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第4章

柳貴妃深得聖寵。

從來沒人敢對槐安帝說柳貴妃一個字的不是。

全都是誇柳貴妃的。

這給了槐安帝一個錯覺,以為他的媚兒是天底下極好的。

可,剛剛,誰在說?

還叫朕「爹爹」?

難道是皇后生的小公主?

槐安帝原本看也不想看一眼皇后生的女兒。

若不是媚兒再三勸他,他根本不會來皇后宮裡。

此時,不免對皇后生的女兒也有了點興趣。

皇后也聽到了小寶寶的心聲,不免擔憂:哎喲,我的傻女兒,你說那狐狸精的不好是沒用的,搞不好,這暴君會殺了咱娘倆的。

槐安帝走至皇后榻前。

皇后大驚,以為槐安帝要傷害自己的小寶寶,卻不料槐安帝竟伸出手來接過了皇后手裡的襁褓,語氣罕見的溫柔:「來,讓朕看看朕的小公主。」

雲呦呦也期待着和皇帝爹爹的第一次見面。

還沒到槐安帝懷裡,就聞到了淡淡的龍涎香和濃濃的墨香。

繼而,眼前出現一襲明黃色江山萬代綢貂龍袍,明晃晃,好耀眼。

【爹爹身上有墨香,一定是批奏摺留下的,我爹爹是至聖至勤的賢德明君。】

千穿萬穿,馬屁不穿。

為了能給皇帝爹爹一個好印象,雲呦呦先來一串彩虹屁。

後宮生存第一條:抱緊皇帝爹爹的大長腿。

槐安帝聽見這奶聲奶氣的誇獎,心中歡喜。

滿朝文武常在他面前贊他是賢德明君他其實並不相信,以為那些人都在阿諛奉承。

而他的小公主這麼說,他一萬個相信。

當他的眼神跟懷中的小娃娃一對上,他就忍不住讚歎起來。

好一個粉雕玉琢的胖娃娃!

就在一刻鐘之前,槐安帝還將柳貴妃生的小公主驚為天人呢。

柳貴妃生的小公主,生出來沒有哭,直接吐字清晰地吟詩一首。

「雲想衣裳花想容,春風拂檻露華濃。若非群玉山頭見,會向瑤台月下逢。」

槐安國早於唐朝,槐安帝並不知道,這是後世一個叫李白的謫仙寫的詩。

他只以為是柳貴妃生的小公主做的詩。

又覺得這首詩仙氣飄飄,一聽就是仙人的手筆,更是歡喜。

太史令說得沒錯,我槐安國果然鳳星降臨,小公主一出生就會作詩,還做的是如此好詩!

槐安帝高興得將柳貴妃的女兒抱在懷中:「媚兒,這是我們的鳳星!」

見皇上高興,柳貴妃也趁熱打鐵,搖着槐安帝的胳膊撒嬌:「津郎,給咱們的給個封號吧?」

槐安國曆來是公主是到了及笄之年,即十五歲時,才會行冊封禮。

柳貴妃給剛出生的女兒討封號,不合規矩禮法。

但槐安帝卻當即給女兒定了名號——鳳祥公主。

若不是柳貴妃再三催促他來看皇后,他還真捨不得放開懷中的小公主。

心底還埋怨皇后,什麼時候生孩子不行,偏偏和柳貴妃一起生。

可此刻,瞧着懷裡皇后生的小奶娃,槐安帝竟然有點不想離開丹陽殿了。

小傢伙肉嘟嘟的臉頰,胖乎乎的小手,小嘴不停地鼓動,澄澈的眸子如同水晶般靜謐剔透。

好久沒見過這樣清澈的眼睛了。

槐安帝突然意識到鳳祥的那雙眼睛,竟沒有一絲嬰孩的純凈,反倒是,有些,有些暗含心機。

「皇后辛苦了。」槐安帝很難得地對皇后說了句溫柔的話,忍不住伸手逗弄起懷中的小傢伙。

他的手剛伸過去,小傢伙小小的手兒一下子握住了他的手指,澄澈的眼裡閃着星星般的光芒。

【哇喔,我爹爹長得好好看喲,玉樹臨風仙人下凡啊!】

這次,雲呦呦可以起誓,她絕不是拍槐安帝的馬屁。

是槐安帝真長得好看。

做神仙那麼多年,天仙地仙凡人男子,雲呦呦見過不少,還沒見過槐安帝這麼英俊的男子。

劍眉星目,金相玉質,龍章鳳姿,不怒自威。

朕的小公主誇朕長得好看?!

