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精品玉龍神醫》 第2章

《精品玉龍神醫》 第5章

精品玉龍神醫(許凡劉蘭)小說,文筆細膩優美,情節生動有趣,題材特別新穎,很好看的一篇佳作,作者登峰造極的金刀對人物心理描寫的非常好,小編為您帶來精品玉龍神醫大結局很值得一看喲。
…《精品玉龍神醫》第2章免費試讀離開白薇別墅,許凡坐在車裡一根接一根抽煙。
三年前,他躊躇滿志,發誓要在官場闖出一片天空。
沒想到三年後,他卻落到這步田地。
許凡心情就如此刻天氣一般,陰沉昏暗十分壓抑,看不到半點希望。
難道他的前途就真的像白薇說的那樣,徹底被堵死了嗎?
許凡不甘心啊!
想到父親臨終前拉着他的手說的那些話,滿腔憤恨將許凡整個人吞沒,握緊拳頭狠狠砸在方向盤上。
「爸,兒子無能,兒子沒能完成對您的承諾,沒法給您老伸冤報仇了!」
許凡絕望嘶喊,心裏滿是憋屈。
嗡……這時,手機忽然響起。
「秦局長,馬局長臨時通知要召開班子會,點名要求您必須要到。」
聲音悅耳甜美,但卻故意壓低嗓門。
打電話的是辦公室科員鍾雯晴,小姑娘半年前剛考進老乾局,因為許凡時不時指導寫材料,所以對許凡很是感激和崇拜。
「怎麼突然召開班子會?」
許凡眉頭微皺。
「不清楚,聽說馬局長接了一個電話就十分生氣,還在辦公室拍桌子了,你要有心理準備。」
許凡知道小姑娘是給他通風報信,原本糟糕透頂的心情稍稍有些好轉。
「好,我知道了,謝謝你!」
「哎呀,天明哥,你……你再這樣跟我客氣,我真的要生氣了。」
「好好,那以後就不跟你見外了。」
「這還差不多,你快回來吧,路上注意安全。」
掛斷電話,許凡思緒複雜。
自從半年前被流放老乾局,他基本就淪落成官場邊緣人,不僅縣委辦的同事們極力跟他劃清界限,就連老乾局這邊也是刻意冷落。
之前好幾次班子會,他這個副局長都是可有可無的對象,事後都被馬局長甩鍋辦公室忘了通知為由蓋過。
為何這次,卻專門點名他。
結合鍾雯晴的偷偷報信,天生的敏銳洞察力和混跡官場的經驗讓許凡有種不好的預感。
來到會議室,其他幾位副局長已經到齊,就連總是最後出現的馬局長也已經坐在那裡等着。
……會議很短,但對許凡而言卻猶如晴天霹靂。
他被舉報了。
因為性質嚴重,影響惡劣,牽扯太大,上級部門決定立刻給予許凡停職處分。
事發突然,由老乾局黨委先通知處分結果,後續上面會下發正式紅頭文件。
許凡不知道是怎麼走出會議室的,當聽到舉報人和舉報內容的那一刻,他整個人差點崩潰。
雨還在下,而且越下越大。
似乎連老天都在替許凡感到不公。
「姓白的,你特么欺人太甚!」
回到辦公室,許凡撥通白薇電話直接怒罵。
「欺人太甚?
我就欺負你了,你能怎麼樣?」
白薇好聽但卻尖酸的聲音傳來,甚至在電話那頭故意嘲諷。
「別以為老娘不知道你心裏打什麼算盤,今天小婉跟你離婚,你心裏肯定記仇了。」
「以後但凡有機會,你許凡一定會報復。」
「我可不想我跟小婉身邊隨時有你這麼一個隱患,所以最保險的辦法就是讓你永遠沒機會報復。」
舉報許凡的正是白薇。
剛才許凡剛走,她轉身就一個電話打到組織部,舉報許凡意圖在別墅對她用強。
雖沒有提及別墅監控視頻,但縣委常委差點被強,這還了得。
再加上許凡被李縣長針對的事情已經全縣皆知,於是組織部立刻做出對許凡嚴肅處理的決定。
白薇這麼做是因為她心裏清楚,以許凡的超群能力,一旦有合適的機會,對方一定會再次得勢。
所以她這次寧願搭上自己一些名譽,也要把許凡狠狠踩在腳下。
「好,很好,白薇,你這個賤人,你等着!」
「你還敢罵我?
信不信我告你誹謗,讓你直接坐牢,我……」白薇聽見許凡竟敢罵她賤人,立刻尖聲罵道。
然而說到一半卻發現許凡已經掛斷,氣得她在別墅里撒潑亂罵。
……許凡沒有在辦公室多待,簡單收拾了一下,帶走自己的私人物品。
他心裏很清楚,不出意外的話,這次停職估計他的政治生涯就會到頭。
現在家沒了,工作也告吹,精神瀕臨崩潰的許凡開車漫無目的遊盪。
「砰……」天色漸晚,經過一個路口時,雨天視線不佳加上心不在焉,許凡一不留神追了尾。
當看清追尾的車輛,許凡背後一陣冷汗。
人一旦倒霉,連喝涼水都塞牙縫。
他竟然追尾了一輛賓利。
而且對方還掛着省城牌照。
看到賓利車門打開,許凡也急忙下車。
「實在不好意思,是我全責。」
許凡極力放低姿態,因為太着急他甚至連傘都沒來得及打,就那樣站在瓢潑大雨中。
賓利車主是個女的,約莫二十七八歲的年紀,身材高挑亭亭玉立,黑色秀髮盤在腦後形成一個髮髻,盡顯高貴溫婉。
那白皙絕艷的小臉上,看不到半點瑕疵,她穿着一襲白裙襯出凹凸玲瓏,水蛇小妖不盈一握,露出的一小截腿白皙修長,宛如勾魂奪魄的藝術品。
傾國傾城,沉魚落雁。
她就像是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子,誤入凡塵。
白裙女人打着傘看了一眼追尾的地方,抬頭剛要說什麼,然而跟許凡四目相對瞬間,她絕美臉龐卻浮現掩飾不住的驚喜。
「許凡?!」
「我是,你……你是………」許凡一時愣在原地,看着眼前美若天仙的女人,他很確定自己並不認識對方。
女人確認沒認錯人,急忙把雨傘偏了過去,替許凡擋雨。
因為這個動作,導致她自己身上瞬間被雨水打濕。
「真的是你,你怎麼不打傘,看看衣服都淋濕。」
白裙女子言語中竟隱約帶着嗔怪和心疼。
許凡聞言,大腦更加一片空白。
幾百萬的豪車撞了,人家卻關心他衣服被淋濕,這……「我沒事,你小心不要被淋到。」
說著,許凡急忙伸手推辭。
不經意間,他竟然抓在女人的小手上。
許凡急忙收手。
看到許凡竟然關心她,而且一個大男人竟然有些局促臉紅,白裙女人頓時「撲哧」莞爾一笑。
不僅倔強非要把雨傘偏到許凡頭頂,同時還半開玩笑半認真道:「你剛才說是你全責,那你準備怎麼負責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