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瘋了吧重生成殺人犯妻子了? 第7章_淺官小說
◈ 第6章

第7章

「殷雷……桐桐不想讓你娶我。」白景霜哭着開口。

「不用管她,我們該訂婚訂婚,她無計可施自然就回來了。」傅殷雷認為,我是故意用這一招破壞他和白景霜的訂婚宴。

他公之於眾,恨不得宣告全世界的訂婚宴。

他以為,我改變不了的時候,也就不再糾纏他了。

可他不知道,我早就放下他了。

如果我還活着,這個時候大概已經坐上離開海城的飛機了。

「殷雷……桐桐為什麼不喜歡我?之前把我推下樓梯差點摔死我,現在又要用這種手段毀掉我們的訂婚儀式,要是伯母知道了,肯定不會同意的。」白景霜在哭。

傅殷雷臉色更難看了。「她除了用手段迷惑我媽,還有什麼本事!」

我諷刺的笑,甚至連解釋都懶得解釋了。

反正我說什麼他都聽不見。

我活着的時候他都不聽我解釋,何況現在我已經死了。

……

傅殷雷和白景霜進了卧室,我狼狽不堪的坐在沙發上。

房間內時不時傳來歡笑聲,像是刺耳的刀子,切割着我的靈魂。

低頭看向自己的肚子,我能感受到靈魂都在發抖。

那個還未來得及成形的孩子……就這麼跟着我,一起消失了。

如果傅殷雷知道我死了,還懷了他的孩子,他做夢都會笑醒吧?

終於,有人替他解決了隱患。

「嗡!」凌晨三點,傅殷雷的手機響了。

「喂?」傅殷雷有些不耐煩。

「傅先生,我們在九河溝發現一具無頭女屍,手腕上的手鏈確認屬於您妹妹程秋桐,您過來確認一下屍體。」

傅殷雷猛地坐了起來,呼吸急促。

窗外電閃雷鳴,傅殷雷突然頭疼的厲害。

「桐桐?」

閃電劈下來的那一瞬間,傅殷雷似乎在客廳看到了一個人影。

很像程秋桐。

我詫異的看着傅殷雷,他能看到我?

但很快,傅殷雷就罵了一句,拿起外套準備離開。

床上,白景霜也醒了,赤足走了出來。

「程秋桐啊程秋桐,你可不要怪我,要怪就怪傅殷雷太優秀,哪個女人不想得到他?我也沒想到你會那麼蠢啊,居然真的信了我的話,哈……死了也是你活該!」

我發了瘋的衝上去,拚命的掐住她的脖子哭喊。「是你害死我,是你!我要殺了你,我要殺了你!」

我拼盡全力想要殺死這個害我慘死的女人,可我什麼都做不了,我的手根本碰不到她。

我報不了仇,我什麼都做不到。

……

刑警隊。

「死者生前遭遇性侵,身上的衣物也不屬於她自己。」

傅殷雷站在解剖台旁邊,全身僵硬。「這條手鏈,兩個月前,程秋桐自己弄丟了。」

「你確定是這一條?」警z察問了一句。

「嗯,這是我奶奶留下來的……」是給傅家未來兒媳的,是程秋桐十八歲那年,他送給她的。

「程秋桐的右胸上……有一顆痣。」傅殷雷沉默了很久,才說出我的體征。「恥骨左側……有紅色胎記。」

他對警z察說我是他妹妹。

可哥哥怎麼可能知道這麼隱z私部位的胎記。

警z察愣了一下,互相看了一眼,讓法醫檢查屍體。

「如果您的描述沒有問題,那這具屍體就不屬於程秋桐。」

傅殷雷緩緩閉上眼睛,明顯鬆了口氣。

「傅殷雷先生,您似乎有很多事情瞞着我們。」負責案件刑警蹙眉,帶傅殷雷走了出去。

「你和程秋桐,到底什麼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