「沒有人會陪我來這的,我只有一個人。」金殊瑤聲音低落。

她今天來這就是裝可憐來的!

「為什麼?」難道是父母忙於生計,沒有時間陪她?

不對,少女姿容絕世,絕不是普通人家可以生養出來的,那她應該是哪家大族不受寵的小姐。

楚文曜越想越覺得自己真相了。

金殊瑤的語氣有些失落:「我的家人…他們都不太喜歡我,沒有人會陪我玩。」

「沒關係,我可以陪你。」

楚文曜幾乎是瞬間就說出了這句話,說完之後又在想少女會不會覺得他輕浮?

但是他一點也不後悔。

「謝謝你,你是第一個說願意陪我的人。」

金殊瑤開心的對着皇帝說道,像是一個沉默的少女忽然被感動,對着感動她的人敞開了一點心扉。

楚文曜意識到了這一點,他的心情很愉悅。

正當他還想再說些討少女開心的話時,一陣馬蹄聲響起。

金殊瑤好奇的看向聲音的源頭。

皇帝的視線也跟着金殊瑤移動了過去。

幾匹俊馬出現在兩人眼前,是追隨皇帝出宮的太監和侍衛們。

追了一路終於看見皇帝人影的太監趙忠開心的臉都笑成了菊花。

「皇……」他正要高呼:皇上奴才終於找到您了,

就收到了皇帝滿臉的警告。

趙忠的求生欲告訴他千萬別這麼喊,於是趙忠的喊話很機靈的轉了個彎:

「皇……黃天在上,公子,奴才終於找到您了。」

說完屁顛屁顛的跑到了皇帝的面前。

然後他也注意到了長相驚為天人的金殊瑤。

真美啊,皇上的後宮裡美女如雲,都沒一個比得上眼前這一個。

趙忠正感嘆美貌呢,就感覺身邊寒氣漸濃,冷的他一個哆嗦。

原來是皇上正幽幽的看着他。

趙忠忙低下頭。

怎麼辦,怎麼有種命不久矣的感覺!

皇帝慢悠悠的丟下一句:「仔細你的眼睛。」

趙忠的頭低的更低了。

皇上,奴才再也不敢了!

他一個腿軟就想跪下給皇帝請罪,可是他的直覺告訴他,現在最好不要當顯眼包,當個透明人不說話最好!

楚文曜看着少女獃獃地看着他們,心裏有些懊惱,他剛剛是不是太凶嚇到她了?

「不用管他們,當他們不存在就好了。」說完又使了個眼色讓侍衛和太監們離遠點。

金殊瑤收回視線。

她的內心毫無波瀾,行為上卻傳遞出了「我現在很局促」的意味。

「魚烤好了,給你一條。」

金殊瑤把烤好的兩條魚都放在了皇帝的面前,意思是讓皇帝自己挑選想吃哪一條。

剛剛有一條魚被落在了火堆旁,雖然金殊瑤也不是太在意落在地上的食物,但是能選沒落地的她當然還是想選沒落地的。

但她不能堂而皇之的把落地的遞給皇帝吧。

善良的小仙女當然是要把有瑕疵的食物留給自己呀。

交給皇帝自己選,她可有50%的幾率可以吃到沒落地的烤魚。

趙忠:!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