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第8章

拿出三十六道特殊分身拋出,在神念控制下,分身顯化本體,化作百米高的巨大銀杏樹。

以天罡排列,銀杏樹分身插在山谷四周。

玄璣運轉造化之道,不惜消耗大量法力化作生機,促使分身根莖鑽入地脈,很快植入靈脈之內,形成一個個影響靈脈輸送靈氣量的重要力量。

山谷位置非常特殊,雖然不是崑崙主地脈,卻是三十六道中小靈脈交匯節點。

靈脈的力量很龐大,但玄璣不用完全控制開與關,只需要不斷收緊、鬆開,三十六道下品先天靈根同時用力,引發靈脈靈力河不斷起伏變化。

頓時,隱藏的陣法露出端倪。

大陣陰陽二氣牽引數萬里地脈靈機,靈氣時多時少,讓這座先天大陣跟着不穩定起來,時隱時現。

要是有主陣大能控制,自然可以相應變化,從而繼續隱藏。

「居然是一座先天太極陣。」

雖然陰陽、三才、四象、五行等沒有高下之分,都可以演化無極、混沌,成就混元大羅金仙道果。

可在常人的印象里,陰陽兩儀無疑位格高上半步,最為貼近無極。

就如日後太極陰陽成道的太清老子,境界要比三才成道的玉清元始、四象得道的上清通天更高一籌。

但玄璣認為,這裏面有太多因素。

比如太清老子最早出世,修為高一點也就正常。

其次他以先天至寶太極圖作為本命道器,比玉清元始的三寶玉如意、上清通天的青萍劍高太多。

「還好是先天陰陽二氣為陣眼,地脈為陣基,不是先天陰陽類靈寶,不然以我現在能力,怕是無能為力。」

玄璣仔細目視着大陣,抽取兩絲陣力在手裡分析,一黑一白兩色陰陽光芒在手指上追逐不斷。

精通五行大道可得五色神光,修行陰陽大道,自然也有陰陽神光。

前者只是無物不刷,後者近乎無物不破。

封神中兩條一陰一陽蛟龍煉化而成的金蛟剪,就把闡教十二金仙打碎三花,減去胸中五氣,足見陰陽相剋之力的威能。

但想要參悟太極陰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在沒人指點、無人論道的情況下,需要花費很多時間。

「還是先吃飯!」

玄璣放出風雷小福地,先進入茅草屋旁邊的小倉庫,把裏面自己收集的崑崙玉石挑出幾塊比較方正的,拿起一件下品先天小刀削成桌椅。

又把削掉的邊角料,做成玉杯、玉碗、玉壺。

還銘刻上部分造化神文,讓它們變得更堅固,同時封禁靈氣外流,並吸納外部先天靈氣,提高靈機濃度。

「大道在上,昆崙山清凈散人玄璣上誥,今製成炤台、鍋、碗、瓢、盆數件,方便眾生飲食生存,延續生命繁衍,特稟告大道,望大道鑒之。」

等了好一會兒。

風還是風,雲還是雲。

在場只有一個小丫頭,正撅着小屁股對着他,心無旁騖地施展風法,把一塊大石頭切割削磨。

顯然,大道很忙,沒有時間回應一個小修士的小屁事。

「好尷尬,幸好沒有人看到。」

玄璣自我安慰一句。

風雷小福地懸浮在山頂上面,先天風雷大陣運轉不休,汲取着四周的靈機,為裏面的三十多棵中、下品先天靈根提供無盡靈氣。

玄璣完成常用生活用品,就準備把冰鎮起來的凶獸肉烤熟,開啟自己在洪荒世界的第一次吃肉。

赤霄已經完成了人生中自己的第一個手工藝術品——一個帶着濃厚克蘇魯風格的雕塑。

注意到玄璣的目光,熊孩子滿心驕傲地指着大章魚怪人,說道:「玄璣,好看嗎?」

「我結合你的樣子打造的!」

難怪看起來很眼熟。

玄璣難得沉默一會兒。

這丫頭是把自己與之前講過的章魚船長結合起來,也算是創造性微微增長了那麼一絲絲。

深吸一口氣,心中默念:我不生氣,我不生氣!

「霄啊,你這審美觀必須扭正過來。」

「洪荒不是扭曲的修仙世界啊,這裡沒有海盜和飛天荷蘭人海盜船,還有,我比戴維·窮絲帥多了!」

「起碼比他有錢,座駕比他的大,比他的好!」

小赤霄睜大眼睛,滿是問號。

玄璣隨手施法,把一塊邊角料雕刻成黑珍珠帆船,船頭站着伊麗莎白、威爾兩個小人,一人張開手,一人背後抱着。

看到這經典的船頭十字架,大男孩很滿意。

「瞧,這才是真正的藝術。」

赤霄把小腦袋搖得飛起。

「章魚怪人更好玩!」

算了,教導熊孩子不是一時半會的事。

冰鎮的凍肉再不吃,肉質就會變壞。

坐在精心雕琢的崑崙玉精凳子上,左手捏印,巧妙地控制住先天靈火熱量,右手隨手拎起這些天收集到的先天靈藥。

打開玉盒,取出裏面兩條來自某隻類似麋鹿、卻有一對黑色肉翅的獨角凶獸前腿,懸浮在靈火上方。

根據自身的九炁相生相剋原理、造化之道,利用這幾天對靈藥藥性的認知,用藥氣、神通祛除凶獸大腿的濁氣、煞氣,用靈焰烤熟,提高肉質的口感。

至於增長法力之類,就不要期盼了。

凶獸之所以是凶獸,正是因為它們體內大半是先天煞氣,與天地不容,所以才被大道嫌憎。

但經過自己改進的烹飪手法製作,味道應該很不錯。

赤霄乖乖坐在另一邊的玉石上,不玩鬧,也不晃跳,兩眼筆直看着烤肉,小嘴咬着自己的手指,上面全是她的口水。

對於赤霄一顆樹,為什麼喜歡吃烤肉這個問題。

玄璣只能歸功於小孩子的天性。

絕對不是他當年瞎灌輸惹的禍。

燒烤了好一會兒。

「赤霄,把烤盤拿過來。」

「biu」的一聲,狂風捲動,雷光跳躍。

風雷遁術本來就是天地間最快的遁法之一,著名的風遁大能中,大翅金鵬一翅九萬里,兩翅膀就是十八萬里。

雷霆更不用說,速度還在風之上,全力發揮的雷遁,足以與金烏一族的金烏化虹、大圓滿的縱地金光爭奪洪荒第一神速。

「給!」

赤霄舉着比她元神還大的玉盤放在頭頂,這是玄璣準備用來晒乾肉的。

玄璣把最好吃的前腿肉放在上面,並法力成刀,把本就切片的肉切得更細小。

然後拿出一堆上品後天靈果,施法壓成肉醬,擠出果汁放入玉瓶和酒杯。

「好了。」

「嘻嘻!」

赤霄把巨大烤盤穩穩地放在玉石桌上,端端正正坐在石凳。

先輕輕抿一小口果汁,學着玄璣的樣子,先漱口,忍着一點捨不得,輕輕吐在一個空杯里,隨手施法把倒入垃圾桶。

然後拿着一節下品先天雷竹分支製作而成的筷子,夾起一塊肉放入嘴裏。

「好吃!」

玄璣哈哈笑道:「那就多吃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