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和離前夜我失憶了,段灼 第10章_淺官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熏爐里燃着淡淡的蘇合香,冰山前的風輪轉了一宿,屋內靜謐又清涼,而床榻上閉着眼的人卻眉心微蹙,額頭滿是薄薄的細汗。

沈歸荑從不認床,但這半月來卻睡得很不安穩,尤其是昨夜,天明被綠羅喚醒時,後衫早已濕透。

「郡主這是怎麼了,可是有哪兒不舒服的,要不要叫個大夫進來瞧瞧。」

沈歸荑揉了揉眉心坐起,「無礙,只是做了個夢。」

綠羅一邊扶着她去沐浴更衣,一邊小聲地道:「那想來定是個可怖的噩夢。」

她心不在焉地點了點頭沒說話,等整個人泡進溫水中,緊繃的神經才緩慢地鬆懈下來。

說是噩夢,也不盡然,她先是夢見了自己幼年時。

她剛滿周歲便被抱進了宮,有意識那會就在皇后的坤寧宮。

皇后膝下無子嗣,她年幼不記事,宮人嬤嬤就愛哄她喊皇后娘親,別人都有爹娘,她便天真的以為皇后與皇上真是她的爹娘。

且每回她乖乖喊了娘親,皇后都會溫柔地沖她笑,還會抱抱她,可惜的是她們只許她私下偷偷喊。

直到有次她染了風寒,病糊塗了竟當著皇上的面,抱着皇后的手迷迷糊糊地喊了聲娘親。

從那後,她不僅被禁止喊娘親,待病好了還挨了一頓手板子。雖然很疼,但皇后是宮內待她最親近的人,即便挨了打她也還是喜歡待在皇后身邊。

甚至心裏還存了小小的心思,可能皇后真是她的娘親,而大人們有什麼難言的苦衷,不能叫別人知曉。

後來漸漸長大些,她見到貴妃喂二皇子吃糕點,見到麗妃日夜不眠地照顧二公主,見到她們看向自己孩兒時眼裡的濃濃愛意。

皇后雖然對她很好,吃的玩的從來都不缺,可看她的眼神與看其他皇子公子並無分別。

她才相信,皇后真的不是她的娘親,她的爹娘許是不要她了。

好在,皇后雖然為人板正嚴苛,出了錯愛打她手板,但待她不壞,錦衣玉食地呵護着她,教她讀書識字,規矩儀態,別的公主有的她也不會差。

原以為她會如此待到長大成年,卻不想皇后先前產子時壞了身子骨,久病之下在她九歲那年薨逝了。

她記得清楚,那是個電閃雷鳴的深夜,整個坤寧宮亂作一團,甚至沒人發現躲在桌下的她。

她眼睜睜看着皇后口中的血止也止不住,還一句句喊着陛下的名字,可陛下卻一直沒來,皇后至死也沒合上眼。

隔日她便被抱去了貴妃的翊坤宮,貴妃也待她很好,只是不用她再讀書識字,也不用她懂規矩,她只需要玩樂。

後來她又夢見了自己的及笄禮,皇伯父辦得很是隆重,十多年未見的爹娘來接她回家,可她卻沒有半點歡喜。

陌生的爹娘,陌生的府邸,一切都與她想像中的不一樣。

這些事,她還以為早就忘了。

沈歸荑將腦袋埋進溫水中,再出來時,又恢復了往日的精氣神。

今日要去給歸京的大堂姐接風,看着時辰已不早了,便打算先用早膳,再更衣上妝。

不想剛到暖閣,就見桌案旁站了個少年,見她出來馬上雙眼發亮地迎了上來:「郡主醒了。」

李子恪今日應是好好打扮了番,衣服依舊是身淡藍的,他好似極喜歡這個顏色,頭髮梳得順滑光亮,看她的眼神就像是餓了三天的人瞧見了肉骨頭。

邊說還邊伸手來扶她,沈歸荑雖是自小被人伺候到大的,但她很不喜歡太過諂媚油滑之人,尤其這人的手還不規矩。

她擰着眉往後退了半步,不悅地道:「你怎麼在這?」

李子恪在那種地方待了幾年,最會的就是察言觀色,瞧出沈歸荑眼裡的不喜,立即將手收了回去。

他捏了捏掌心,重新揚起笑臉,聞聲解釋道:「子恪是來伺候郡主用早膳的。」

昨夜沈歸荑將人留下,只說是清間屋子出來給他住,並沒說讓他做什麼。

婢女們也不敢太過怠慢他,方才他迤迤然地過來,說要伺候郡主,她們猶豫了會,最終還是讓人進了屋。

沈歸荑冷覷了身邊的幾個婢女一眼,將她們看得都害怕地低下了頭,才慢悠悠地道:「不必了,我這不缺人伺候。」

能夠留下來,李子恪歡喜了一整晚,反正他這樣的人,伺候誰不是伺候。更何況丹陽郡主貌美位高,瞧着還與段大人夫妻不睦,正是他的好機會。

可他又怕沈歸荑隔天會反悔,幾乎一宿沒睡着,天不亮就起來梳洗打扮,勢要使出渾身解數,得到她的歡心。

