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驚!聽我心聲後,暴君的後宮慌了 第6章_淺官小說
◈ 第5章

第6章

這一夜,槐安帝宿在了丹陽殿。

夜夜獨寵的柳貴妃氣得給錦瑟殿的幾個粗使宮女每人賞了一把金瓜子。

宮女們起初還不敢相信貴妃娘娘竟然賞賜她們這麼貴重的東西。

都激動不已。

要知道,這金瓜子可是御用賞賜之物,皇上賞大臣的時候,不過幾顆,最多不過十幾顆。

貴妃娘娘竟然一賞就是一大把。

這一把,可夠一輩子吃用了。

正美滋滋呢,卻聽見柳貴妃讓她們將那些金瓜子吃下去。

宮女們嚇傻了。

金子沉重,若是吃進去,必然下墜壓迫腸胃。

而金瓜子又有稜角,必然會將腸胃劃傷大出血而死。

「貴妃娘娘饒命啊!」宮女們磕頭哭求。

可柳貴妃還是讓掌事太監把金瓜子塞在了那幾個宮女的嘴裏。

她就是這樣狠毒的人,不高興的時候,可是真要人命。

雖說,她只到宮裡半年。

可這半年來,死在她手裡的宮女不計其數。

被強行灌下去了金瓜子,宮女們絕望地嚎哭:

「爹啊!娘啊!」

「女兒不能盡孝了……」

忽然,她們的耳畔傳來一聲清晰的奶娃的聲音:

【哎呀,你們都別哭,這些金瓜子吃下去,我保證你們都能拉出來,別謝我,我是皇后生的九公主。】

吃了金瓜子的幾個粗使宮女同時止住了哭聲,她們面面相覷,臉上都露出了驚疑不定的神色。

【好了,都去上茅房吧。記住,拉出來了都別吭聲。】

宮女們聞言,歡天喜地地往茅房裡跑。

很快,她們都神清氣爽地從茅房裡出來,朝着皇后的丹陽殿的方向叩拜。

*

寬大的鳳床,左邊是爹爹,右邊是娘親,雲呦呦睡在中間,幸福得簡直不像話。

哎呀。

投胎成功,自救成功,救人成功,終於可以安心地睡個好覺覺了。

翌日,槐安帝陪着皇后用過早膳,抱着九公主捨不得撒手。

不知為什麼,抱着這孩子,他只覺得神清氣爽通體舒泰。

皇后卻催促他去上朝:「皇上,您是一國之主,當以江山社稷為重,快去上朝吧。」

槐安帝心有不舍,但也明白自己身上的責任與擔當,輕輕摸摸雲呦呦的耳垂,又讓懷恩傳口諭,着國公府誥命老夫人攜眾女眷前來宮中探望皇后及九公主。

國公府誥命老夫人就是雲呦呦的外婆。

辰時三刻,皇后宮中就來了很多人,都是鳳冠霞帔,穿戴很隆重。

「娘!」皇后看見老誥命夫人眼眶發熱。

自打嫁入皇宮,她已有五年沒見過娘親。

老誥命夫人顫顫巍巍地上前行了國禮:「老身拜見皇后娘娘。」

皇后含淚扶起老夫人,又行了家禮:「女兒拜見母親。」

老夫人心疼女兒,慈愛地勸:「清音,月子里可不興掉眼淚,皇上隆恩,讓我和你嫂嫂們來看你,咱們該高高興興的。」

另外幾位夫人都過來和皇后見了禮,她們是皇后的幾個嫂嫂、雲呦呦的幾個舅媽。

讓娘家人來宮中探視,這是難得的聖寵,皇后用帕子揩了揩眼角,露出了久違的笑容。

「來,讓我看看我的乖外孫女兒。」老夫人聲音慈和。

奶娘祝媽媽將雲呦呦的襁褓抱過去。

【外婆,您別看了,快帶着舅媽們趕快回家吧,那鎮國大將軍柳沖今天見了他妹妹柳貴妃,要設計陷害外祖一家呢。】

老夫人:「嗯???」

她以為她老了,幻聽了,怎麼好像聽到小外孫女兒在對她說話,好像還說的是關乎整個國公府命運的大事。

【三舅舅今天會帶回一個青樓女子,那女子包袱里有一整套的龍袍,她會把龍袍藏在三舅的書房裡,明日早朝的時候,鎮國大將軍柳沖會彈劾國公府,說國公府私造龍袍,有謀逆之罪。】

老誥命夫人忽然面色如土,身體也顫抖起來。

私造龍袍可是誅九族的罪過呀。

皇后倒是沉着,拉着老誥命夫人的手低聲道:「娘,此事干係重大,您和嫂嫂們速速回府,如果家中真有那物件,就如此如此……」

此時此刻的皇后,內心安定,她覺得能生出雲呦呦這樣的女兒,是上蒼有意護佑,國公府一定會化險為夷的。

見皇后神態自若,老誥命夫人也安心了許多:「清音,你也不必憂心,好在有我的乖外孫女提醒,娘會妥善處理的。」

說完就拜辭皇后帶着幾個兒媳匆匆出宮。

這日下朝後,槐安帝原本要來皇后宮中,可柳貴妃竟然抱着八公主乘着轎輦攔在半道。

「津郎……」柳貴妃眼含淚花,那模樣,楚楚可憐,又是萬般嬌媚。

若平素,槐安帝定然會心疼,可今天,他竟然生出了一絲嫌厭。

皇后處處以大局為重,而這柳貴妃,時時刻刻想著兒女私情。

「你身上可好些了?」槐安帝問,聲音冷淡。

柳貴妃詫異,不明白何以一夜之間,皇上就對她變了態度。

「還不大好,頭暈得厲害。」她聲音嬌柔,眼中泫然有淚,眼圈也有些烏黑。

昨夜,她一宿沒睡。

倒不是怕狸貓換公主的事情敗露。

要知道,她可是皇帝的心尖寵。

她相信,即便皇帝知道是她做的,也不會真的責罰她。

三個月前,她還活埋了李貴人剛出生的小皇子,她對皇帝說,那皇子會克她肚子里的孩子,皇帝也並沒有罰她,還照樣在錦瑟殿陪她。

可昨夜,皇后的孩子好好的,皇上竟然沒回錦瑟殿陪她!

她可是枯等了一宿!

此刻,她委屈極了。

「既然你身體還不大好,你又剛生了孩子,還是回宮裡好好休養,別在這兒吹風了。」槐安帝說完,徑直朝皇后的丹陽殿走去。

「津郎……」柳貴妃委屈大喊。

槐安帝沒有回頭。

「父皇!您留步!」柳貴妃懷裡的鳳祥公主忽然喊道。

槐安帝轉過身來,遠遠站着,並沒有上前抱雲鳳祥。

自打聽到雲呦呦奶聲奶氣的心聲,這個才出生就會說話的小公主,在槐安帝眼裡,就顯得平平無奇了。

而雲鳳祥卻自信得很,深以為自己是天降祥瑞,很得意地說:「父皇,請您到母妃宮中,兒臣有很神奇的東西讓父皇看。」

柳貴妃也說:「津郎,鳳祥可是鳳星臨世,咱們槐安國的將來,都得靠她。」

槐安帝皺眉:我泱泱槐安大國靠一個小女娃?

不過,他確實要看看鳳祥究竟讓他看什麼神奇的東西。

也就隨着柳貴妃的轎輦去了錦瑟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