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金殊瑤楚文曜小說 第10章_淺官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趙忠:一點也不會說話,這在宮外呢,就皇上皇上的叫,生怕別人不知道皇上出宮了是吧?

趙忠只想以一句難道你要窺探帝蹤打發翠柳,但是…也沒啥必要。

「主子沒在這兒呢,只是想吃這福運樓的東西,特派奴來打包些點心。翠柳姑娘怎麼在這?」

翠柳笑道:「娘娘這段時間喜歡上了福運樓的芙蓉糕,讓奴婢來買呢。」

「原是這樣,那翠柳姑娘快去買芙蓉糕吧。」

沒過多久,趙忠要的點心就全給裝好了。

「翠柳姑娘,趙就先走了。」趙忠提着手上的一大包點心告辭。

「不打攪趙公公了。」

趙忠提着點心,沒有往福運樓的樓上走,而是走出了福運樓。

這個時候上樓豈不是暴露了?

趙忠選了一個頂頂好的地方,暗暗觀察翠柳有沒有出來。

大概過了半盞茶的時間,翠柳提着一個食物箱盒從福運樓走了出來,離開。

趙忠並沒有馬上回去,而是又等了一會兒,看翠柳沒有再次折回來。

翠柳有點小聰明,但不多。

她這會兒正躲在暗處,看趙公公有沒有折返回來。

也就觀察了一兩分鐘的時間,見福運樓門口人來人往連續不斷,卻並沒有出現熟悉的身影,她暗自唾了自己一口。

她怎麼能這麼疑心疑鬼的呢?想完就轉身離開了。

趙忠又等了半盞茶的時間,這才提着點心重新走進福運樓。

他知道翠柳會玩點兒心眼,但是心眼不多。

等他提着點心上樓後,桌子上的菜肴已經被撤下,徐殊瑤已經戴上了帷帽,皇帝還在一邊嘰嘰咕咕的和徐殊瑤說著話。

徐殊瑤看着趙忠的身影,便起身告辭:「楚三哥哥,殊瑤告辭。」

皇帝瞥了一眼趙忠,這狗奴才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不知道多在外面呆一會兒嗎?

趙忠委屈:皇上,要不是遇見了特殊情況,他還能更早回來呢。

「你一個女孩一個人在外面走不安全,我派人送你。」

徐殊瑤本來想拒絕皇帝派人相送,自己離開,但是一想她也不知道這個古代世界是個什麼情況。

麻煩她不怕,但是處理起來也費力不是?

況且就算她拒絕,皇帝怕是也會安排人悄悄跟着,一是看護徐殊瑤的人身安全,二是看徐殊瑤是哪家的千金。

「那就謝謝楚三哥哥了。」

皇帝把馬車也讓給了徐殊瑤,看着她出發後,就回宮處理政務去了。

路上,趙忠向皇帝彙報了剛剛他下樓去買糕點時,碰見了齊妃娘娘身邊的丫鬟翠柳。

皇帝漫不經心地點頭表示知道了。

馬車搖搖晃晃,沒一會兒到了徐殊瑤指定的地點,「你們不用相送了,我自己走回去就是了。」

護送徐殊瑤的兩人也不堅持,被不認識的男子送回家,可能會對小姑娘的名聲造成影響。

雖然明面上不能跟着,但是暗地裡可以呀!

徐殊瑤心裏當然也懂這一點,所以在她翻牆進府的時候,刻意表現的特別費勁。

費勁到後面跟着的護送侍衛想要上去幫一把。

護衛:我們真是操碎了心。

徐殊瑤回到院子後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手裡與環境格格不入的點心藏在破破爛爛的柜子里。

