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和離前夜,我失憶了趣筆閣 第1章_淺官小說
◈ 

第1章

時值槐夏,京城數日無雨,悶熱得叫人喘不過氣來。

到了正午時分,街頭巷尾更是人跡寥寥,偶有商販也皆行色匆匆,不願多做停留。

唯有這沿河而立的樊樓,絲毫不受暑氣所擾。

雅間外十幾個穿着打扮一色的婢女,手捧散着涼意的鮮果冰飲子躬身候着。

末尾新來的小婢女正好奇地四下張望,可還未看清裏面的洞天,門便開了。

一腳踏進屋內,就見堂中擺着巨大的曲水流觴宴,水流潺潺涼意沁人,滿堂賓客笙歌裊裊笑語不絕,宛若世外桃源一般。

小婢女沒見過這樣的陣仗,看花了眼,落下前頭的人好遠,才回過神來快步跟上去。

她剛躬身將手中的玉盤擱下,便聽見旁邊人道:「聽說這荔枝是南邊新進貢的,很是難得,就連宮裡的娘娘們也只能分到一碟子,若非託了歸荑的福,我們也嘗不着這樣的好東西。」

「全京城誰不知道歸荑最受聖上寵愛,不過是些荔枝,歸荑想要什麼寶貝沒有啊。」

而上首的女子似乎對這樣的恭維見怪不怪,只是輕輕哼笑了聲。

「若是喜歡,這些也給你了。」

明明是如此珍貴的東西,她卻很是不以為意,說著還拂手將自己的荔枝往說話那人的面前推了推。

小婢女好奇得很,沒忍住偷偷抬眼去看。

便見**的玫瑰椅上坐着一身穿雪青色衣裙的女子,鵝蛋臉拂煙眉,眸若燦星,瓊鼻櫻唇,肌膚白皙勝雪,美得不可方物。

那小婢女從未見過如此好模樣的女郎,不免看得痴了。

看美人看痴了不要緊,要緊的是還被本尊給發現。

對面是雙烏黑清亮的眼眸,正饒有興緻地看向她,嚇得小婢女後脊冒汗,一哆嗦便要跪下請罪。

可沒想到她卻只是隨意地抬了抬手,淡聲道:「下去吧。」

小婢女手腳發軟地退了出去,見着旁邊的婢女,趕緊小聲地打聽:「姐姐,裡頭的天仙是哪位貴人?」

「這你都不認得,赫赫有名的丹陽郡主啊,聖上最寵愛的侄女。」

見小婢女還是呆愣愣的,那人又道:「便是不認得,半年前轟動全京都的婚事,總該聽說過吧。」

丹陽郡主與錦衣衛指揮使段灼的婚事,由聖上主婚,辦得可謂是轟動一時,錦衣衛開道婚轎游城,整整七日的宴席從早到晚不間斷,全京城哪有人不知道的。

小婢女訥訥地點了點頭,朝裡間的方向又艷羨地看了眼,原來這便是傳聞中的丹陽郡主啊。

雅間內,一眾貴女們正在聊時興的脂粉衣裙,只是話題的中心都圍繞着沈歸荑。

不是誇她身上的裙子顏色獨特,便是誇她頭上的步搖別緻,但她的神色都是淡淡的,笑不及眼底。

坐在她身邊的程玉秋一眼便瞧出好友心不在焉,從流水中舀了盞冰酪給她,「怎麼了?昨夜沒睡好?還是誰又惹你不高興了。」

「還能有誰。」

她的話音剛落下,便聽見一聲爽朗的笑傳來,一位衣着浮誇滿頭珠玉的女子,在婢女的簇擁下走了進來。

「這是在說什麼呢,隔着老遠便聽見熱鬧聲了。」

程玉秋擰了擰眉,湊過去小聲道:「永樂怎麼來了,你不是沒給她下帖子嘛。」

沈歸荑明顯也不喜歡來人,語氣有些淡:「這世上有自知之明的人這麼多,偏生她沒有。」

她的到來讓屋內的氣氛微微一滯,所有人都知道,永樂與沈歸荑雖是堂姐妹,可關係並不好。

一般宴席都是避諱着二人,像今日這般沈歸荑設宴,是絕不可能會請永樂的,她這鬧得又是哪一出。

但永樂的身份擺在這,兩邊都不是她們能得罪的,沉默了須臾,眾人又與她寒暄起來。

「郡主來的正好,我們在說花鈿的樣式,全京城可沒人比您更懂的了。」

永樂得意地揚了揚眉,「我今日是來尋三妹妹的,花鈿的事,一會再與你們細說。」

說著走到了沈歸荑身旁,把她下首位置上的人給擠走,大搖大擺地坐了下來。

「我在隔壁與人飲茶,聽聞三妹妹在此設宴,便來瞧瞧,三妹妹不會不歡迎我吧?」

「來都來了,再問這個豈不是多餘,給縣主看茶。哎呀,瞧我這記性,又說錯話了,該是郡主才對,想來以二堂姐的氣度定不會與我計較吧。」

永樂雖然比她大兩歲,但她的父親沒什麼本事,做了好些年的閑散郡王,她出生時不過是個縣主,剛前年他父親封了親王,她才一併晉了郡主。

縣主二字她最是聽不得,每逢聽到都要跳腳,這會氣得臉都要歪了,險些跳起來指着沈歸荑的鼻子罵。

只是不知想到了什麼,又硬生生將這口氣給吞了回去,胸膛起伏了幾下,擠出了個乾巴巴的笑。

「不礙事,誰還沒個說錯話的時候。」

沈歸荑抬了抬眉,目光在她臉上掃了圈,沈永樂今日是改性子了?

果然,茶水剛端上來,熱氣還未飄散就見她撥弄了兩下杯蓋道:「三妹妹,今日這麼熱鬧,怎麼不見妹夫啊?」

沈歸荑本在和身旁人談笑風生,聞言眼底的笑意微斂,漫不經心地道:「夫君公務繁忙,出城辦差去了。」

「哦?那可真是不巧,也不知辦得是什麼差。」

程玉秋見沈歸荑眉宇間有些不耐,知道她不高興,趕緊出聲:「段大人深受聖上器重,自然有要事在身,哪是我們能打聽的,倒是沒想到郡主如此關心政事。」

「這話可不能胡說,我哪是關心政事,分明是作為姐姐,關心妹妹的家事。前兒我聽聞三妹妹與妹夫似有夫妻不和,擔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