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第6章(2)

,因她說了句柳貴妃的不是,槐安帝讓她禁足丹陽殿,由柳貴妃協理六宮,想必柳貴妃容不下她的兩個孩兒,沒給吃飽。

雲臻言卻道:「吃了吃了,我吃了,柳娘娘對我可好了,我午膳吃了一隻烤乳豬。只是,我好久沒吃龍鬚酥了。」

皇后聽得目瞪口呆:「你一個人吃了一隻烤乳豬?」

「嗯。」雲臻言一邊嚼龍鬚酥一邊點頭,「那烤乳豬可香了,外酥里嫩,我天天吃。」

「還天天吃?」皇后的手指攥了起來。

好你個柳貴妃,你這是謀害我兒啊。

皇后一雙鳳目怒視着雲臻言的奶娘,奶娘心虛,慌忙低了頭。

傻乎乎的雲臻言還在那裡誇柳貴妃:「柳娘娘可好了,我說喜歡吃烤乳豬,她就天天給我吃,比娘親還要好。」

三歲小孩哪有什麼分辨力。

以為誰順着他給他吃好吃的就是對他好。

皇后心痛,卻不知該如何給三歲小孩講大道理。

【我的傻哥哥喲,你那柳娘娘可不是對你好啊,她可是害你啊,你瞧瞧你,才多大點,整個人跟個糯米糰子似的,用不了多久,你就會吃成一隻充滿氣的皮球,再稍微吃一點點就爆炸成一片片,到時候,你別說吃烤乳豬了,你什麼好吃的都吃不到了,連水也喝不到。】

雲臻言正讚揚他的柳娘娘,聽了這話,整個人都僵住了。

誰在跟我說話?

我是傻哥哥?

是小妹妹在說我嗎?

他舔乾淨了手上的龍鬚酥渣渣,邁着小短腿跑到小妹妹的搖籃旁。

小傢伙正躺在搖籃里,咧着沒長牙的小嘴沖他笑呢。

【是我在說你呀,柳娘娘想把你喂爆炸。】

雲臻言臉色都變了,眼淚汪汪的:「不,我不想爆炸,娘親,救我呀。」

他抱住了皇后的腿。

皇后擦乾淨了小兒子的眼淚:「從今天開始,不管柳娘娘給你吃什麼好吃的,你都不能要也不能吃,記住了嗎?」

三皇子含淚點頭。

可他的乳母卻說:「娘娘,如今錦瑟殿的那位正得聖寵,她的話,不能不聽啊。」

皇后看了一眼乳母,淡淡道:「常言道,花無百日紅,她如今得聖寵,不代表她一直盛寵不衰,即便她盛寵不衰,我做母親的,總也不能怕得罪一個受寵的妃子,將孩兒的性命棄之不顧!」

最後一句,說得極重。

奶娘察覺到不對,慌忙跪下:「奴婢也是勸娘娘一句,並沒有別的意思,望娘娘恕罪。」

「既有罪,怎能恕?!」皇后沉下臉來,「來人,將三皇子的乳母即刻逐出宮去,永不錄用!」

奶娘聞言,大哭起來:「三皇子,皇后娘娘要趕我走,你快求娘娘留下我呀。」

三皇子也依戀奶娘,抱着皇后的腿哀求:「娘,別趕走奶娘啊。」

【今日不趕走奶娘,明日奶娘就會把你從高樓下推下去,還說是你貪玩爬那麼高不小心掉下去的。你會被摔成八瓣兒,眼珠子都摔出來了。好慘啊。】雲呦呦在搖籃里哇嗚哇嗚。

啊???

雲臻言一下子鬆開皇后,連連對麥穗和谷穗說:「快把她拉走呀!我不要再看見她!」

奶娘原以為三皇子離不開她呢,剛才也不過是假哭,忽見三皇子這態度,直接懵圈了。

她倚仗着三皇子吃了她兩年的母乳,自覺自己對於三皇子比皇后還親近。

事實也的確如此,三皇子依戀奶娘甚於依戀皇后。

可忽然間,三皇子怎的就不要她了呢?這讓她怎能完成柳貴妃交給她的任務呢?

而且,她仗着給皇子做奶娘,一家人在外面也是作威作福,這要是被逐出宮去,將來她們全家上下的日子可都就不好過了。

「三皇子,你不要娘親了嗎?」她真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