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瘋了吧重生成殺人犯妻子了? 第4章_淺官小說
◈ 第3章

第4章

那天,我是活活疼暈過去的。

出事前第六天,我醒來的時候,天已經亮了。

雨過之後,陽光很好,我掙扎着從地上爬起來,雙腿之間的血跡已經乾涸。

「殷雷,我好害怕,怎麼辦,怎麼辦。」

客廳里,是白景霜的哭聲,她一直在發抖,說她被殺人犯盯上了。

她怕死。

「殷雷,我們查了監控,白景霜姐確實是被人盯上了,要不要報警?」

「不要……殷雷,不要報警,這個殺人犯手段兇殘,專門挑年輕的女人下手,警z察已經發現六具屍體了都沒有抓到他,我們要是惹急了他……」

白景霜害怕的搖頭,不肯報警。

「霜霜,別怕。」傅殷雷抱着白景霜,溫柔的安撫。

他不是不會溫柔的人,只是他的溫柔從來沒有給過我半分。

我站在原地,有些尷尬,也有些僵硬,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白景霜姐,你昨天從洪洞巷子走的時候,穿了什麼衣服?」傅殷雷的好哥們張澤問了一句。

「紅色的連衣裙。」白景霜說完,看了我一眼。「桐桐……」

我沒說話,別開視線,雙腿發抖的往廚房走,想弄點吃的。

「殷雷,我有個辦法,把那個殺人犯引出來,抓住他以後我們再報警,以免失誤了以後,他報復白景霜姐,這樣也能穩妥一些。」張澤看着傅殷雷。

傅殷雷點了點頭。「說說看。」

「找個女人,穿上白景霜姐的裙子,半夜去洪洞巷子,把人引出來,四周都是攝像頭,我們盯着點兒,不會出事的。」張澤看着傅殷雷。

傅殷雷蹙眉。「想的什麼餿主意,你讓你女朋友去?」

白景霜的視線再次落在我身上,小聲開口。「桐桐,你的臉色不是很好,沒事吧?」

「你管她做什麼?她差點害死你,你還關心她。」傅殷雷抱緊白景霜,有些厭煩。

我接熱水的手僵了一下,心口的疼痛瞬間蔓延全身。

「讓她去啊!這不現成的!她差點害死白景霜姐,欠了白景霜姐的,讓她去贖罪!」

「對啊!讓程秋桐去,程秋桐和白景霜姐本來就有些相似,讓她去!」

我驚慌的看着傅殷雷,想從他口中聽到拒絕。

他明明知道我怕黑,怎麼可能半夜去那麼偏僻的地方……

傅殷雷愣了一下,視線冰冷的看着我,許久開口。「你欠了霜霜的,必須還。」

他的一句話,彷彿將我打進萬丈深淵。

手指麻木的厲害,滿是熱水的水杯沒拿穩,全都撒在了我的手背上。

滾燙的水,我卻彷彿失去了知覺。

十年,我用了十年,都沒能焐熱這個男人的心。

而白景霜,卻能輕而易舉的得到。

「我不去……」我拒絕了,我不可能拿我的生命開玩笑。

「殷雷,別逼桐桐了……」白景霜紅了眼眶。「桐桐推我下樓梯也不是故意的。」

「別替她說話!」傅殷雷突然發了火。

白景霜都嚇了一跳。

他起身,沖我走了過來。

我害怕的搖頭。「傅殷雷,我不去!」

「由不得你!」傅殷雷是鐵了心要我去。

「我們的人會盯着,不會讓你死的。」傅殷雷像是在跟我保證。

我低着頭,眼淚滾燙的灼燒着眼眶。

「把欠了霜霜的還了,我就當你改過自新,以後不會再針對你。」他壓低聲音,像是在給我畫餅。

偏偏,我信以為真。「你真的……會保證我的安全嗎?」

「廢話。」傅殷雷有些不耐煩。

「傅殷雷,我不欠白景霜的,抓到兇手後,你能答應我一件事嗎?」我絕望的看着傅殷雷。

不是我和他討價還價,是我有事情想告訴他。

「別得寸進尺。」傅殷雷瞬間變了臉。

我低頭,不再說話。

生活在傅家,我本就寄人籬下,我愛他,也怕他。

「好……我去。」我答應了。「就當還清你當年救我的那份情。」

我把我的命,交給了傅殷雷。

等這件事結束,我會主動提出解除婚約給他自由,我會出國,永遠離開傅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