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第8章

大秦市警局。

審訊室內,楚千羽被安排坐在了牢固的小板凳上。

半晌,那個抓楚千羽的中年男人,赫然是拿着一杯枸杞水推門走進。

他坐在審訊桌前,對着楚千羽語氣凝重道。

「我叫陳方,你叫我陳隊就好了。」

「現在我需要問你一些問題,請你如實回答。」

楚千羽淡定道:「您問吧。」

「那好,第一個問題,身為一個科普主播,你為什麼要進去大秦山林區?」

「呃……迷路。」

聞言,陳方嘴角一抽,「請認真回答我的問題,我不會為難你的……」

這話讓陳方說到一半,神情也是明顯發生了變化。

想到楚千羽直播吊打黑熊的畫面,他心裏不覺有些發虛。

這不是為難不為難的問題。

關鍵面前這個傢伙……他就是個真怪物啊!

是可以不用熱武器,徒手過肩摔黑熊的狠人!

楚千羽眼神堅定,「陳隊,我真的是迷路不小心進去林區的。」

「你……算了,那就繼續下一個問題,為什麼你見到黑熊不逃跑,反而還直播給網友們科普知識?」

聽到這裡,楚千羽十分之驕傲的回應道:「如您所見,我是一名科普主播,逮住機會當然就忍不住科普一下嘛~」

神特么逮住機會!

那可是活着的野生黑熊!你丫把它按在地上科普?

「咳咳。」陳方咳嗽兩聲,試圖來掩飾自己的尷尬。

同時,他也是用手中的圓珠筆,在筆記本上記錄了楚千羽的這番言論……

放下筆,他又道:「再下一個問題,雖然你是明面上的科普,但……你為什麼可以單手撼動黑熊?還那麼輕鬆?」

「這不是很簡單嗎?就伸手,然後掏!」

簡單?

伸手掏?

我掏你M啊掏!

哥們你特么快做個人吧!要都像你說的這麼簡單,那人類還用得着害怕黑熊傷人?

如此,陳方立馬是神情嚴肅,「給我認真回答!」

「真的就是這樣啊陳隊,可能是我天生神力,你要是不信,就找點人手給我一整個拆開,研究一下不就全知道了嘛。」

楚千羽也無法解釋,只能是一頓胡編亂造,進而將陳方糊弄過去。

畢竟是系統賦予的金剛不壞作死身。

總不可能傻到將系統的事情給告訴外人吧?

那他可能真要面臨實驗室的解剖刀了。

雖然無語,但陳方依舊平淡開口,「我無權干涉你的人權,也不會將你送去解剖。」

「不過這次你的行為嚴重影響到了大秦市,乃至其他城市的民眾,所以需要將你記錄檔案,以免你以後惹出其他事情,我們沒辦法第一時間將你抓捕!」

「陳隊放心,我作為遵紀守法好公民,一定不會犯錯的!」

等到楚千羽說完,外面就是進來一名警員。

「陳隊,那兩名電視台的人已經做完筆錄了,可以放人了嗎?」

陳方擺了擺手,「小青他們做完筆錄就離開吧,小孩子也都嚇壞了,早點回去,我也好和她爺爺交代。」

「是!」

「不過……陳隊,外面好多媒體記者,咱們中隊是出了什麼大事嗎?」

聞言,陳方眉頭一皺。

頓了頓,他開口道:「小周,你看好這小子,我出去處理。」

「是!」

這名叫小周的警員在聽到命令後,便是鏗鏘回應,隨後目送着陳方推門離開。

「小子,外面的媒體記者應該都是沖你來的吧?」小周坐下後,就是開口問向楚千羽。

「呃……應該是吧。」

「好傢夥,沒想到我這第一天上崗,就有機會審訊你這種犯大案的人!說吧,你是嘎人了,還是管不住自己的小兄弟了?」

如此,楚千羽滿臉黑線。

良久,他無語回答道:「那個,我一沒嘎人,二也沒幹出什麼喪盡天良的事,你可能誤會了。」

「別糊弄我了小子,能被我們陳隊親自提審的人,那可都不是什麼善茬。」

小周不信邪的笑了笑。

旋即,他的神情一下變得無比嚴肅。

只見楚千羽不知道什麼時候,赫然是掙脫開了手銬,並撓起了腦袋上的痒痒。

「你別動!雙手舉過頭頂!」

見狀,小周瞬間警惕起來,抄起桌子上的水杯頃刻舉過頭頂,對着楚千羽便是肅聲道。

「別這麼激動嘛,我就是撓個痒痒而已。」楚千羽瞧見對方如此大動干戈,不禁無奈的舉起雙手。

「戴回去!」

「好嘞!」

楚千羽點頭,旋即很聽話的將手銬再度戴牢。

小周在聽到手銬咔嚓咔嚓的好幾聲後,也是長出了一口氣。

反應了一秒,他就發現楚千羽的手上,竟然有着六副手銬。

特么……面前這個傢伙是得有多危險啊!

居然戴着六副手銬!關鍵他還能輕鬆掙脫!

「你是怎麼掙脫開的?」小周緩緩靠近楚千羽,質問的同時,還不忘檢查手銬是否戴牢固。

要知道面前的楚千羽,身份和罪行自己都未知,鬼知道這傢伙是殺人犯,還是什麼更加危險的人物!

「掙脫開很簡單啊,就把手腕脫臼一下,這樣就好了。」

楚千羽靠着前世特種兵的記憶,輕描淡寫的,就是給小周又示範了一遍如何掙脫開手銬。

「你給我戴好!」

見狀,小周一個箭步上前,便拽着楚千羽的手給他按了回去。

回想起楚千羽方才的話語和動作,他不禁是咽了咽口水。

手腕脫臼,這傢伙是怎麼忍住疼痛不叫出聲的啊?

變態!

絕B變態!

「你給我老實點!」

就剛才楚千羽的一番動作,小周徹底肯定了他是個危險人物。

畢竟誰家好人,特么能被戴上六副銀手銬啊!

不多時,小周的情緒,以及現場尷尬的氣氛都緩和了好多。

而他無意間的一眼,頓時是看到了桌子上陳方遺落下來的筆記本。

「這……是陳隊的審訊記錄!」

小周走近,將筆記本上被圓珠筆夾着的那一頁翻開。

見狀,楚千羽好心提醒道:「我勸你還是別看的好。」

「呵呵~你心虛什麼?難道真的犯了什麼丟人的錯誤?還是真嘎了人?」

小周笑了笑,翻開筆記本的動作依舊繼續。

而下一刻,他雙眼死死的盯着上面的筆錄。

手中的圓珠筆都不禁是顫抖的掉落到了地上。

這小子,比嘎人的罪犯還牛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