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姜燭祁霽 《祁霽姜燭完結無彈窗》 第21章_淺官小說
◈ 《姜燭祁霽小說》 第22章

《祁霽姜燭完結無彈窗》 第21章

姜燭祁霽小說資源帶給大家,作者姜燭擅長寵虐交加,文風獨樹一幟!作品受數萬人追捧,極具價值,人物塑造深受讀者喜歡,套路到極致也是成功!總之,這本書能夠讓人眼前一亮!…《姜燭祁霽小說》第22章免費試讀姜燭祁霽小說第22章    以前的姜燭,總是一身黑白,脾氣古怪,總是高高在上,自私自利。
似乎只要是她想要的,就一定得送到她面前。
她喜歡他,他就必須得喜歡她。
她討厭齊蝶,所以險些將齊蝶弄死。
甚至,他隨口一提齊家家產,她居然就能將齊家搞得支離破碎,死傷無數。
簡直是個徹頭徹尾的瘋子!
但現在正在買糖葫蘆的姜燭,看上去,卻並不那麼討人厭了。
「停車!」霍江北幾乎是下意識地說道。
司機立馬停車,有些疑惑:「霍總,是出了什麼事嗎?」
霍江北盯着不遠處的姜燭,抿緊唇,許久才說道。
「沒事,就在這裡停一會兒吧。」
司機一臉懵逼,還是聽話將車停在了路邊。
助理則順着霍江北的視線看了過去。
他知道,霍總突然要停車,肯定不是因為心血來潮。
應該是看到了什麼在意的人吧?
據他所知,霍總最愛意的,也就他藏在別墅里的齊蝶了。
難不成,齊蝶出來逛街來了?
好一個小嬌妻路遇總裁的戲碼!
助理就愛磕這個!
可下一秒,他就僵在了原地。
那不是,姜燭嗎?!
「霍總,那好像是,姜小姐?」助理不可置信地說道,「要不我們趕緊走吧,等會兒她要是發現您在這裡,事情可就不好辦了!」
姜燭一旦纏上霍總,那可謂是怎麼都甩不掉。
她脾氣很壞,特別喜歡打罵公司員工!
而他,身為霍江北的助理,可謂是沒少受到姜燭的暴擊。
導致他都要患上PTSD了!
霍江北沉默了一瞬:「不用。」
助理:「?那可是姜小姐!」
「嗯,我知道。」
霍江北其實也知道自己應該趕緊離開。
他並不想被姜燭纏上。
但不知道為什麼,看着不遠處拿着糖葫蘆的姜燭,他沒由來的,第一次希望,她能看到他。
此刻的姜燭,身上沒有一絲戾氣。
相反,他似乎從她身上,看到了以前姜燭的影子。
其實,如果是被這樣的姜燭纏上,他應該不會那麼討厭她的。
「姜小姐認識這車牌,怕是過不了多久,她就會過來了。」助理嘆了口氣。
殊不知,霍江北等的就是這個。
下一秒,姜燭突然抬頭,環顧四周。
霍江北的心,咯噔一下。
助理的心,也特么咯噔一下。
本以為,姜燭馬上就會發了瘋一樣,拚命跑過來,然後不上車不撒手。
卻不想,她就只是朝這邊看了一眼,隨即拿着糖葫蘆上了自己的車。
霍江北眉頭微皺。
助理懵了:「姜小姐居然沒看到我們嗎?」
在他記憶里,姜燭視力極好!
不,不是她視力好。
是李慧有系統。
她總能第一時間,感覺到霍江北的存在。
所以,不論霍江北出現在哪裡,不管他怎麼躲,李慧都能第一時間找到他,然後黏上他。
這對助理來說,是噩夢中的噩夢。
而這一次,他們的車離得並不遠,姜燭居然沒看到?
真的假的?
助理鬆了口氣:「這太好了,霍總,我們現在回公司吧。」
就在他為自己逃過一劫而感到高興時,卻不想,霍江北突然下了車,朝姜燭走了過去。
助理:「?」
霍總,終於是被逼瘋了?
