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姜燭祁霽小說》 第22章

《姜燭祁霽小說》 第22章(2)


「姜燭!」
姜燭疑惑抬頭。
見來人是霍江北,就更疑惑了。
這小癟三,平日里看到李慧,不都以千里每秒的速度逃命嗎?
今天看到她居然不逃?
啊呀啊呀,他是真不怕她揍得他去見他太奶是吧?
姜燭拳頭硬了:「幹啥?」
趁她好聲好氣,趕緊滾!
「為什麼拉黑我?」霍江北一字一頓地問道。
姜燭:「?」
她以為,李慧那些騷操作,已經快要把霍江北逼瘋了。
若不是為了齊家家產,霍江北怕是早就弄死李慧了。
所以,他現在這是個什麼意思?
哦——
還沒拿到齊家家產,所以着急了?
那他真的,挺不要臉啊!
「而且,為什麼這兩天的玫瑰花和其他禮物,都沒有了?」
自從上一次姜燭說要退婚時,他就察覺到了異樣。
那時她說話的那種口氣,根本不像是姜燭。
之後玫瑰花和每天都會送到的禮物,居然真的都沒有了。
遠記得之前不管他怎麼罵,姜燭都會堅持送的。
那時他才隱約明白,姜燭是認真的。
本來想打電話問清楚,卻發現被姜燭拉黑了。
不止是電話號碼,其餘一切聯繫方式,都被拉黑了。
她從他的世界,消失得很徹底。
「姜燭,你不要再鬧了。」
霍江北看姜燭的眼神有些複雜。
似乎,是在期待些什麼。
「你,是不是耳朵有什麼毛病?」姜燭問道。
「什麼?」
「我之前在電話裏面說得很清楚,我們已經退婚了,以後請務必老死不相往來!」
洗乾淨脖子。
等她治好小哥的腿,就來個天涼霍破!
想想還有點小期待呢!
霍江北愣了愣,眉頭緊鎖:「姜燭,你認真的?」
一低頭,對上姜燭冷漠疏離的眼神,他又頓了頓。
這眼神……
像極了當初的姜燭。
他抿了抿唇,第一次對她服了軟:「好了,之前都是我的錯,別再說什麼退婚不退婚的事情了,我不同意。」
姜燭:「?」
這人,不僅空耳,腦子還不太好使是吧?
姜燭晃蕩了一下手上的拳頭。
「看到這是什麼了嗎?」
本以為霍江北會害怕。
但沒有。
他竟失了神。
恍惚間,他似乎看到了以前的那個小丫頭。
那時,她也是張牙舞爪的沖他揚起拳頭。
「看到這是什麼了嗎?」
「拳頭!」
「再不服,揍你信不信!」
霍江北許久才回神。
他竟又想到那時的她了。
真是,時隔久遠的熟悉感。
但那樣的姜燭,早就消失無蹤了。
現在的她,傲慢自大,心狠手辣,絕非良善之輩。
不等霍江北說什麼,就聽姜燭奶凶奶凶的說道。
「拳頭!」
「邦邦硬的拳頭!」
「老子說了退婚就是退婚,你不同意?」
「你算老幾,你不同意?」
「再敢胡攪蠻纏,老子揍你去見你太奶信不信?」
「離我遠點!」
霍江北:「!」
和以前,簡直,一模一樣!
「姜燭——」
話音未落,就見姜燭已經上車,揚長而去。
助理被驚得僵在原地。
不得了了!
姜燭現在,不止是對其他人兇惡蠻橫了。
她連霍江北都不放過!
「霍總,你沒事吧?」
本以為,霍江北會像以前一樣,說幾句厭惡姜燭的話。
但沒有。
霍江北只是有些失神地看向漸行漸遠的車尾巴。
「霍總,你怎麼了?」
霍總回神,垂下眼眸。
「她好像,變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