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第5章

這樣又過了漫長歲月,也許是百萬年,也可能是千萬年。

在仙杏的無私幫助下,加上功法的不斷改良優化,玄璣原本屬於上品先天靈根的本源不斷壯大。

本源順利恢復,弱小的元神受本源反哺,也跟着大踏步提升。

原本無法承受破刀的殺機煞氣,連靠近都會感覺元神被割裂,現在已經可以不時作死地用枝丫撩撥一兩下。

在被調戲了不知道多少次、砍斷多少根銀杏樹莖後,破刀凶靈徹底選擇了躺平。

不玩了,你愛怎麼摸就怎麼摸。

玄璣笑道:「小刀,你要是早點認輸多好?」

破刀沒有理他,靜靜躺在三光神水池裡。

把根莖捲住刀柄,元神識念輕輕延伸過去,與破刀的凶靈接觸。

元神感受到劇烈的刺痛,就像是被無數利刃切割。

兇刀並沒有出手,只是樹根碰觸刀體,也就接觸到破刀自帶的凶煞道韻。

玄璣沒有鬆開,然後神念感受到了部分殘缺不全的知識。

毀滅之劍。

混沌神魔崩天道人的成道之器,執掌毀滅之道,在混沌abc神魔中排得進前十強。

可惜主人最後飄了。

崩天道人拿着毀滅之劍,和其他魔神一起群毆盤古。

這能去嗎?

結果不用說,被混沌第一單挑王一斧頭砍死。

半邊劍刃被開天斧打碎,剩下半邊滿是裂紋,從混沌靈寶跌落為上品先天靈寶,同時攜帶崩天道人的部分毀滅道韻和無盡怨恨。

「太可惜了!」

玄璣感覺很遺憾,鴻蒙靈寶啊,比先天至寶還高出一個大層次,這要是被自己化形後煉化為護道靈寶。

洪荒之大,哪裡不能去?

話音一落,樹身顫抖幾下,劇烈的痛楚讓他不由慘叫一聲。

雖然已經成為破落戶,但破刀還是很傲氣的,不是誰都能和它和平相處。

交個朋友就已經很給面子,這個傢伙居然想騎在它頭上做主人!