只見霍江北大跨兩步,來到姜燭車旁,眼疾手快拉住她即將關上的車門。
他聲音冰冷,含着一絲怒氣。
「姜燭!」
姜燭疑惑抬頭。
見來人是霍江北,就更疑惑了。
這小癟三,平日里看到李慧,不都以千里每秒的速度逃命嗎?
今天看到她居然不逃?
啊呀啊呀,他是真不怕她揍得他去見他太奶是吧?
姜燭拳頭硬了:「幹啥?」
趁她好聲好氣,趕緊滾!
「為什麼拉黑我?」霍江北一字一頓地問道。
姜燭:「?」
她以為,李慧那些騷操作,已經快要把霍江北逼瘋了。
若不是為了齊家家產,霍江北怕是早就弄死李慧了。
所以,他現在這是個什麼意思?
哦——
還沒拿到齊家家產,所以着急了?
那他真的,挺不要臉啊!
「而且,為什麼這兩天的玫瑰花和其他禮物,都沒有了?」
自從上一次姜燭說要退婚時,他就察覺到了異樣。
那時她說話的那種口氣,根本不像是姜燭。
之後玫瑰花和每天都會送到的禮物,居然真的都沒有了。
遠記得之前不管他怎麼罵,姜燭都會堅持送的。
那時他才隱約明白,姜燭是認真的。
本來想打電話問清楚,卻發現被姜燭拉黑了。
不止是電話號碼,其餘一切聯繫方式,都被拉黑了。
她從他的世界,消失得很徹底。
「姜燭,你不要再鬧了。」
霍江北看姜燭的眼神有些複雜。
似乎,是在期待些什麼。
「你,是不是耳朵有什麼毛病?」姜燭問道。
「什麼?」
「我之前在電話裏面說得很清楚,我們已經退婚了,以後請務必老死不相往來!」
洗乾淨脖子。
等她治好小哥的腿,就來個天涼霍破!
想想還有點小期待呢!
霍江北愣了愣,眉頭緊鎖:「姜燭,你認真的?」
一低頭,對上姜燭冷漠疏離的眼神,他又頓了頓。
這眼神……
像極了當初的姜燭。
他抿了抿唇,第一次對她服了軟:「好了,之前都是我的錯,別再說什麼退婚不退婚的事情了,我不同意。」
姜燭:「?」
這人,不僅空耳,腦子還不太好使是吧?
姜燭晃蕩了一下手上的拳頭。
「看到這是什麼了嗎?」
本以為霍江北會害怕。
但沒有。
他竟失了神。
恍惚間,他似乎看到了以前的那個小丫頭。
那時,她也是張牙舞爪的沖他揚起拳頭。
「看到這是什麼了嗎?」
「拳頭!」
「再不服,揍你信不信!」
霍江北許久才回神。
他竟又想到那時的她了。
真是,時隔久遠的熟悉感。
但那樣的姜燭,早就消失無蹤了。
現在的她,傲慢自大,心狠手辣,絕非良善之輩。
不等霍江北說什麼,就聽姜燭奶凶奶凶的說道。
「拳頭!」
「邦邦硬的拳頭!」
「老子說了退婚就是退婚,你不同意?」
「你算老幾,你不同意?」
「再敢胡攪蠻纏,老子揍你去見你太奶信不信?」
「離我遠點!」
霍江北:「!」
和以前,簡直,一模一樣!
「姜燭——」
話音未落,就見姜燭已經上車,揚長而去。
助理被驚得僵在原地。
不得了了!
姜燭現在,不止是對其他人兇惡蠻橫了。
她連霍江北都不放過!
「霍總,你沒事吧?」
本以為,霍江北會像以前一樣,說幾句厭惡姜燭的話。
但沒有。
霍江北只是有些失神地看向漸行漸遠的車尾巴。
「霍總,你怎麼了?」
霍總回神,垂下眼眸。
「她好像,變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