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第2章

  江擰想起很多事,和周治學過去的點滴,被周治學背叛、拋棄的絕望,還有這些年和外婆相依為命的艱難。
  為什麼,她明明沒有對不起誰過,都要這麼欺負她!
  眼淚,無聲落下。
  幾近絕望的那一刻,耳邊都是嗡嗡嗡的。
  直到忽然間,天光大亮,熱風撲面。
  一切痛苦掙扎都被叫了中止,她渾身顫抖着,只聽到劉總不敢置信的聲音。
  「靳……靳總。」
  傅崢?
  劫後餘生,江擰恍惚地睜開眼睛。
  方才那令她窒息到快要死去的噁心感已經退去,她不知自己是什麼情況,只是車門開了,她撐開眼皮,剛好有一點陽光透過樹葉縫隙落在她眼上,燙花了她的視線。
  看不清車門外男人的面容,只聽他聲音沉沉。
  「下車。」
  靈魂驟然歸體,江擰手腳發麻,卻還是撐着一口氣,將腿伸出了車外。
  猛一落地,身體就不受控制地往前栽去。
  預料的疼痛沒有到來,和那次在餐廳里一樣,傅崢接住了她。
  不同的是,這次,她正面跌在了他懷裡。
  淡淡的冷質香氣,不久前她曾聞過,是他身上獨特的香氛。
  「還能走嗎?」傅崢低沉的聲音透過胸腔傳遞到耳邊,如有實質。
  「能……」艱難擠出一個字。
  她試圖穩住身形邁步離開這裡,卻怎麼也使不上力了。
  腦中發暈之際,腳下一輕。
  傅崢將她打橫抱起。
  前後不過一分鐘,就像是一場噩夢,腳下一踩空,驟然醒了。
  醒來時,她在他懷裡。
  遠處吸煙的司機察覺到這邊的動靜匆匆趕到,一看傅崢抱着江擰離去,臉色大變。
  再次坐進車裡,江擰看着搖搖欲墜的天花板,想要說一聲謝謝,眼前卻黑了下去。
  只聽到傅崢吩咐司機。
  「去醫院。」
  ……
  「靳總,那位小姐醒了。」
  鼻息間是淡淡的消毒水味,江擰睜開眼,就見護士轉頭去叫傅崢。
  她順着視線看去,傅崢站在窗邊。
  身穿白大褂的醫生上來查看了一番:「沒什麼問題,多休息,等體力恢復了就能出院。」
  他對傅崢很是恭敬,並沒多留。
  江擰躺在床上,對上不遠處傅崢寂靜的眸子,思緒逐漸恢復。
  她想起來,他嘲諷她心思活絡。
  可千鈞一髮之際,也是他救了她。
  她扯了下乾涸的嘴唇,「……謝謝您。」
  傅崢唇瓣微抿,態度不冷不熱地應了一聲。
  護士進進出出,幫江擰扎針,又扶着她在床頭坐好。
  「有事按床頭的鈴就好。」
  江擰點頭。
  連護工都出去了,室內安靜下來。
  氣氛之尷尬,比上次他們在車裡那回更甚。
  傅崢沒打算多留,他拿上了外套,「有事自己叫護士。」
  江擰見他要走,下意識叫住他。
  「教授!」
  男人看了她一眼。
  江擰想起他曾給自己的警告,下意識換了稱呼:「……靳總。」
  「還有事?」
  他這樣刻意冷淡,彷彿她是什麼髒東西,江擰頓覺如鯁在喉。
  她沒別的想法,只是不想被誤會。
  「我沒有……」腳踏兩隻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