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第6章

「還是得靠自己啊!」

玄璣拿着一根樹枝,不時撩撥一下水池裡的破刀。

自從可以知曉毀滅之刃的由來,兇刀對他的抗拒減少了一大截。

雙方也算是深入交流一回。

玄璣也因而可以一邊參悟自身的造化之道,一邊參悟毀滅之刃的毀滅之道,然後把兩者結合起來,演化為更高的生滅大道。

期間,他又多收了三十幾根化身。

直到自己手頭共有三十六根特殊的化身時,受損的本源不僅徹底恢復,並日漸突破原有,直至上品先天靈根的極致。

這要感謝小仙杏。

元神也伴隨強化到一個新的層次,併產生附帶的小福利,那就是對天地節氣、時間流轉有了十分清晰的感知。

也就從這時候開始,他開始記載歲月時光。

根性無法突破,轉而煉化先天造化靈氣轉為法力,並繼續提升自身的生滅大道。

如此經過一萬abc八百多年,元神微微增強一些,一直拖後腿的法力徹底跟上境界層次,並反向追過,渾厚到元神無法繼續擴充的程度。

生滅大道在這裡已經悟無可悟,先天風雷大陣徹底領悟,由此學會三十六天罡中的呼風喚雨、駕霧騰雲。

從小仙杏本體先天道紋那裡學來的飛沙走石、掌握五雷兩項大神通,基本改無可改。

閉關修鍊已經無法滿足自身進步。

玄璣輕笑一聲。

「該化形了!」

九色不同的神光沖霄,被風雷大陣化解。

道音陣陣,與風雷嘶吼交織在一起,無盡的靈光如同洪水一般滾滾流向山巔,讓山頂轉動的黑白異象越發驚異。

先天造化靈氣、混沌之氣、神魔煞氣、先天濁氣,一股腦地倒卷山頭。

鬧出這般大動靜的源頭,一株高一丈的銀杏樹屹立不動,一片片紋刻着先天大道神文的葉片時而綠色,時而為金色,在生與滅之間不斷橫跳。

一條條先天大道神紋包裹住樹身,綻放出無量神光。

良久之後,山頂少了一棵樹,多了一位身穿黑白道袍的年輕人。

相貌堂堂,雙目有神,明明是道人打扮,渾身透着清凈自然,卻又帶着一股殺伐不阿的浩正強硬。

長發被三十六根黑白繩索束縛成馬尾辮,先天道軀一呼一吸,與天地共鳴,法力清凈無暇,洋溢着圓滿的意味。

大道監察,天道不出。

這個年頭,化形、破境不用擔心被雷劈。

又有無窮無盡的先天造化靈機、混沌靈氣等修行資糧,出門還能撿到寶貝,可以說是洪荒修士們最美好的時代。

早起的鳥有蟲吃,早出生的修士好處大大的。

小仙杏比玄璣還高興。

因為玄璣經不住她的懇求,答應她,化形成功,就把游神御氣教會她,她期盼這一天很久了。

「玄璣,玄璣。」

聽到仙杏急不可耐地提醒,玄璣神念鏈接仙杏樹,把相關法門傳遞給她。

片刻之後,一個看起來只有三四歲的可愛小女孩穿着白色的公主裙,在玄璣的四周跳來跳去,歡樂聲充斥小天地。

裙子由風雷之力交織而成,煞氣、濁氣一靠近,就被驅散。

玄璣這些年境界提高、實力變強,轉化煞氣、濁氣的效率也翻倍上漲,獲取的大道功德跟着提高。

吃的功德多了,小仙杏本體內的無形禁錮消除部分,靈智增速也快了不少。

「玄璣,我以後叫赤霄。」

小仙杏元神雙手叉腰,懸浮在他面前翹着小鼻子得意說道。

霄,日旁氣也,居於九天,無形亦無相,遇陽化雷,遇陰生風。

至於赤,仙杏樹是紅色的,而且果實也是。

玄璣有些發愣。

這個名字有些耳熟,好像九州第一號大流氓劉邦的大寶劍就叫赤霄,斬殺了一條五步蛇,騙得一大群人跟着他混。

不過以霄為名在洪荒也屬於張偉類似的大路貨。

大名鼎鼎的三霄娘娘不用說,鴻鈞住的老窩叫做紫霄宮,天帝辦公的地方更是號稱凌霄寶殿。

大道賜名時肯定沒考慮過其他霄的想法,所以才會直接取名凌霄。

鴻鈞大概率是不在乎虛名的,這一位是實利主義。

否則他的童子昊天入主天庭,成為天帝,第一件事就是改宮殿名字。

赤霄不知道玄璣心裏狂奔的亂七八糟心思,正興奮地提起自己的裙子,生怕玄璣看不見。

兩條小短腿,更是在他眼前晃來晃去。

「玄璣,快看,快看,我的裙子漂亮吧?」

玄璣捏着鼻子,昧着良心點點頭。

當年他刺激赤霄時,沒少用識念傳達自己的所見所聞,從麥當勞的啃得雞,到灰太狼的烤全羊,一窩蜂灌輸給她。

沒想到她為了記住食物,居然把圖像放在裙子里。

只是這丫頭的審美觀明顯歪得太厲害。

誰會在裙子上綉上一群沒有羽毛的飛雞、吃着羊排的刀疤臉灰狼,胸口還紋着一個大大的滑稽···

「莫非是我教錯了。」

不,這口鍋不背!

他當年給大侄女買的裙子,綉着的可是漂亮的豬佩奇。

「赤霄,這衣服太好看了,平日里還是藏起來,等到逢年過節再穿上。」

玄璣用哄娃娃的方式,對着赤霄笑着說道:「來,把衣服幻化成這個樣子。」

把記憶中的那部仙俠遊戲的第三部,龍葵的廣袖流仙裙樣式傳遞給赤霄,瞬息之間,小公主變成了小仙女。

玄璣滿意地把赤霄元神抱起來。

打量一番後點點頭。

赤霄似乎有點不喜歡廣袖流仙裙的樣式,但她是乖女孩,看到玄璣很喜歡,心裏的小苦惱很快不翼而飛,重新變得活潑歡快起來。

別看赤霄小,但她漫長歲月積累的法力雄厚得不像話。

哪怕被玄璣忽悠,大部分精力用來養他。

可她的本體依舊會自行汲取靈機,真要打起來,小丫頭隨手一記太乙青木神雷。

玄璣也只能用融合毀滅道韻的太乙滅神雷抵擋。

雷法是萬千法門中威力最強大的,而赤霄天生與風雷契合,同樣的雷法在她手裡威力增加一大截。

哪怕是玄璣改進、教導的掌握五雷,但青出於藍而勝於藍。

不過這也是好事。

玄璣走得的生滅大道,以自身的造化殘缺大道,學習、吸收毀滅之刃的道韻,形成生滅循環。

而赤霄自然以風雷為本命大道,懵懵懂懂的她按照自己的心做出最適合自己的道路,她不像玄璣想得那麼複雜,擔心戰鬥時火力不足,在本命大道之外,引入新的道。

「今日我們出去,去看看現在崑崙是什麼模樣,你說好不好?」

赤霄目光一亮。

「好啊,我們一起出去玩,這裡太沒意思了!」

「玄璣,我想要吃啃得雞,還有烤全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