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驚!聽我心聲後,暴君的後宮慌了 第7章_淺官小說
◈ 第6章

第7章

丹陽殿。

精緻的楠木桌上擺滿了美味佳肴。

皇后在等皇上過來一起用午膳。

麥穗匆匆進殿,很不高興地說:「娘娘,別等了,皇上在來咱們宮裡的路上,被柳貴妃劫走了。」

皇后聞言,面色一暗:皇上終究是喜歡那狐狸精。

雲呦呦正喝飽了奶,在祝媽媽懷中閉目養神,聽了這話,笑了:【娘親放心,爹爹是去逮貴妃養的鴆鳥了。】

哦,原來如此。

皇后想起昨夜小寶寶的心聲,說皇上被柳貴妃鴆殺了,想必皇上也留心了。

她從奶娘懷中接過雲呦呦:「來,娘親抱抱。」

谷穗勸:「娘娘,請用午膳吧。」

皇后道:「我忽然沒了胃口,等一會兒再吃。」

【娘親,您不是沒胃口,您是等爹爹。爹爹是皇帝,餓不着的。您要當心自己的身體,吃飽了喝好了,才有精力對付那個歹毒的柳貴妃呀。】

被貼心的小棉襖一勸,皇后展顏一笑,果然拿起銀勺,先喝了一碗燕窩粥,又拿起烏木鑲金的筷子,搛了燉得軟爛的烏骨雞。

午膳後,有嬪妃貴人紛紛來給九公主送賀禮。

這是半年來,丹陽殿第一次有其她嬪妃來。

皇后也不看那些賀禮,只命德音登記造冊。

她自己則閑閑地靠着金絲軟枕,端詳着睡得正香甜的小女兒。

這才是真正對自己好的人。

那些嬪妃,不過是得知皇上昨夜歇在了丹陽殿,覺得皇后的後位還是穩固的,才來的。

要不然,她們都是去奉承柳貴妃的,絕不會來丹陽殿的。

「太子殿下,三皇子殿下,慢點呀,仔細磕着了。」谷穗麥穗跑得氣喘吁吁。

他們的前面,跑着倆小男孩,一個七八歲,長得神清骨秀,一看就繼承了槐安帝的優良基因。

另一個三四歲,長相嘛,真不好說,因為他渾身上下都肥嘟嘟的,臉太胖了,以至於眼睛都眯成了一條縫。

與其說他是跑進了丹陽殿,倒不如說他是滾進了丹陽殿。

他就是槐安國的三皇子云臻言,是皇后所生的第二個皇子。

「娘親,讓我看看小妹妹。」雲臻言笑嘻嘻地往皇后的榻上攀爬,可他太圓了,剛爬了一半就滾了下來。

他身後的奶娘慌忙用手護着,把他托到了皇后的榻上。

太子云意遲雖然只有七歲,卻是溫文爾雅、君子端方,先規規矩矩給皇后請了安,才走過來溫柔地注目着搖籃里的小妹妹。

雲呦呦正閉目養神,忽然臉上似乎有什麼冰冰涼涼的東西。

一睜眼,正對上一個胖乎乎的笑臉,那臉頰都快要貼到她臉上了。

瞧見小妹妹,雲臻言喜歡得緊,想也不想就把小手搭在了妹妹的臉上。

雲呦呦臉上冰冰涼涼的東西,正是雲臻言的小手。

「臻言,你身上有冷氣,別冷着小妹妹。」太子云意遲輕輕扯開弟弟。

雲臻言不好意思地笑了,奶娘趕緊抱着他去烘爐跟前烤手。

他的臉紅撲撲的,相比之下,太子的臉,卻有些蒼白,似乎並非一母所生。

「意遲,你的臉色怎麼這麼差,身體不舒服嗎?用過午膳沒有?」皇后拉着太子的手,一臉關切地問。

一邊的太子侍讀連忙說:「太子剛從文華殿下學,聽聞皇后娘娘生了小公主,午膳也顧不得吃,就來看小公主。」

令儀聞言,端了一碟點心過來:「太子殿下先墊補墊補。」

又讓小鄧子去傳膳。

雲臻言看見點心,眉開眼笑地滾了過來:「哇哇哇,龍鬚酥!好久沒吃了!」

伸手就拿一個往嘴裏塞。

瞧着小兒子狼吞虎咽的樣子,皇后滿目疼惜:「臻言也沒有吃午膳嗎?」