槐安帝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同時,他得意地看了一眼皇后。

見皇后神色如常,槐安帝更是得意。

他以為,只有他自己能聽到他寶貝女兒的心聲。

這可是來自小棉襖獨一份的偏愛啊。

皇后其實聽見了,卻裝作沒聽到,她的女兒說了她一直想對皇帝說的卻從來不敢說的話。

皇后其實長得也是沉魚落雁閉月羞花。

後宮其她嬪妃也都是千嬌百媚的美人。

可槐安帝為什麼那麼寵愛柳貴妃?

因為柳貴妃嘴甜會誇槐安帝啊。

有生以來,槐安帝他只聽過柳貴妃誇他長得好看。

皇后母儀天下,怎能說那樣輕薄的話?

其餘嬪妃,見了槐安帝都怕得不行,哪裡還敢說這樣的話。

只有柳妃,什麼話都敢對槐安帝說,當然,說得最多的就是迷戀崇拜槐安帝的話。

槐安帝至今還沒從除了柳貴妃之外的第二個人嘴裏聽到誇他長得好看的話。

文武百官就算溜須拍馬也不能說皇帝長得好看呀,怎的,皇帝是靠臉吃飯的?

廢話,整個江山都是人家的!

可此時此刻,被小傢伙這麼一誇,槐安帝心裏就像是吃了蜜糖,不由得嘴角揚起。

他平素是從來不笑的。

要不,怎會有「後宮暴君」的諢名?

【哇哇哇,爹爹笑了,迷倒千軍萬馬的笑啊。】雲呦呦讚歎。

軟糯清甜的奶音,簡直把槐安帝的心都萌化了。

「皇上,給孩兒取個名字吧?」見皇上對女兒露出了寵愛的眼神,皇后恭順道。

槐安帝道:「朕昨夜夢見一隻白鹿跑進了你這丹陽殿,詩經有云,呦呦鹿鳴,食野之苹,就叫雲呦呦。」

皇后聞言,心中不悅,覺得這名字起得太過輕率,怎用鹿和小公主做比較啊。

雲呦呦卻樂得差點沒蹦起來:【好好好,呦呦好喜歡這個名字,爹爹太愛我了!】

下凡投胎,竟然還是她的本姓原名。

大丈夫行不更名坐不改姓。

小女子也不能改。

這一點,天君還是很有分寸的。

別搞得跟凡人似的,一投胎轉世,都不知道自己姓甚名誰了。

女兒都沒意見,皇后自然也沒意見,蒼白着臉謝恩:「謝皇上給小公主賜名。」

「皇后不必多禮。」槐安帝竟然伸手將皇后攙扶起來。

剎那間十指相扣,皇后心中五味雜陳。

曾經,皇上雖然不喜歡她,但對她也是極為尊重的,常對眾嬪妃說,皇后就是後宮之主,後宮有什麼事情,都由皇后裁奪。

只因這一句話,後宮的嬪妃也都敬重她這個皇后。

可後來,柳貴妃來了之後,什麼都變了。

皇上竟然召集六宮嬪妃,直接對她說,整個槐安國,除了皇帝,就是柳貴妃最尊貴。

從那以後,眾嬪妃都不再來丹陽殿給皇后請安了,都去了錦瑟殿,儼然柳貴妃就是皇后。

念及此,皇后心若針扎,猛地抽回了自己的手。

槐安帝一時有些尷尬,轉而顧左右而言他:「九公主是何時出生的?」

一時,竟無人應答。

令儀和德音焦急不已,怕槐安帝發怒。

可當時她們都被虹筱打發出去了,根本不知道小公主究竟是何時出生的。

「皇上,您為什麼說呦呦是九公主?難道您確定呦呦比鳳祥晚出生?」皇后問槐安帝。

宮裡已經有了七個皇子,並無小公主,如果呦呦九公主,那必然比鳳祥出生的晚。

槐安帝道:「媚兒說鳳祥是八公主。」

皇后道:「呦呦是子時初刻落草的。」

槐安帝一愣:竟然比鳳祥還要早一刻。

鳳祥是子時二刻出生的。

卻又為難起來,因為媚兒已經說了鳳祥是八公主,若說呦呦是八公主,媚兒定然會傷心。

【九公主好,我喜歡當九公主。】雲呦呦眉眼彎彎,【呦呦不想讓爹爹為難。】

好懂事的孩兒,槐安帝高興不已,隨即喚御前大太監:「懷恩,把那柄鐵如意拿來。」

鐵如意原本是要賞給鳳祥的,但鳳祥只瞧了一眼就表示不喜歡。

柳貴妃也說:「物件向來以金銀玉石為貴,這塊頑鐵有什麼好的?咱們鳳祥不喜歡,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