毀滅之劍有點小生氣。

一條細長的根莖快速變黑,凶戾殺機侵蝕而上,銀杏樹根莖的先天大道紋路接連破碎,在黑色蔓延至主幹前,玄璣主動切斷根莖。

當然,砍掉自己的一條腿,絕對會很痛就是。

不過砍啊砍,次數多了,也就習慣了。

而且因禍得福,幾十萬根中砍掉的幾根小腿···根莖,居然吸收不少三光神水、九天息壤和海量造化靈機成功活了下來。

要是蟠桃樹的3600枝丫也有這樣的伙食,所結果子必然更加非凡,當然,就算是最差的蟠桃分支,人吃了也能成仙,起碼也是先天靈根。

玄璣煉化第一根枝丫之後,發現它們類似分身一樣,完全被自己掌控。

但又有些不同之處。

比如破刀的先天毀滅殺機,與根莖的造化道紋巧合融合起來,變成一個生滅一體的殘缺大道神紋。

分身品級永久性跌落為下品先天靈根,並且無法恢復,但形成的毀滅道紋,以價值來說,遠遠超過自己因此損失的根莖本源。

造化之道很高明,但在爭鬥方面就有些不足。

而崩天道人的毀滅之道,天生與造化大道相反,無疑是窮凶極惡的大本領。

有了這本事,在鬥法方面有很大的加成。

這讓玄璣大喜過望,不惜分出四分之一的時間研究生滅神文。

除了學會毀滅之道的皮毛之外,還有一個大的收穫,他從中領悟出另一道三十六天罡法中的游神御氣。

所謂游神御氣。

簡單說來,就是元神可以離開身軀,受神通保護,不畏天地外力侵蝕,還可以駕馭靈氣施展道術神通。

這讓玄璣起碼可以在化形前,脫離本體外出散步。

別看這很簡單。

實際上元神脫離身體,在洪荒行走是一件高危行為。

不說天雷罡風,單單是瀰漫天地的煞氣、濁氣,都能對元神產生致命威脅。

不過之前元神弱小時,他還不敢離開本體,怕被風刮雷劈。

「小刀啊,毀滅之劍這個名頭不好,要去換個名字。」

玄璣元神脫離本體,九炁流轉,形成無數大道紋理,如同九色皮甲披在元神身上,四周流竄的厲風狂雷不僅無法對他造成傷害,反而成為九色皮甲的一部分。

只有煞氣、濁氣才能抵消一點點九炁,但轉眼又被元神法力補充完整。

破刀靈光非常凶,那點靈性哪怕被混沌頭號殺手用開天斧重創,但氣勢不減。

對於玄璣這個實力弱小、口蜜腹劍的惡鄰,破刀凶靈都不帶看的。

如果它有眼睛的話。

「你不說話,我就當你默認了。」

玄璣蹲在三光神水池邊,把被神魔怨氣徹底腐蝕的根莖撿起來。

很可惜,沒能扛住毀滅法則,本源已經湮滅,隨手丟到一邊。

「崩天已死,你也沒了半邊身體,以後你就叫毀滅之刃吧,我勉為其難收你做小弟。」

作為上輩子玩魔獸的老盜賊,為了刷出這把武器,熔火之心裏最後BOSS炎魔拉格納羅斯沒少遭老罪。

自從掌握游神御氣,玄璣還是第一次正式出遊。

一旁的仙杏枝丫瘋狂舞動,比玄璣還興奮。

「我要學,玄璣,我要學這個!」

兩三歲小女孩的糯糯嗓音響個不停。

小仙杏很想學游神御氣,但玄璣就是不教。

不是他小氣,而是擔心小孩子調皮,元神出遊,不知道大陣危險,直接跑進去。

萬一沒破開,那就慘了。

萬一破開了,那就更慘。

昆崙山可不太平,天知道這裡會不會有凶獸出沒。

「等你長大幾歲,我就教你。」

玄璣忽悠道。

「那得多久啊?」小仙杏問道。

玄璣笑道:「放心吧,很快就來。」

「好噠!」

小丫頭就是這麼容易被忽悠。

返回本體,以樹枝靠近先天風雷大陣,融入毀滅之道,施展乙木雷法。

雷霆砸入大陣,引發陣力波動,大陣加速運轉,露出內里的玄妙。

開始與大陣較勁。

洪荒先天神靈、先天靈寶、先天生靈、先天靈粹等等,幾乎都有威能不一的先天大陣守護。

潛力越大,沉睡的時間越長,守護的大陣越厲害。

這是大道對他們的保護。

同樣也是考驗。

就像玄璣,哪怕可以元神出遊,可如果對大道認知不深刻,沒有悟出幾門拿手神通,煉化伴生靈寶,就無法掌握先天大陣,那就得乖乖躲在家裏面。

畢竟,連大道留下的大陣都沒辦法破開,出去死亡的概率非常大。

經過很多年的研究,玄璣得出一個讓他羨慕嫉妒的結論。

這座先天風雷大陣之所以沒有陣盤,也沒有靈寶作為陣眼鎮物,原因是它根本就是仙杏樹先天風雷大道神文對外投射的力量。

也就是說,仙杏樹就是大陣力量來源。

不過以仙杏那點元神靈智,別說控制大陣,就是調整、壓制都沒辦法做到。

就像後天人類的兩三歲的小女孩,是推不動幾百斤重物的。

僅僅是內在大道神文投射,就能形成一座先天風雷大陣,仙杏的這份底蘊着實震撼,絕對屬於洪荒最頂端的一小撮天命真子專有。

尤其是,光吃靈機不結果,光領工資不幹活,是很容易長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