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瘋了吧重生成殺人犯妻子了? 第6章_淺官小說
◈ 第5章

第6章

出事前的第四天晚上。

我穿了一身紅色連衣裙,站在巷子里瑟瑟發抖。

「自然一點。」耳麥里,是傅殷雷的聲音。

我從巷子尾,走到巷子頭,來來回回幾趟,沒有任何可疑人物。

「殷雷哥,那殺人犯不會看不上她吧?」

「哈哈哈,殺人犯都看不上她。」

耳麥里,是傅殷雷哥們的嘲笑聲。

我紅着眼眶蹲在地上,有那麼一瞬間想要放聲大哭。

那天晚上,我沒能引出殺人兇手。

我以為他們會放過我,並沒有。

出事前第三天晚上,他們還是讓我在洪洞巷子來回走動。

依舊沒能引出他們要找的人。

出事前第二天,白景霜找到我。

「桐桐,對不起啊,我之前記錯了,好像不是在洪洞巷子,應該是在街尾巷子被人跟蹤的,殷雷讓你今晚下了班就過去,我們會提前在那裡埋伏好,有事你就喊。」

我信了,下了班就去了街尾巷子。

這一次,真的有人在跟蹤我。

「喂?有沒有人……我身後好像有人。」我緊張害怕極了,在耳麥里呼喊着對方。

「有沒有人……」

耳麥里傳來嬉鬧聲,但沒有人聽我講話。

我感覺不對勁,就一遍遍給傅殷雷打電話。

可接聽後,他卻不耐煩的沖我喊。「程秋桐,你有完沒完,你怎麼不去死?」

「是你昨天找了霜霜,說我們有婚約,讓她離開我的?我告訴你,霜霜要是一個人有什麼三長兩短,我要你償命!」

我害怕的停下腳步,想要解釋。

可伸手突然伸過來一雙手,捂住了我的口鼻。

手機從手中滑落,我拚命掙扎,可無濟於事,很快,我就失去了意識。

……

出事當天。

當我昏沉沉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被藏在了一個大木箱里,是那種裝易碎瓷器的木箱,有縫隙,可以看到外面。

我想掙紮起身,就看見一個身形高大,穿着連帽衫的男人從外面走了進來。

我看到了他的臉。

他的皮膚很白,頭髮長而凌亂。即使髮絲遮住了半張臉,可我依舊還是看到了驚艷兩個字。

雖然,用驚艷來形容一個殺人犯很不妥。

但那個男人,那雙眸子,是淺藍色的。

他的五官很深邃,烏黑的頭髮,慘白的皮膚,一看就是混血兒,很有辨識度。

他全身上下都透着死亡的氣息。

我有些害怕,不敢發出聲音。

他好像在找什麼東西,左右看了看,從角落裡撿起一把斧頭,拖着走了出去。

我害怕的捂住嘴,小心翼翼的爬出木箱想要往外跑。

可沒跑多久,就被人從背後打暈,摔在了地上。

昏迷前,我看到了被那人拖出去的那把斧頭,還有他的手。

「你是我見過最完美的藝術品。」

他的聲音很沙啞,像是被毀了之後的嗓音。

「你和她們不同,我要把你永遠的保存下來……不會讓任何人找到你的,你會永遠屬於我,永遠陪着我。」

那人就是個瘋子,是變態。

我的意識越來越模糊,直到血液流干,心臟停止。

原來,死亡來臨前,那麼平靜……

……

傅殷雷住處。

我的靈魂跟着傅殷雷回了他的家,他平時很少回傅家老宅,多數時間都是自己一個人住的。

我曾經很多次想來看看他的家,以為這會是我們婚後的婚房。

我對這裡充滿了嚮往。

「殷雷,桐桐找到了嗎?」剛進門,白景霜就衝上來抱住傅殷雷。

她穿着睡衣,明顯在這裡住了很長時間。

傅殷雷抱住白景霜,溫柔安撫。「不知道又耍什麼花招呢。」

我嘲諷的笑了一聲,左右看着房間的裝潢。

原來,這裡是他和白景霜的婚房。

他早就金屋藏嬌,和白景霜同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