前段日子,因她說了句柳貴妃的不是,槐安帝讓她禁足丹陽殿,由柳貴妃協理六宮,想必柳貴妃容不下她的兩個孩兒,沒給吃飽。

雲臻言卻道:「吃了吃了,我吃了,柳娘娘對我可好了,我午膳吃了一隻烤乳豬。只是,我好久沒吃龍鬚酥了。」

皇后聽得目瞪口呆:「你一個人吃了一隻烤乳豬?」

「嗯。」雲臻言一邊嚼龍鬚酥一邊點頭,「那烤乳豬可香了,外酥里嫩,我天天吃。」

「還天天吃?」皇后的手指攥了起來。

好你個柳貴妃,你這是謀害我兒啊。

皇后一雙鳳目怒視着雲臻言的奶娘,奶娘心虛,慌忙低了頭。

傻乎乎的雲臻言還在那裡誇柳貴妃:「柳娘娘可好了,我說喜歡吃烤乳豬,她就天天給我吃,比娘親還要好。」

三歲小孩哪有什麼分辨力。

以為誰順着他給他吃好吃的就是對他好。

皇后心痛,卻不知該如何給三歲小孩講大道理。

【我的傻哥哥喲,你那柳娘娘可不是對你好啊,她可是害你啊,你瞧瞧你,才多大點,整個人跟個糯米糰子似的,用不了多久,你就會吃成一隻充滿氣的皮球,再稍微吃一點點就爆炸成一片片,到時候,你別說吃烤乳豬了,你什麼好吃的都吃不到了,連水也喝不到。】

雲臻言正讚揚他的柳娘娘,聽了這話,整個人都僵住了。

誰在跟我說話?

我是傻哥哥?

是小妹妹在說我嗎?

他舔乾淨了手上的龍鬚酥渣渣,邁着小短腿跑到小妹妹的搖籃旁。

小傢伙正躺在搖籃里,咧着沒長牙的小嘴沖他笑呢。

【是我在說你呀,柳娘娘想把你喂爆炸。】

雲臻言臉色都變了,眼淚汪汪的:「不,我不想爆炸,娘親,救我呀。」

他抱住了皇后的腿。

皇后擦乾淨了小兒子的眼淚:「從今天開始,不管柳娘娘給你吃什麼好吃的,你都不能要也不能吃,記住了嗎?」

三皇子含淚點頭。

可他的乳母卻說:「娘娘,如今錦瑟殿的那位正得聖寵,她的話,不能不聽啊。」

皇后看了一眼乳母,淡淡道:「常言道,花無百日紅,她如今得聖寵,不代表她一直盛寵不衰,即便她盛寵不衰,我做母親的,總也不能怕得罪一個受寵的妃子,將孩兒的性命棄之不顧!」

最後一句,說得極重。

奶娘察覺到不對,慌忙跪下:「奴婢也是勸娘娘一句,並沒有別的意思,望娘娘恕罪。」

「既有罪,怎能恕?!」皇后沉下臉來,「來人,將三皇子的乳母即刻逐出宮去,永不錄用!」

奶娘聞言,大哭起來:「三皇子,皇后娘娘要趕我走,你快求娘娘留下我呀。」

三皇子也依戀奶娘,抱着皇后的腿哀求:「娘,別趕走奶娘啊。」

【今日不趕走奶娘,明日奶娘就會把你從高樓下推下去,還說是你貪玩爬那麼高不小心掉下去的。你會被摔成八瓣兒,眼珠子都摔出來了。好慘啊。】雲呦呦在搖籃里哇嗚哇嗚。

啊???

雲臻言一下子鬆開皇后,連連對麥穗和谷穗說:「快把她拉走呀!我不要再看見她!」

奶娘原以為三皇子離不開她呢,剛才也不過是假哭,忽見三皇子這態度,直接懵圈了。

她倚仗着三皇子吃了她兩年的母乳,自覺自己對於三皇子比皇后還親近。

事實也的確如此,三皇子依戀奶娘甚於依戀皇后。

可忽然間,三皇子怎的就不要她了呢?這讓她怎能完成柳貴妃交給她的任務呢?

而且,她仗着給皇子做奶娘,一家人在外面也是作威作福,這要是被逐出宮去,將來她們全家上下的日子可都就不好過了。

「三皇子,你不要娘親了嗎?」她真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