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第1章(2)

的不得了,這才趕緊來勸說勸說。」

「要我說啊,夫妻之間需要磨合是難免的,更何況妹夫才幹又如此出眾,偶爾忽略了你也是難免的,作為妻子能忍……」

她的話還未說完,就見沈歸荑突然抬手,還以為是惱羞成怒要動手,嚇得她險些從椅子上跳起。

但沒想到沈歸荑只是隨意地撥動了下鬢髮,不經意間露出了手腕上的滿綠翡翠鐲子。

那鐲子通體透亮色澤勻凈,戴在她手上,更襯得她膚若凝脂,便是沈永樂見慣了好東西,也能一眼瞧出不是凡品。

許是太過顯眼不止是沈永樂,其他人也都注意到了她的鐲子,「郡主這鐲子是新得的嗎?看成色好生難得,想來價值不菲吧。」

「我也不知呢,今兒醒來就在手上了。」

沈歸荑邊說邊轉着鐲子,一副嬌嗔又苦惱的模樣,「都與他說了好幾回,我的首飾太多,他還偏愛送。」

「難怪聽聞段大人每次辦差回來,都要帶好幾個箱籠,原來都是給歸荑準備的禮。」

「郡主真是好福氣,我家夫君便是我央求了也不記得送,沒想到段大人瞧着面冷,私下竟如此會疼人。」

她一句都沒解釋夫妻不和的事,卻比說了還要管用。

見此對她不痛不癢,沈永樂更是氣得牙痒痒,她的夫婿是個文不成武不就混吃的廢物,當初知道聖上為沈歸荑擇的是段灼,便嫉妒的不行。

好在婚後就有傳出他們夫妻不和的消息,只是苦於沒有證據,前幾日得了准信,就跑來看好戲。

沒想到沈歸荑這麼不要臉,黑的也能說成白的。

看着她如此春風得意,沈永樂冷笑了聲,再次拔高聲音道:「妹夫待三妹妹可真好,只是這人啊,得到了就容易不珍惜,最喜歡的還是那遠在天邊的舊人。」

沈歸荑目光不移淡淡地道:「堂姐有話不妨直說。」

「妹夫難道沒告訴三妹妹嗎?趙五娘子不日便要回京了,哎呀,我該不會是說了什麼不該說的吧。」

這聲哎呀,可以說是將方才沈歸荑的學了個十成十,陰陽怪氣中透着幸災樂禍。

有不明所以之人好奇道:「哪個趙五?」

「還能有誰,趙五娘子趙疏儀。」

沈歸荑臉上的笑慢慢地冷了下來,原本懶洋洋地坐着,在聽到這個名字時,竟下意識地坐直,繃緊了背脊。

她與段灼的婚事是陛下賜婚,成婚前她便聽聞過段灼的大名,錦衣衛行事武斷殘暴,而此人更以狠厲毒辣著稱,不靠家族背景年紀輕輕便當上了錦衣衛指揮使,其手段可見一斑。

即便她生來就是郡主,也與全天下的女子一樣,曾幻想過未來夫婿是何等模樣。

顯然段灼與她心中蘭枝玉樹的翩翩郎君相差甚遠,但勝在長相能力皆不俗,帶出去見人不會丟了她丹陽郡主的臉面。

外加婚事辦得轟轟烈烈,也算誠意滿滿,沈歸荑便收起小脾氣打算試着與段灼做夫妻。

可誰想,新婚當夜她竟知曉,段灼有個自小一塊長大的青梅竹馬。

這個小青梅不僅知書達理貌若天仙,兩人還曾私下定情,只可惜那小青梅家中似出了變故,她隨父含淚離京,兩人才不得不分開,而那人便是趙疏儀。

她心高氣傲了一輩子,怎麼忍得了這個。

氣得沈歸荑當場便要剪嫁衣,洞房花燭夜更是將人鎖在了屋外。婚後亦是相看兩相厭,即便同在一個屋檐下,等閑也說不上兩句話。

但親都結了,讓她這麼快又和離,往日與她不對付的人還不知要如何看她笑話。

待冷靜下來後,便與段灼約法三章,在外需得顧及兩家的臉面。

好在段灼與趙疏儀的事沒多少人知道,人又離京多年,她繼續當她的逍遙郡主,與段灼維持着表面夫妻的關係。

如今不單那作妖的人回來了,沈永樂還大張旗鼓的說出舊人的事,誠心要讓她難堪。

沈歸荑冷着臉,生硬地道:「她是個什麼人物,回京便回京了,難不成還要我夫君親自來知會?」

見她不好受,沈永樂就暢快,接着狀若關切地道:「我這也是怕你蒙在鼓裡不是,算着日子趙五娘子一行今日便能到碼頭了,你又說妹夫出城辦差……這哪有這麼巧的事啊。」

沈歸荑從不關心段灼辦什麼差,他們兩一個月也難得碰上一面,上回見着還是祖母大壽,聽他回長輩說最近都在外辦差,這才隨口一說。

誰能想到這麼巧,她在心裏把段灼罵得狗血淋頭,嘴上還要硬撐:「不勞堂姐費心,我夫君是去捉拿要犯,可沒這等閒情逸緻。」

「三妹妹也別著急,想必妹夫不是故意的,等他回來了再細說不遲。」

不遲?

沈歸荑從未受過如此大辱,陰着臉,手已經摸到了桌案上的玉盞,心中盤算,一會打哪兒更解氣。

只是不等她動手,就聽樓下街道上傳來嘈雜聲。

恰好有站在窗邊透氣的賓客,聞聲看了眼,隨後詫異地咦了聲:「這不是段大人嗎?後頭還跟了輛馬車,是不是來接郡主回家的。」

沈歸荑驀地鬆開手指,帶着些遲疑起身,幾步到窗邊俯身跟着往下看。

只見一隊紅衣緹騎護送着一輛馬車,而其中最顯眼的便是馬車旁的身影。

他身穿飛魚服手握綉春刀,背脊挺拔端坐在通體漆黑的烈駒之上,明明驕陽似火,他周身卻有股生人勿近的冷厲。

這時夏風攜着熱浪拂開了車簾,露出了張清婉柔弱的臉龐。

圍觀之人紛紛倒吸一口冷氣,不等沈歸荑有所反應,耳畔便傳來沈永樂幸災樂禍的聲音:「喲,這犯人長得好生眼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