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第5章(2)

在她纖瘦的薄背上。

如此過了許久,他倏地抬頭,眼神尖銳地看向一旁的幾人。

攤篷外不遠處的樹下,圍着幾個舉止放蕩的小地痞,正眼神輕挑地盯着篷內的沈歸荑,不時還交頭接耳淫笑連連。

待笑過後,不知誰起的頭,竟起身徑直朝攤蓬走去,不料腳還未踏進半步,一道銀光閃過,冰冷的寒刀已橫在了脖頸處。

他們這才看到籠在暗處的段灼,雖不知是何人,甚至未發一言,但他身上那股衝天的殺氣足以將他們震懾住,腿瞬間便軟了,連滾帶爬地跑開了。

段灼剛沉着臉收回腰刀,就與偏過頭的沈歸荑對上了眼。

四目相對,他還是那張面無表情的臭臉。哪有人能這麼久不動不笑的,簡直是個木頭樁子。

沈歸荑低頭看了眼碗里的蓮花羹,突然覺得味道也不怎麼樣,將瓷勺一丟往外走:「走吧,我吃好了。」

段灼遲疑地看着她:「這便吃好了?」

她已經走到了他跟前,抬頭瞪了他一眼:「你跟個木頭樁子似的盯着我看,我沒胃口。」

說著先一步朝前走去,段灼也沒多說什麼,只是不緊不慢地跟着在她身側。

旁邊跟着個不會說話的木頭人,這街逛得真真是無趣。

沈歸荑本想直奔馬車,可回去路上恰好經過她平日買脂粉的鋪子,想起她的唇脂要再添些,就順道拐了進去。

原以為這種店段灼肯定不會進的,正要讓他先回車上,不想段灼卻跟着她一併抬腳。

她詫異地看向他:「我去買脂粉,你跟來做什麼?」

段灼像沒意識到自己與這有多格格不入,面色不改道:「看看。」

「剛剛叫你吃個蓮花羹你還擺架子,現在這種胭脂水粉店,你倒要進來了。」

但回她的還是淡淡地兩個字『看看』,沈歸荑也懶得與他多費唇舌,丟了個隨你,便先進了鋪子。

她一來,掌柜娘子立即迎了出來,將各類時興的口脂都取了過來。

「郡主瞧瞧這個石榴唇脂,不僅顏色好還有淡香,定能襯得您膚色白皙勝雪。」

沈歸荑看着喜歡,便擦去唇上原有的唇脂,對着銅鏡試了試。

鋪子里雖是燈火通明,但到底不如白日明亮,鏡中的模樣也有些瞧不清。

她平日與程玉秋同行慣了,興緻勃勃地回頭問道:「如何?好不好看?」

話音剛落,她耳邊便響起個低沉生硬的聲音道:「好看。」

她的耳尖一熱,猛地意識到今日來的是段灼,而非程玉秋。

許是不適應這樣脂粉氣的地方,段灼眉眼低垂,目光緩慢地落在她**的唇瓣上。

沈歸荑立即回過神來,不自然地轉過身去,繼續挑選別的口脂。

恰好掌柜挑了別的幾盒唇脂,請她試色,想起自己方才莫名的慌亂,沈歸荑便故意每試一個就問他一遍如何。

然而在聽到第五個好看時,她終於意識到段灼是在敷衍她,而為了他那句好看臉熱的她,簡直是蠢透了。

她忍無可忍,「除了好看,你還會說點別的嗎?」

段灼沉吟片刻道:「都好看。」

沈歸荑氣極反笑,「好啊,既然夫君說都好看,那這些我全要了。」

「你都喜歡?」

「倒不是都喜歡,但我就都要。」

她這話明顯是氣話,在這譏諷段灼,但沒想到段灼微微頷首,不假思索地道:「都包起來。」

饒是沈歸荑平日出手闊綽,聽見他的話也頓了下,脫口而出個略顯多餘的問題:「你真的要買?」

段灼沒回答她的傻問題,而是將目之所及所有的脂粉全都買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