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第2章

忙了一夜的陳鋒抬起頭,竭力擠出微笑,讓自己盡量表現得還像個人。

「早安,太陽。」

又轉過頭。

「早安,小仙杏。」

小仙杏不像高高在上的太陽那麼無禮,歡快地對他招手。

幾道細小雷霆落在他身上,那叫一個刺激。

「嘩嘩嘩」。

風雷環繞的神異杏樹,晃動着枝丫,一片片葉子上划動着一滴滴晶瑩的水滴。

無數葉片同時倒向陳鋒,倒給他下面的嘴——樹根。

陳鋒,或者現在的玄璣,全力吸收着銀白靈液。

這是凝練一夜的月光,混着先天造化靈機,形成月光一般的頂級靈液。

不早點喝完,被陽光籠罩,會逐漸散失。

杏樹輕輕晃動,風馳電掣,雷霆閃耀。

杏樹不是普通樹,這是洪荒十大極品先天靈根之一的仙杏。

仙杏樹與三十六品造化青蓮(也有可能是二十四品)、黃中李、蟠桃樹、人蔘果樹一樣,天生為大道產物,隸屬先天風雷靈根。

這是一棵天生招風帶電的果樹。

沒有厚臉皮,碰觸一下,整個人···樹都給你整麻。

玄璣初來貴寶地,元神誕生時,以為自己的皮足夠厚實。

結果,差點被電得元神出竅、七竅冒煙。

不過久而久之,也就有些電免疫。

仙杏樹經過一會,也就是一萬零八百年,吸收無盡靈機,才會成熟三十六枚仙杏。

時間比先天壬水蟠桃樹、先天戊土人蔘果樹成熟期略多幾百年,果實數量接近,但好處不同。

普通人吃下一顆仙杏,便能掌握風雷之力,同時成就壽元無盡的太乙金仙。

比不上三會年成熟的先天木屬靈根黃中李,吃一顆李子當大羅金仙,但架不住別人量大管飽,並掌風、雷神通天賦,而且不影響以後的晉陞。

就是一頭豬吃了,也可以去天庭耍鎚子、當雷神。

像黃中李,吃了固然可以成為大羅金仙,但空有法力,卻無對應的道行法則。

就算想進步,也沒法提升。

仙杏不同,既有太乙金仙的大法力,還有兩道風、雷先天大道法則。

當然副作用也有,以後只能修行風、雷大道。

除非有大毅力、大氣運、大悟性,以及最最重要的大靠山,徹底煉化先天風雷道源,否則有風雷法則排斥,很難形成非風雷以外的天地法則。

玄璣根莖把仙杏樹贈送的禮物吃下。

冰冷的月華,混着濃郁的先天造化靈機,長長一口氣喝光,全身飄飄欲飛。

整個人···樹打了一個哆嗦。

「謝謝小仙杏。」

有種喝冰鎮快樂水的感覺!

在洪荒,時間最廉價。

生命很短的人類把年月日、時分秒來計數,珍惜每一刻。

但在這裡,幾萬年都只是一個小小的盹。

他打了無數個盹,都已經數不清了。

為了不讓自己在無盡的孤寂里變成神經病,玄璣只能讓自己先染上一點中二病。

他是群體性動物,長期一個人獨處,要麼成為瘋子,自己跟自己說話,要麼成為野獸,只會吃喝拉睡。

他成了第三種——一棵樹!

···

洪荒大地,寬闊無垠。

作為大地靈脈祖根,昆崙山群山起伏,佔地億萬里,無數神山高拔入雲,不知其有多少萬里。

造化鍾神秀,陰陽割昏曉,靈機薈萃,處處有道韻瀰漫。

每當早晨大日陽光普照,映照在浩蕩無邊的清靈之氣,形成九彩神光籠罩在群山。

此時,天地秩序安定不久。

日月星辰,定時運轉,四季輪迴,循環不休。

清靈之氣濃郁成雲,厚積到足以讓未來修行者痛哭流涕的程度。

這個時候誕生的生靈,真是應運而生。

天生有龐大的先天本源,揮手之間,有無盡道韻顯化。

生而知之,以大道恩賜的先天神文為語言、文字。

一言一詞,契合大道。

但這類生靈相對於廣闊無邊的天地來說,異常稀少。

玄璣在山頭生活了無數年,算上仙杏樹與自己,始終沒看到第三位。

「呼呼」。

在無數細小罡風、雷霆中,每一片樹葉張開,吞納晨曦太陽光華。

山腰以下,開天濁氣凝結成黑雲,與上方清靈之氣黑白分明。

在兩者之間,還有更特殊的煞氣。

數量不如崑崙山脈的濁氣、清氣,但無所不入。

這是盤古大神斬殺abc混沌神魔後,神魔不甘心隕落,淪為洪荒大地的本源,死後怨念裹挾着開天大劫的殺機,帶着毀滅洪荒的恨意,化作洪荒煞氣。

不知道多少洪荒第一代生靈,被煞氣污染神智,淪為只會毀滅、殺戮、吞噬的凶獸。

風雷福地處於崑崙最高的幾座山峰之一。

仙杏、玄璣矗立在頂端,可以俯瞰下方無盡仙山。

四周空無一物,連根草都找不到,諾大的地皮,除了仙杏樹所在的,全被玄璣佔據,生長着一棵棵細小的枝丫。

爭奪天地養分,早日化形成人,刻不容緩。

玄璣絕不容許自己的地盤,存在第三者。

周圍虛空先天罡風、先天雷霆之力不時閃爍流轉,與混沌之氣、造化靈機交織,形成一個天然的先天風雷大陣,與外界隔離。

山頂仙杏樹根底部,形成一個小水池。

池裡放着一把滿是裂縫的短刀,刀刃、刀身遍布裂紋,刀背坑坑窪窪。

煞氣、殺機無邊無際,要不是被三光神水、仙杏壓制,早就引發天地異象。

先天風雷大陣運行不斷,時時刻刻都有昆崙山無盡的清氣、先天靈氣、造化靈機、日月星三光補充進來,填補被仙杏樹和玄璣吃完的空缺。

其中日月星三光被風雷陣力捏合,形成一絲絲三光神水,由水池的神水牽引彙集起來。

吐納四周的靈機,把先天靈氣、造化之氣煉化為本源,把清靈之氣煉化為元神法力,把剝離的混沌神魔煞氣、先天濁氣、先天晦氣等輸送至樹葉排出,化為後天靈氣。

這是他努力多年的本職工作!

「嘶,嘶,噁心死我了!」

仙杏樹枝拍了拍玄璣的肩膀,進行簡單的安慰。

沒辦法。

藍星媽媽把他送到貴寶地,卻忘了給他配置一身豪華裝備。

統子,忘給了。

他,仰天長嘯,等了三萬年又三萬年又三萬年。

足足好多個三萬多年,仙杏樹都謝了N次花,長了N扎仙杏,連他自己的元神都被銀杏樹給硬生生生出來了。

統子還是沒來。

最後只能含着萬分悲痛,接受可怕的現實。

好在融合的靈根帶着清凈二字,又是最能凈化污染的銀杏樹。

要不是看在自己呼吸就可以獲得大道功德、壯大本源,保住自己的小命,避免在將來洪荒動不動就毀天滅地、大能隕滅的大劫里化為灰灰。

他其實並不樂意兼職空氣凈化員。

先天之氣酸甜,造化之氣鮮美,清靈之氣能管飽。

開天煞氣、開天濁氣···呸,味道奇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