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對着末日許願 對着末日許願第8章 瀕死在線免費閱讀_淺官小說
◈ 對着末日許願第7章 月色真美在線免費閱讀

對着末日許願第8章 瀕死在線免費閱讀

距離上次的會議已經過去了整整三天了。這三天我一條江瀾的消息都沒收到,她估計是在忙關於那群外星人的事,畢竟我們現在已經有反擊的能力了,是時候該好好想想怎麼徹底把這群怪物趕出地球了。

因為江瀾沒有通知,這幾天我和p就一直在公寓里躺屍或者聯機打打拳皇或者文明,打掃衛生做飯的事情全交給路曉曦了,畢竟吃人嘴短嘛,付不起房租就只能出賣體力了。

我躺在沙發上握着手柄瞎按,看着屏幕上手柄的光標來來回回的滑動,有種悠然自得的感覺,我或許能體會過去陶淵明採菊東籬下的那種心情了。

「要不來玩雙人成行?」p握着手柄在我旁邊坐下。

「滾,老子只和江瀾玩。」我一把推開他。

「呵,男人。」他嘆了口氣,拿過筆記本打開了文明,「來一把?老樣子我玩秦始皇。」

「行吧。」反正閑着也是閑着,我去書房把我的筆記本拿了出來,「路曉曦,我和p要來文明,你來嗎?」我朝原來屬於我的卧室喊道。

其實我只是喊着玩玩的,她看着不像會打遊戲的人。

「來了,來了。」路曉曦捧着我大學那會用的筆記本跑過來,是台聯想的筆記本,用了很多年了,不知道帶不帶的動文明6。

「你還會玩這個?小妹妹這個沒點耐心玩不下去的。」p一臉不可置信。

「以前我爸挺愛玩的,我在旁邊看久了,當然也會玩咯。來,帶我一個,我來**閃閃。」她捧着電腦在我旁邊坐下。

沒想到路曉曦這貨竟然還會玩文明。

「你們坐遠一點,不要偷看我的操作。」我推了推路曉曦和p。

我準備玩一手俄羅斯,要是被他倆看到了,說不定會趁着前期我沒錢沒糧食直接過來把我滅了。

「玩個遊戲還這麼認真,你以後和江瀾玩雙人成行她坑了你,你捨得也這麼攻擊她嗎?」p陰陽怪氣道。

說真的,有時候真想揍這傢伙一頓,他總能精準攻擊到我的弱點。

我決定了,等我熬過前期,我要搞宗教,先把他信仰全轉化成我的,然後再爆兵淪陷了這傢伙,我要狠狠的羞辱他。

p這傢伙每次跟我們聯機打文明都喜歡玩中國,然後狗在角落裡瘋狂建長城發展經濟,然後猛猛造城,每次我和h打的死去活來,他已經把版圖擴散了半個地圖了。果然,剛開始p就在那喊着,「和平發育和平發育」。

路曉曦在旁邊偷偷拍了拍我,輕聲說道,「王洋哥,我們聯合唄。」

「之前不是叫大叔的嗎?怎麼現在又是哥了,我這是薛定諤的歲數是吧。」我忍不住輕聲吐槽。

路曉曦給了我一拳,順便翻了個白眼,「傻唄。」

實話實說,這一拳毫無力道,我甚至一點都沒感覺,和之前張傲給我的那兩掌真不是可比的。等等,為什麼我又想到張傲了?或許是那天捧着噴火器的他挺帥的吧,以前跟我一塊給老大打下手的時候,他明明膽子還挺小的,看到只蟑螂都會嚇得跳起來,許是經歷了什麼事改變了他吧。

『在嗎?』手機上傳來江瀾的消息。

『有事?』發出後覺得有點高冷,我又發了個賣萌的表情。

『沒事,想和你說說話。』

『要不直接電話?還是就打字?』

『電話吧,方便接嗎?』

『方便。』

『okk。』

我記得以前看過一篇報道,說是有些的人心思特別細膩很在乎別人的感受,所以每次發ok的時候他們都會覺得這麼發有點敷衍,然後發個okk顯得比較幽默有趣,一般最後他們還會再發個表情包。

『賣萌,jpg』
。。。好嘛,這報道還是挺有道理的。

「你們先玩,哥們我有事,先走一步。」我起身忘陽台走去。能和江瀾打電話,誰還玩着破文明啊。

「是出什麼事了嗎?」路曉曦在後面問道。

「他這滿面春風的樣子,很明顯是江瀾找他聊什麼私密的事了。見色忘義的東西,曉曦你會玩手柄嗎?陪你p哥來玩會雙人成行。」p遞過去個手柄。

路曉曦結果手柄躍躍欲試,「看我所向披靡吧。」

陽台上。

『喂,聽得到嗎?』我接起手機。

「嗯,想和你聊些東西。」江瀾的聲音有點輕。

「說。」

「王洋,你知道孤獨是什麼感覺嗎?」

「孤獨,怎麼突然想到問這個?孤獨嘛,這麼說吧,我小時候喜歡一個人蹲在天台,然後觀察下面熙熙攘攘的人群,很多人都是神色匆匆,走的很快。我那時候就想,人這一輩子很長呢,他們這麼急切幹嘛,把事情都做完了,他們不會覺得很無聊嗎?剩下的時間會覺得孤獨嗎?」

