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第7章

今天吃雞?

赤霄的話,讓玄璣愕然。

現在洪荒到處是凶獸,別說是雞,只怕是雞蛋都很難找到。

元鳳肯定已經出世。

可不論是鳳凰蛋,還是孔雀蛋,那能烤嗎?

烤不熟的,絕對烤不熟!

其他靈鳥也很難說。

像西王母還在崑崙沉睡生長,等到龍漢大劫才會出世,她的座駕三青鳥只會更晚出世。

不過自己餐霞飲露這麼多年,好不容易化形,難道不該安慰一下腸胃?

把赤霄元神放在自己的肩膀,玄璣施展斡旋造化,把山頭中的一塊地收起來,縮小成一枚戒指,戴在自己的中指上。

有大量的九天息壤和三光神水,短時間內不用擔心赤霄本體會因靈機不足出現枯萎現象。

就連先天大陣也被囊括進去,讓山頭瞬間消失,像是被利刃切掉頂端薄層。

從山頭被他的根莖佔據開始,九天息壤、昆崙山石在漫長時光中,相當於被他法力時刻洗鍊,早已慢慢被煉化。

而玄璣的生滅大道,雖然不能把山頭煉成傳說中的小千世界,但化作一方獨立的微小天地不是難事。

他所在的山頭半徑有千里大,不是洪荒那些先天洞府、島嶼,動輒佔地幾萬、幾十萬里的龐大規模。

不管怎麼說,這裡是他和赤霄待了很久的家,他們在這裡享受無盡崑崙靈機。

把它拋棄在這裡,心裏還是有點捨不得。

他也沒全部挖走,只是小小挖了不過半徑十幾里的小地方。

這麼大的地方,足夠他和赤霄蓋房子居住。

前輩子,可連二環廁所都住不起啊!

玄璣心裏感慨一句,看一眼腳下千米下方的平整「小」坑,感覺有點不妥。

考慮一二,拿出一份功德打入山脈之中,算是償還挖走小小山頭的因果。

赤霄對着下方的仙山用力揮舞着小手,用着稚嫩的聲音做告別。

「大山哥哥,我和玄璣去吃雞了,你多保重。」

仙山雲霧騰起,像是在回應小丫頭的話。

騰雲駕霧飛到半空中,玄璣張開一雙金色的先天神目,洞穿靈機雲海。

這是先天跟腳的福利之一,先天道軀任何一樣,在封神之後,都可以多一個被稱為神的抬頭。

神掌、神眼、神心···

最著名的莫過於楊戩,父親是凡人,母親是仙神,半人半神跟腳,但他有一顆先天神眼,不知是不是繼承了母體的一些先天本源化形而成。

飛在雲海之上,一大一小才知道自己的老家有多大。

一眼望不到盡頭。

群山起伏,靈機薈萃,道韻非凡。

不過吃雞的願望註定沒法實現了。

兩人飛了一大圈,發現因為煞氣、濁氣的緣故,昆崙山樹木稀少,後天生靈還活着的,基本都成了凶獸,先天生靈、靈根一個都沒碰到。

大部分應該都在先天大陣裏面睡覺,少部分出世的,在這麼大的區域里,猶如滄海一粟。

不過這無法打消兩人遊覽崑崙的興趣。

玄璣負責飛行,赤霄負責牽引先天造化之氣進入戒指內。

而對於除非是純粹的先天靈氣,如先天陽氣、先天陰氣、先天五行靈氣等,否則一概不要。

先天混雜靈氣已經不入他們的眼。

趁着崑崙現在先天神聖大部分都在沉睡,自然趕緊吸收將來幾乎難以尋覓的頂級資糧。

一路上,兩人收集了大量蘊含先天靈機的材料和少量下品先天靈根。

因為先天大陣的遮掩和防護,兩人沒找到中品先天以上的靈根和靈寶,但這裡可是崑崙,哪怕是凶獸劫前的昆崙山。

極品、上品後天靈根的果實為數不少,至於靈根本身,兩人自然看不上。

之所以要果實,主要是兩人都是吃貨。

尤其是赤霄,嘴不能停,開心至極。

一路上走走停停,撿到最多的是百萬年以上的下品先天玉石,低於百萬年的沒要。

飛過一個不起眼的山谷上空時。

坐在玄璣的肩膀上,赤霄晃着小腿,看着下方張開雙手劃個大圈,說道:「玄璣,這裡的棉花糖好多哦。」

她知道玄璣喜歡吸納造化靈機,她也很喜歡,按照自己的理解,認為玄璣說的棉花糖大概就是這個味道。

玄璣停在半空中,神念掃視下方,一處深不見底的深谷,並沒感覺到大陣的存在。

但在氣機感應上,上品先天靈根與極品先天靈根不是差一個大境界那麼簡單。

就像是一千個准聖,也比不上一個聖人級的混元大羅金仙。

一字之差,謬以萬里。

知道這裡有天大好處後,玄璣就在暫時停歇。

他不敢直接下去。

先天大陣的恐怖,絕不是他現在可以亂闖的。

隨手丟出一枚太乙滅神雷,下落六里時悄無聲息的消失。

玄璣長吸一口氣。

太乙滅神雷是他最強的手段,哪怕是風雷大陣被砸中也會引發陣力暴動,在這裡居然連個水花都沒有。

「大魚啊!」

「不是魚,是棉花糖!」

赤霄小臉無比認真,嚴肅地糾正玄璣的錯誤。

在吃這方面,小丫頭非常嚴格。

「嗯嗯,是棉花糖。」

玄璣飛抵東側山頭上,讓赤霄全力丟一枚太乙青木神雷試試。

赤霄張開小嘴,雙手舉起朝天。

雙手之間雷霆法則閃耀,渾厚的法力滾滾流出,與雷霆法則融合,很快凝聚出一顆雷珠,並逐步吸收法力、靈氣變大。

銀色的雷光越來越亮,照耀着方圓數百里之地,足以和天上太陽爭鋒。

在她控制的極限時,小丫頭雙手對着山谷用力拋出。

銀光一閃,下方山谷再次無聲無息吞下神雷,不過這次出現一道道靈力水波,蕩漾起伏了一小會。

「嘻嘻,玄璣,下面那個罩子好厲害,把我的糖豆給吃了。」

赤霄雙手舞動,雙腳亂晃,在他肩膀上扭個不停。

花費這麼多法力,小丫頭臉不紅、氣不喘。

反而有些躍躍欲試,想要再砸幾顆神雷下去。

這讓玄璣想起了自己小時候砸水漂的歡樂,這種無憂無慮的單純快樂,成年人很難明白。

「它還喝地底下的水。」

玄璣先是不解,但很快醒悟過來。

難怪大地之上的靈氣沒有絲毫反應,下面這座大陣與吸納天地靈機的先天風雷大陣截然不同,依靠的是昆崙山靈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