這會見她要趕自己走,急切地道:「若非郡主的收留,子恪這會還不知會身處何處,郡主待子恪的恩情,子恪萬死難報,還請郡主給子恪一個報恩的機會。」

沈歸荑每日早起都要喝一盞燕窩潤潤嗓,正在喝就聽着如此激昂的話,險些沒被噎着。

她掩面輕咳了兩聲,低聲嘀咕了句:「那你可找錯恩人了。」

李子恪沒聽清她說了什麼,還在滿眼期待地看着她,深情地喊着郡主。

沈歸荑被他喊得渾身不自在,也懶得再應付他,沉下臉道:「你若真想報恩,便讓我耳畔清靜些。」

不等他的神色耷拉下來,又聽見她道:「出去吧。」

李子恪原是還想再死纏爛打的,可見沈歸荑是真的不高興了,這才一步三回頭的出了屋子。

沒了不相干的人,沈歸荑才算有了胃口,待用完早膳後,七八個婢女捧着妝匣魚貫而入,她挑了身茜色的折枝花褙子,一邊翻看新送來的拜帖詢問肅王府可否有消息傳來,一邊由着她們梳妝。

綠羅猶豫了下,還是輕聲上前道:「郡主,那位李公子方才出去時,好似撞上了姑爺。」

沈歸荑指尖的動作微頓,而後不以為然地道:「撞見就撞見了,有何大不了的。」

「姑爺若是誤會了便不好了。」

她聞言輕哼了聲,他都能帶趙疏儀回府,她還怕被誤會不成?

綠羅小聲地又提醒了句:「可今日的宴席請的是您與姑爺同往。」

這倒是有些棘手了,大堂姐除了請她還請了沈永樂,她若一個人去,沈永樂指不定要如何笑話她。

沈歸荑眼裡閃過些許不快,捏了捏手中的帖子,這大早上的真是沒一件順心的事。

綠羅見此給她出主意:「要不奴婢差人去請姑爺?」

「不用了。」沈歸荑微微揚起下巴,不去便不去,沒段灼她也照樣能應付。

話雖是這麼說,但踏出屋子時,她還是忍不住地瞥了眼對面的房門。

與往常他出府辦差時一樣,房門緊閉,冷冷清清,就像這個院子只住了她一個人似的。

沈歸荑忽略掉心底那沒來由的不快,挺了挺胸脯,目不斜視地出了院子。

不想剛到府門外,就看見了負手而立的段灼,他今日難得穿了身紺青色的錦袍,讓本就俊朗的他更添了兩分貴氣。

沈歸荑腳步一頓,下意識地脫口而出:「你怎麼在這?」

可段灼卻像沒看見她一般徑直轉身,上了她備好的馬車,別說回話了,甚至沒多看她一眼。

神氣什麼神氣!

沈歸荑還從未被人這般甩過臉,氣得就要把他趕下車,但想到等會的宴席,以及他主動在這等她,只得把火又給憋了回去。

一路上兩人相對而坐,都沉着臉不說話,氣氛顯得尤為沉悶。

還好這樣的煎熬並未持續太久。

馬車停下剛進院門,就聽見道熟悉溫柔的聲音響起:「歸荑,你們可算是來了。」

眼前站着個溫婉柔美的婦人,便是沈歸荑的大堂姐沈容茵,兩人是一眾姐妹中關係最好的。

她前幾年嫁去了太原王家,這次是回京省親的,身旁則是她的夫婿王逸章,四人相互見了禮。

瞧見多年未見的大堂姐,沈歸荑的心情總算好了些。

今日來的客人不少,未免互相衝撞了,女客在後院男客在前院,繞過照壁四人便分成了兩路,她跟着堂姐往後院去,段灼則同大姐夫留在前院。

沈歸荑笑盈盈地挽着沈容茵的手臂,兩人一路說著體己話,走得毫無留戀。

而段灼卻看着她的背影,微微出神,過了會才轉身離開。

姐妹兩剛要踏進院內,就聽身後有人在喊她們,回頭便見沈永樂頂着顆琳琅滿目的腦袋,帶着幾個貴女,邊喘氣邊與她們見禮。

這一頭金銀珠寶,確是夠沉的。

不等沈歸荑抿嘴想笑,沈永樂就特意朝她們身後瞧了眼,語氣誇張地道:「喲,三妹妹今日怎麼一個人來,妹夫呢?該不會又是辦差去了吧。」

沈歸荑早就知道她會作妖,扯了扯嘴角,狀若不懂地反問:「夫君自是跟大姐夫去前邊的花廳了,倒是二堂姐,近來怎麼比我還關心我家夫君的去向?」

她這話說得有些歧義,沈永樂瞬間被噎住了,一口氣上不來,要反駁又怕顯得太過心虛,只能幹笑兩聲道:「哪有的事,我與你開玩笑呢,可不能如此不經逗。」

說到花廳她眼珠一轉,立即又道:「對了,說起花廳,我正要提醒你,聽說今兒可有好些異域舞姬獻舞,還有老五那幾個花天酒地的小子,你可得看緊些妹夫,千萬別叫他被人給帶壞了。」

沈歸荑白眼都快翻上天了,最花天酒地的不就是你夫婿嗎,還說什麼別人,有空管別人家的事,還不如多管管自家。

這般想着語氣便有些冷硬:「二堂姐放心,我家夫君為人潔身自好,後院乾乾淨淨,沒有這等惡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