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第6章(2)

年來,她聽了不少關於父親功高蓋主,被聖上忌憚的話,即便她與父母相處的時間遠不如與貴妃聖上,卻也還是血脈相連。她日日提心弔膽時常規勸父親低調行事,卻都無濟於事,反倒一直相安無事。久而久之再聽到這樣的話,她便也有些不以為意了,可今日卻不知怎麼的,她總有種不安的感覺。

她尚在出神,段灼已利落地翻身上馬,見她還不進去又加了句:「快進去,不必等我。」

說著一夾馬腹飛奔而去,留下沈歸荑輕聲嘀咕了句:「誰要等你了。」

而後帶着一眾婢女,頭也不回地進了院子。

段夫人姓高出自江南書香世家,膝下除段灼外,還育有一子一女,為人甚是和氣,府里上下也料理的井井有條。

沈歸荑來過好幾次正院,對此並不陌生,繞過影壁跨過垂花門,遠遠便聽見屋內傳來說笑聲。

她皺了皺眉,前些日子還在家時,她分明聽說高氏的母親身子不好,她將孩子都送去江南外祖家小住些時日。

這個時辰,怎還如此熱鬧,難不成是這麼快便回來了?

如此想着已至屋外,守門的婢女瞧見她,躬身行禮後朝內通稟道:「稟夫人,郡主來了。」

屋內本是歡笑聲不斷,冷不防聽見沈歸荑來了,頓時靜了下來。

帘子掀開,她一眼便瞧見段夫人右手邊端坐的女子。

只見她細眉杏目,膚白柔美,一身淺藍的裙衫襯得其清雅脫俗。

兩人遙遙相對,女子緩慢地起身,鬢髮間的白玉蘭步搖輕輕晃動,嬌軟若鶯啼的聲音隨之響起;「疏儀見過郡主。」

沈歸荑撇開眼不輕不重地哼笑了聲:「我當誰呢,原是稀客。」

這女子不是別人,正是段灼那位知書達理貌若天仙的小青梅,趙家五娘趙疏儀。

氣氛瞬間一寂,還是高氏先打破了這僵局:「歸荑回來了,快讓我仔細瞧瞧,可是清瘦了?」

沈歸荑雖然不知道趙疏儀為何在這,但高氏的面子還是要顧着。

她面色如常地上前,甚至沒多看趙疏儀一眼,坐到高氏下首邊淺笑着道:「多謝母親關懷,有您時常送燕窩粥,兒媳便是想瘦也瘦不下去。」

高氏也跟着笑起來:「你喜歡便好,我還擔心你吃不慣普通的燕窩。」

接着高氏又關心了兩句她父母的近況,兩人正說得融洽,就聽一旁響起了幾聲柔柔的輕咳。

被忽略了許久的趙疏儀,掩着口鼻接連地又咳了幾聲,她本就消瘦柔弱,如此一咳更添了幾分病態的蒼白,叫人平白生出憐惜之感來。

果然,高氏立即面露關切地道:「這是怎麼了,病着了?你們還愣着做什麼,趕緊給儀丫頭換盞溫茶。」

見她還在咳,帶來的婢女又笨手笨腳的,竟是親自起身給她喂水順氣。

好一番折騰後,趙疏儀才沒再咳了,攔下要喊大夫的高氏,滿臉愧疚地虛弱道:「都怪疏儀不中用,勞累伯母掛心,應是進京路上染上的咳疾,歇幾日便好不礙事的。」

高氏見她如此虛弱,一直坐在她旁邊拉着她的手,聞言寬慰地拍了拍她的手背。

「你是我瞧着長大的,自小便乖順懂事,如今你母親不在身邊,我自是要多照顧些的,你有什麼缺的只管與我說。」

沈歸荑端着茶盞隨意撥了撥,往日她覺得高氏待她和善,如今方知,高氏對她是外人般的客氣,與這趙疏儀才更像是婆媳。

她最煩膩膩歪歪的場面,看得直叫人頭皮發麻,懶得再應付正要起身告辭,不想趙疏儀又攀扯到了她。

「疏儀此番上京幸得段大哥護送,今日特來拜謝段大哥與郡主,原以為不趕巧,沒想到還是遇上了。」

沈歸荑揚了揚嘴角,眼中卻無半分笑意:「謝他便夠了,見我作何。」

趙疏儀柔聲解釋道:「我與段大哥相識多年情同兄妹,可惜他成婚時,我沒能趕上這杯喜酒。如今回京了,自是要拜見嫂嫂的,真是沒想到段大哥最後娶的人會是郡主。」

好一朵單純柔弱的小白蓮,嘴上說著情同兄妹,可句句都在強調她與段灼相識多年。

若今日不是她,而是個誠心與段灼做夫妻的女子,此刻不得被膈應死。

沈歸荑輕輕嗤笑了聲,「聽趙娘子的意思,好似替你的段大哥委屈?」

趙疏儀像是聽不出她話中的譏諷,連連搖頭道:「郡主誤會了,郡主風姿綽約乃是京中第一美人,又與段大哥門當戶對,我只是有些意外,疏儀嘴笨還請郡主莫要往心裏去。」

「知道嘴笨就少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