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瘋了吧重生成殺人犯妻子了? 第5章_淺官小說
◈ 第4章

第5章

「桐桐,謝謝你,沒想到你這麼勇敢。」

白景霜假惺惺的來和我說話,握着我的雙手,眼神卻透着威脅。

我甩開她的手,飢腸轆轆的離開傅家。

其實那時候,我就應該死心了。

醫院。

「你這是懷孕了,已經兩個月了,自己沒發現?觀察一段時間看看。」

我震驚的坐在椅子上,看着檢查結果,全身都在發抖。

懷孕了。

偏偏這個時候,我懷孕了。

傅殷雷不愛我,自然也容不下我肚子里的孩子。

就算我懷孕了,他也不會對我有任何改觀,只會覺得我在耍手段,逼他結婚。

出事前第五天。

我鼓足了勇氣,打算將我懷孕的事情告訴傅殷雷。

如果他不想要這個孩子,我會打掉,然後離開。

絕對不會再糾纏。

「嘟嘟嘟……」可我打了無數個電話,他都不肯接。

最後一通電話的時候,對方接了。

說話的卻是白景霜。

「桐桐啊,你找殷雷有事嗎?他累了,需要休息。」

「和她說那麼多做什麼,直接告訴她別煩我。」電話那邊,是傅殷雷不耐煩的聲音,還有白景霜的嬉笑聲。「殷雷,別鬧,我來姨媽了,今天不許碰我……」

我拿着手機,麻木又僵硬的坐在沙發上。

那天晚上,傅殷雷回來了,卻是帶着白景霜一起回來的。

「你帶她來做什麼?」傅伯母蹙眉,有些不太高興。

「媽,我和霜霜要訂婚,回來跟您說一聲。」傅殷雷的聲音透着不容置疑。

傅伯母驚愕,下意識看向我。

我的眼眶泛紅,什麼都沒說。

「我不同意,你和桐桐有婚約在前……」伯母還想說些什麼。

「霜霜被那個殺人犯盯上了,那殺人犯只挑單身未婚的女人下手,我們的婚事我會公之於眾。」

傅殷雷對白景霜的偏愛已經到了明目張胆的地步。

胃裡有些翻江倒海,我猛地起身,慌亂的往洗手間跑,吐的昏天暗地。

他把我當什麼?

還記得十八歲那年,爸媽車禍,我也被壓在了已經變形的車架裏面,汽車已經起火,隨時都有爆炸的風險。

是傅殷雷發了瘋的跑來救我,拚命的打碎車玻璃,即使滿手鮮血也要拚命的割開困住我的安全帶,將我從車裡拽出來,抱我去了安全的位置。

然後繼續不要命的救我爸媽。

「傅殷雷……很危險……」我聲音無力的喊着,只能遠遠的看着,看着他不顧一切,救我們一家人。

在我爸媽被救出來的瞬間,汽車爆炸了。

巨大的火焰和衝擊,讓我心顫。

即使到最後我爸媽還是走了,可傅殷雷拚命救人時候的樣子,還是像烙印一樣刻在了我心底。

他是個好人,從來都是,只是他不愛我。

吐到再也沒有東西可以吐了,我眼前發黑的摔在地上。

他和白景霜要結婚了。

而我,始終都是個笑話。

「桐桐,別怕,你不會有事的,桐桐……」

「桐桐……」

還記的在車禍現場的時候,他一直在喊我的名字,讓我撐住,救護車馬上就到了。

那時候,我以為他也是喜歡我的。

一誤會,就是這麼多年。

「程秋桐,你又裝什麼死!」

洗手間的門被踹開,傅殷雷十分不悅的看着我。「明天晚上你就去洪洞巷子,我們都已經安排好了,別耍這些花招。」

「傅殷雷……你真的不怕我死嗎?」我聲音沙啞的問他。

「程秋桐,你這種人命硬,你去正合適,你和那殺人犯很配!你用纏着我的勁兒去纏着那個殺人犯,說不定還能給社會做點貢獻!」

「我死了……你會難過嗎?」我聲音沙啞的問。

傅殷雷蹙眉。「你捨得去死?這個問題等你死了以後我再回答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