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驚!聽我心聲後,暴君的後宮慌了 第8章_淺官小說
◈ 第7章

第8章

「不過吃了你幾口奶,怎就成了皇子的娘親!掌嘴!」麥穗直接給了奶娘一個大嘴巴。

奶娘的細白的臉肉眼可見地腫了起來,她還要說話,谷穗又給了他一個大耳刮子:「好大的膽子,當著皇后娘娘的面,就敢挑撥皇后母子關係!」

瞬間,奶娘的世界都安靜了,她只感受到了谷穗打她的疼痛,只看到谷穗的嘴在動,卻什麼也沒聽見。

明白了什麼似的她尖叫起來:「哎呀,耳朵被打聾了呀!」

「這種亂嚼舌根的壞東西,聾了最好!」麥穗扯着她往出走。

解決了三皇子身邊的禍患,皇后憂心地看向太子:「意遲,怎麼吃這麼點?」

剛才御膳房掌事內監已親自送來了太子的午膳,但太子卻只喝了一點湯就放下了碗著,好像並沒有什麼胃口。

「太子這段日子不知怎麼了,什麼都吃不下。」太子侍讀說。

皇后擔憂不已,慌忙握住了太子的手,疼惜地問:「意遲,你哪裡不舒服,告訴娘親?」

雲意遲道:「也沒什麼不舒服,就是孩兒最近總是沒胃口,不管什麼食物,看見就反胃。」

「柳貴妃!」皇后氣得攥起了拳頭。

她懷呦呦的時候,柳貴妃就三番五次地謀害她肚子里的孩子,更別說,她已經生出的孩子。

此刻,皇后能想到的幕後黑手就只有柳貴妃。

【大哥哥不是被柳貴妃害的。】雲呦呦嘴裏吐着泡泡。

不是柳貴妃是誰?

皇后轉身抱起雲呦呦的襁褓,熱切地望着小小的女兒。

【是麗嬪。】雲呦呦攥起了小拳頭,似乎想要揍一頓那個害皇長兄的壞女人。

皇后點頭。

麗嬪生了二皇子,如果害了皇長子,二皇子就是皇長子了。

槐安國向來是立長不立幼,沒了皇長子,二皇子便順位成了太子。

可麗嬪不過一個小小的嬪位,並不參與太子的飲食起居,是怎麼害皇太子的呢?

【大哥哥一月前是不是得到了一塊好墨?】

雲意遲擰眉:「那塊墨確實是麗嬪娘娘所贈,我讓太醫看了,沒有毒,我才敢用的。而且,二弟也有一塊一模一樣的,他先讓我挑的,我挑過的他才用。也沒見他中毒。」

麗嬪前不久讓兒子二皇子云浩淼拿了兩塊上好的灑金墨和大哥哥一人一塊。

雲浩淼讓哥哥先挑,挑剩下的他是他的。

兩塊墨一模一樣,也沒有什麼好挑的。

雲意遲隨意拿了一塊。

卻沒想到那塊墨特別好,墨質堅硬,黝而能潤,光澤細膩,舐筆不膠,入紙不暈。

因為那墨好,雲意遲每天都用那墨練字習帖。

況且,兩塊墨都在文華殿,二弟雲浩淼也在用,並無中毒癥狀。

【墨是沒毒,在研磨的時候,墨汁里的東西和硯台一接觸,就會有毒,大哥哥又那麼好學,每天寫好多字,自然中了毒。】

「這麼說,是硯台有毒?」皇后面色難看。

她想起那硯台是皇上賞給太子的,難道皇上也不容太子?

【硯台也沒毒,兩樣放一起就有毒了,比如, 牛肉無毒,毛薑也無毒,但牛肉和毛薑一起吃,就有毒。】

雲意遲一下子明白了,那硯台里一定加了什麼,和墨里加的東西混合在一起,就產生了毒。

皇后也明白了:「麗嬪好歹毒的心思!」

她讓侍讀去取來硯台和墨,查查是什麼毒。

既然中了毒,就要找解毒的葯。

【不用去查,用爹爹給我的鐵如意煮水喝,立刻會好。】

鐵如意還有這作用?皇后吃驚。

即刻讓德音用宮裡的湯婆子盛了甘甜的井水,將鐵如意放進去煮。

「煮多久呢?」皇后問。

【過一下滾水就可以。】

皇后忙親自煮了鐵如意,倒進白玉茶盞里讓太子喝了。

說也神奇,一盞水喝了之後,太子就說餓了,想吃餃子。

陪讀高興不已:「哎呀,這些天了,終於聽見太子說想吃東西了。」

德音興高采烈地去御膳房傳餃子。

殿內洋溢着歡喜。

雲呦呦只覺眼皮沉重,不知不覺間閉上了眼睛。

娘親和哥哥們的聲音,都漸漸地遙不可聞。

當了嬰孩,總是犯困。

再醒來時,已是夜幕降臨,主要是餓了,若不餓,她可能還能再睡幾個時辰。

剛一睜眼,就看見德音欣喜的臉:「九公主醒了。」

同時,雲呦呦感覺屁股地下一陣濕熱,正納罕呢,卻見德音擦了一把臉笑盈盈地誇讚:「咱們九公主竟與別的小嬰兒不同,撒尿的時候竟然像個皇子。」

雲呦呦大囧,尷尬得小腳丫能扣出一口井。

這不受控制的水火啊。

好在德音卻全然不在意,還笑得那麼溫柔,輕柔地給雲呦呦換上了乾爽綿軟的尿布。

【真是一位善良的好姑娘,我賜你一樁美好姻緣吧。】

德音一下子紅了臉。

身為小嬰兒的雲呦呦,還不會說話,但她的心聲,卻可以想讓誰聽見就讓誰聽見。

因為雲呦呦這句心聲,德音對小公主照顧得更加盡心,喚尿布的動作更加輕柔。

換好尿布後,雲呦呦一頭扎進滿是奶香的懷抱。

吃飽喝足後,雲呦呦睜着滴溜圓的眼睛四處瞧着。

【咦,怎麼換地方了?這是哪裡呀?怎麼不見娘親?】

「這是皇上特意給九公主準備的暖閣呀。」德音笑眯眯地說,「娘娘去看大皇子了。」

雲呦呦放了心,在奶娘懷中閉上了眼睛。

作為一個小嬰兒,她總是犯困,特別是吃飽了之後。

迷糊中,隱約聽見倆宮女說話。

「令儀,聽說皇上到柳貴妃那裡不知怎的就發了怒,摔死了柳貴妃的那隻鴆鳥。」

雲呦呦嘴角露出了一絲笑意,睡得更甜了。

*

隔日早朝。

鎮國大將軍柳沖果然彈劾國公府,說國公府私造龍袍,有圖謀不軌之意。

槐安帝大怒。

當即下令查抄國公府。

柳沖很得意地看着護國公張顯忠,心道:老匹夫,今日就是你和你那皇后女兒的死期。

柳沖原本一介平民,但因為他妹妹柳媚兒是皇帝的寵妃,連帶着雞犬升天,他也被封了鎮國大將軍。

官職是大將軍,實際上,他就是一個草包,根本不懂得帶兵打仗。

被無端誣陷圖謀不軌,護國公倒是很平靜,一副身正不怕影子斜的泰然自若。

柳衝心道:老匹夫,你還真沉得住氣啊,等查抄出龍袍,看你還有什麼話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