然後尋找屋內有沒有什麼趁手的兵器。

畢竟她今天早晨在府里的廚房內吃了一份點心,作為府內最好欺負的人,很難說府內的人不會找她麻煩。

等到徐殊瑤翻進府內後,兩個侍衛也跟着爬上牆頭,準備看看徐殊瑤的生活情況。

院牆不是很高,對他們經常訓練的侍衛來說,翻這樣的院牆簡直不要太簡單。

更不要說這裡還有兩棵樹,剛好夠他們倆一人藏一棵的了。

進入牆院內,兩人只覺得一股荒涼破敗又凄涼的氣息撲面而來。

面前的院子落滿了樹葉,生活使用的木盆木瓢也是要麼缺口要麼裂縫。

院子里有一間屋子,這個屋子怎麼說呢。

你說它可以遮風擋雨吧,它屋頂有洞,它牆壁也有洞。

你說它不能遮風擋雨吧,它還是有屋頂和牆壁的。

兩個字:難評。

護衛:徐小姐真是太可憐了!徐小姐長的漂亮人還溫柔,這群人怎麼可以這樣對她!

護衛:這就回去向皇上稟報徐小姐的悲慘生活。

依他們的火眼金睛看,皇上一定對徐小姐產生了呵護愛護的心思,等他們把徐小姐的悲慘生活告知皇上,皇上一定會……嘿嘿嘿,這不又促成了一對美好姻緣嗎。

兩個侍衛對視一眼,不約而同飛出院牆,像皇宮進發。

兩個侍衛沒走多久,徐殊瑤的院子外忽然就熱鬧了起來。

「六小姐,依老奴看,定是那個晦氣小蹄子偷吃了你的點心,您可要好好教訓教訓她這個偷人食物的壞東西。」

「用得着你說,本小姐的東西豈是她那下等人可以拿的?本小姐這次不把她打的滿地找牙,她下次還敢偷本小姐的東西!」

「碰」的一聲,徐殊瑤的院門被人狠狠踢開。

「小蹄子,還不快出來拜見六小姐。」站在四小姐身邊的嬤嬤大喊道。

徐殊瑤聽到院子里的吵鬧,走了出去。

一個身穿綠色華服的少女被一群僕人圍在中間,一臉驕矜,神色里儘是戲弄和譏諷。

根據記憶得知,這是原主爹的六女兒,徐秀秀,和原主一樣是庶女。

戶部右侍郎子嗣數量還好,一共有二子四女,嫡妻出的大小姐、二少爺和四小姐,徐秀秀的姨娘葛姨娘出的六小姐和五少爺。

原主娘所處的她排行第三。

徐秀秀的姨娘因為生了個男孩還算受寵,徐秀秀在府里的日子算不算上稱王稱霸,但是只要不惹大房,也是順風順水,要啥有啥了。

徐秀秀這人對外是柔柔弱弱的小白花,在原主面前就是凶神惡煞的施虐者。

在府里,徐秀秀最喜歡欺負的,就是徐殊瑤了。

徐殊瑤的母親死的早,身邊也沒有什麼忠僕,再加上嫡母不喜歡徐殊瑤的母親,對她留下來的孩子自然也是百般苛待。

再加上徐殊瑤老爺本來也沒把這個三女兒放在眼裡過,府中就更不可能好好對待徐殊瑤了。

在侍郎府,不僅各位少爺小姐欺負她,丫鬟僕人也是想欺負就欺負。

徐秀秀一群人戲謔的神情在徐殊瑤走出房間的時候驟然凝固。

特別是徐秀秀,除了震驚還有一抹妒色在眼中閃過。

太后的壽誕將近,徐秀秀前段時間為了在太后的壽誕上大出風頭,在府里苦練琴技,所以已有兩月沒有見徐殊瑤。

只有兩月未見徐殊瑤,這個賤人怎麼變得這般漂亮了?

雖然身形消瘦,但也依然不損她的美貌。

徐殊瑤吃的美貌丸和改變身材的藥丸,對使用者具有保護機制,會讓熟悉她的人自然的接受她容貌、體態等的改變。

所以六小姐一群人只是驚嘆她變美的容貌,沒感覺有什麼不對。

「你這小賤蹄子,見了六小姐怎麼還不來拜見?」徐秀秀身邊的李嬤嬤從徐殊瑤的美貌中回過神,大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