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驚!聽我心聲後,暴君的後宮慌了 第5章_淺官小說
◈ 第4章

第5章

懷恩奉上鐵如意的時候,還深深地為九公主感到不值。

都是女兒,幹嘛給九公主八公主不要的東西?

這鐵如意,是前幾天藩國進貢朝廷的,槐安帝瞧着精巧,放在案頭把玩。

昨晚,竟夢見一個小娃娃抱着鐵如意撲進他懷裡。

他覺得,這鐵如意應該就是鳳星的物件。

可鳳祥竟然不要。

槐安帝試探着將鐵如意遞到雲呦呦面前:「瞧,爹爹送你的見面禮,喜歡不喜歡?」

皇后見了那鐵如意,心中凄然。

別的皇子公主一出生,不是賞金就是賞玉。

到了我呦呦出生,竟然是一塊黑鐵。

可雲呦呦簡直要仰天跪拜了,這分明是她做神仙時的隨身法寶呀。

此物不但可以降伏妖魔、祛除邪祟,還有一些除了雲呦呦,沒人知曉的妙處。

如意如意,此物就是如我心意的。

【喜歡喜歡,爹爹對我太好了,送我這麼珍貴的東西,我愛爹爹!】雲呦呦咧着沒有牙的小嘴,笑得開心極了。

槐安帝忽然心生慚愧,他這哪裡是對九公主好啊,不過是八公主不要的東西。

一剎那間,槐安帝心思有些跳躍。

鳳星究竟是鳳祥還是呦呦?

他抱起雲呦呦,寵溺地問:「呦呦是朕的乖女兒,還想要什麼,跟爹爹說。」

八公主開口就要食邑二十縣。

不知九公主要什麼。

【我要爹爹對娘親好,你看看,娘親這兒,炭火也沒有,好冷呀。】

為了把戲做足,雲呦呦小臉一皺,打了一個大大的噴嚏。

槐安帝這才發現皇后宮中,竟然連炭火也沒一盆。

俊美絕倫的臉倏然陰沉似鐵,想不到自己貴為一國之君,自己的女兒竟然出生在這樣冰冷的宮殿中,內務府的人都死絕了了嗎?

槐安帝當即脫下自己身上的明黃色江山萬代綢貂給皇后披上。

感受到貂皮的溫暖,皇后眼眶一熱。

可槐安帝眼底卻閃着冰峰般的怒意。

天子一怒,伏屍百萬。

惜薪司的那些管事的怕是要遭難了。

懷恩正想着,已經有八個太監腳步匆匆地抬着兩隻烘烘燃燒的青銅炭盆進殿。

內務府掌庫大太監緊隨其後,跑得氣喘吁吁,進來就叩頭,連連說前幾日沒有紅蘿碳,所以沒敢往皇后娘娘宮裡送普通的木炭,怕普通碳熏了皇后的鳳體。

今日剛好來了一批上等紅蘿碳,特意送來。

接着,又有送宮燈的,又有送錦被的,御膳房還送來了上好的夜宵。

兩個大烘爐很快讓丹陽殿一派溫煦,簇新的大紅宮燈,色香味俱全的膳食。

驟然間,原本冷清的丹陽殿,張燈結綵,好像過節似的。

雲呦呦剛在奶娘懷中吃得飽飽的,又被槐安帝搶在懷中。

槐安帝抱着女兒的襁褓,陪着皇后一起用膳。

麥穗和谷穗臉上都洋溢着笑容,他們為皇后重得聖寵感到高興。

可德音和令儀卻默默擦眼淚。

德音低聲對令儀說:咱們娘娘可算是熬出頭了,九公主真是皇后娘娘的小福星啊。

雲呦呦在父皇懷中,閉着眼,享受着如山的父愛,悠然地閉目養神。

忽然,她一下子睜開了眼睛,眼珠警覺地轉動着,就好像預感到危險的小鹿。

好像有人來了。

嗯,是柳貴妃的人。

槐安帝獨寵柳貴妃,給了柳貴妃特權,不管他在哪裡,柳貴妃宮裡的人,可以隨時隨地前來稟報,不限門禁。

那個女人一定是沒等到皇上處置皇后的消息,派人來打探消息了。

不行,我得先下手為強。

【咦,好可惜啊,我這麼好看的爹爹竟然被一個女人給騙得好慘,可憐呀。】

槐安帝眸色陡然一沉,他不光是槐安國最有權勢的男人,還是槐安國第一美男,做太子的時候,無論王侯千金還是平民女子,都以能親眼看一眼他為莫大榮耀。

他以為,全天下的女子都仰慕他,從來沒想過,竟然有膽敢欺騙他的。

那個欺騙朕的女人是誰?

槐安帝狹長的鳳眼危險地眯起,一瞬不瞬地盯着雲呦呦。

【算了,我不說,說了我這糊塗爹爹也不肯信。】雲呦呦故意賣關子。

你說,我信!我不信我女兒的信誰的?槐安帝如百抓撓心。

【是爹爹心心念念的柳貴妃呀。】

槐安帝搖頭,怎麼可能,全天下的女人騙朕,媚兒也不可能騙朕的。

【我就知道爹爹不相信,不過,等到柳貴妃鴆殺爹爹的時候,爹爹就相信了,不過,那個時候相信,就晚了……】

鴆殺?槐安帝脊背一僵。

槐安國律法,鴆鳥不可過江北。

可他的媚兒就喜歡鴆鳥,他特地命地方官將一隻鴆鳥進貢朝廷,送給了媚兒,以示對媚兒的寵愛……

說柳貴妃,柳貴妃的人就到了。

只見柳貴妃的大宮女合歡走進來稟報:「皇上,我們娘娘忽然心口疼,請皇上去看看。」

若往常,哪怕有十萬火急的軍情,槐安帝也要趕到柳貴妃身邊,可此刻,他只是冷冷地說:「心口疼,就去請太醫!」

合歡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怔了一怔,低聲道:「皇上,八公主正念着您吶。」

聽見八公主,槐安帝面色緩和下來,可他的隨身大太監懷恩卻道:「看不見皇上正抱着九公主嗎?九公主可是嫡公主。咱們槐安國,向來嫡庶有別,你難道讓皇上做寵妾滅妻的表率嗎?」

懷恩早就看不慣柳貴妃的囂張跋扈。

柳貴妃自恃深得槐安帝盛寵,把太監不當人看,包括皇帝身邊的大太監,有一次,竟然公然侮辱懷恩,說太監是連狗都不如的廢人。

柳貴妃只顧着討好槐安帝,哪裡意識到皇帝身邊的大太監的重要性。

以前,她獨得聖寵,懷恩自然不敢說什麼。

現在,皇帝喜歡九公主,懷恩自然希望帝後情深,主動為皇后說話。

聽了懷恩的話,槐安帝忽然意識到自己這半年來着實做的有些過份了,若是自己帶頭寵妾滅妻,那朝中百官跟着仿效起來,豈不天下大亂國將不國?

當即對合歡說:「你告訴柳貴妃,朕今晚要陪皇后。」

合歡目瞪口呆地望着槐安帝。

她不明白,究竟發生了什麼。

皇上一直都很寵愛她家娘娘啊,難道是今晚的事情暴露了?

不應該啊,以前貴妃娘娘也不是沒陷害過皇后,皇上不也是不問青紅皂白就原諒了貴妃娘娘嗎?

張皇后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自打柳貴妃進了宮,槐安帝就再也沒在丹陽殿歇宿過。

今夜是月亮打西邊出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