「會嗎?」江瀾問道。

我搖了搖頭,「我也不知道,那時我還小,我不知道一個人如果長大了,他將會面臨無窮無盡的選擇,他需要付出無窮無盡的努力,才僅僅能獲得屬於自己的一個家。」遠處東方之門燈火通明,老大他們應該還在忙吧,江瀾或許正站在某個落地窗前和我通着電話,「小時候多好啊,每天都有數不盡的時間,有數不盡的時間來感覺孤獨。」我嘆了口氣,其實總覺得很對不起小時候的自己。

「知道嗎?我小時候的夢想是將來考個北大,因為我那時候喜歡看小說,就想着北大的文學是全國最好的,我一定要考上北大,然後成為一個出色的作家,哦對了p的夢想是當律師,他想去北京政法大學。」我頓了頓,「可是啊,後來我們去了一所普通至極的大學,為了能上學我們選了最爛的專業。」

「所以這就是孤獨嗎?現在的你孤獨嗎?」江瀾問道,她的聲音很輕,但我能聽的清,或許是因為我在乎她吧。

「」不知道,但是有時候一個人窩在被子里時我會想到這些,其實我想說的是孤獨不是種感覺,他就像個引子,像個魚鉤一樣,把水裡那些你深埋的不甘,失落與無奈在某時某刻一併吊起來。」

「不甘,失落,無奈。我知道,我也有過這些感覺。」江瀾的聲音傳來,我覺得她或許剛哭過。

「你還好嗎?」我問道,我覺得她的情緒不太好。

「很好,有你在,我不孤獨。」,她停了停,「所以連王洋這樣有很多朋友的人都會苦惱嗎?」

「當然了,正是因為有這些情緒,人才被稱為人啊。」

「為什麼,沒有不是更好嗎?沒有煩惱,不會後悔。」江瀾有點不解。

我咳嗽了一下,晚間的風有點大了。

我試着給江瀾解釋,「給你講講我小時候的夢想吧,剛剛說過了一個是讀北京大學,還有就是在高中體驗一場轟轟烈烈的愛情。」小時候嘛愛看動漫,有這種幻想其實也挺正常的。

「可是後來,就像我說的,我去了一所花錢就能上的大學,選了一個我不喜歡的專業,而這僅僅是為了有學上,能搞個學歷,方便以後找工作。至於轟轟烈烈的愛情,如果沒有這場末日的話,或許將來我會去相親,然後和一個陌生女人結婚,運氣好的話在以後相處的時光我們會漸漸相愛,每天朝九晚六,哦不對是朝八晚九。」我笑了笑,我這學歷還想着朝九晚六呢,「我想忙了一天回家,會有個妻子做好了晚飯等着我,我們還會有個孩子,他會笑着撲到我懷裡,喊着爸爸爸爸。」

「這麼想是不是很美好。」我問江瀾。

「如果是這樣的話,確實是一個美好的結局。」她回答。

「是嗎?明明是溫馨的未來,但是我好害怕啊,仔細想想我的未來會因為我那個不喜歡的專業找到一個不喜歡的工作,我會在上面消耗我的下半輩子。至於我的愛人,她的臉上打着一團巨大的馬賽克,我跟開盲盒一樣,或許她會對我很好,但我好害怕,我害怕我不喜歡她,她對我好,而我只能對她心懷愧疚。」

「可是啊,人生就是這樣的,絕大部分人都會對未來感到恐懼,對過去感到不甘與後悔。但這些情緒缺一不可。」我輕點着頭,哼起了歌。

「你現在不甘與後悔嗎?」

「我嗎?沒有。」,腦袋裡冒出一首詞,「年少不識愁滋味,愛上層樓,愛上層樓,為賦新詞強說愁。如今識盡愁滋味,欲說還休,欲說還休,卻道天涼好個秋。」

「你看,這些情緒或許會讓你無端難受,但是當你擁有這些情緒時你才能清晰的發現,你已經長大了。」

我感覺現在的自己像個哲學家。

『強說愁強說愁,世事無常事皆難,何必強說愁。』

「人類真是複雜的生物啊。他們好辛苦啊。」江瀾說了這句沒頭沒尾的話。

「沒事,年少的我們有無窮的夢想,有遠大的抱負,有詩與遠方,有過就足夠了。」該死,明明是在安慰江瀾,但為什麼我現在有點emo,「無論是過去時還是進行時,我們需要關心的都是將來時。」

我想喝杯酒,總感覺這一刻不幹一杯都對不起現在的氛圍。

「謝謝,原來人類這麼有趣。」江瀾輕聲說道,「我好像有點喜歡你了。」她的聲音細若蚊吟,但我能保證我聽到了。

「我也是。」我試着回答。我的耳根好像紅了。

手機掛斷,江瀾掛的。

三秒後,江瀾的頭像亮起,

『我喜歡你。』一條消息飛來,

我拍了拍胸口嘗試着平靜下來,手上輕點手機。

『我也喜歡你。』

發送中,

已送達,

已讀。

今晚,月色真美。

我的耳根好像更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