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對着末日許願第5章 生機在線免費閱讀

對着末日許願第6章 文明階梯在線免費閱讀

我帶着路曉曦回了公寓,p在門口等候多時了。

「上午帶出去一個,下午又帶回來一個,高手啊王哥。」p看着我打趣道。

「別整這些有的沒的,今天確實累到我了。」我直接往沙發一躺,「別客氣啊,不用換鞋,我們也沒多餘的拖鞋給你穿。」我提醒路曉曦。

「收到。」路曉曦蹦蹦跳跳的走進來,剛剛在車上我看她拿着個化妝盒搗鼓來搗鼓去的,沒想到一會的功夫,現在又光彩照人了。

還挺好看的。

我躺在沙發上刷着新聞,想看看有沒有關於我剛才在地鐵站看到的『鯨魚』的報道。我本來以為這事老大他們會壓下去的,畢竟這事要是鬧大了這不得人心渙散啊。結果一點開新聞,跳出來第一條就是外星生命體入侵。

我點開新聞看下去,具體內容差不多就是因為外星生命體的入侵,明天開始蘇州將開啟戰備模式,限電,水等一切能源,食物也將採取供應方式,按人頭分配。看來這次的危機很嚴重,蘇州出現的生命體應該不止我在地鐵站看到的那幾隻,能讓老大他們這麼快決定公之於眾,只能是因為這些外星生命體已經多到他們隱瞞不住了。

好在那些刀槍不入的『鯨魚』只是在劫掠我們的能源,如果他們開始攻擊人類,或許我們一天也撐不住吧。除非是抱着與他們同歸於盡的想法,不然很難想像還有什麼武器能殺死它們。

「別想了,先吃串牛肉串,明天開始可能就吃不到了。」p給我遞來一串。

「不好吃,味道太淡了,沒有燒烤味。」我咬了一口後,如實評價。

「因為是我用烤箱烤的,肯定不如木炭烤來的好吃,你愛吃不吃。還有,這位是誰你到現在還沒介紹呢,手機里就給我發條要帶個女孩回來吃燒烤的消息。」p轉身走過去給女孩遞過去一根肉串,「你好,我是這獃子好兄弟,你叫我p就行。」

「謝謝啊,我叫路曉曦。」

原來我進來這麼久了,竟然還沒給他們互相介紹。看來今天我真是累壞了,或者是下午那群『鯨魚』確實嚇到我了。

不對啊,我沒給他倆介紹,他倆不會自己說嗎?合著我是保姆是吧。

我簡單給他倆介紹了一下,稍微描述了一下p高中時的趣事,順便挨了他幾拳。然後給他講了剛剛在地鐵站遇到路曉曦的事。

聽完路曉曦的故事,連p這種看慣各種離譜日漫劇情的男人都忍不住說了句六。

「大姐,不得不說你的感情故事,真是。。。」p冥思苦想不知怎麼形容,「抽象。」我覺得這個詞用的挺好的。

p倒了杯啤酒給路曉曦遞過去,「姐,我佩服你,但凡那男的要是也跟你不離不棄,那你倆這故事絕對能寫進語文書里了。一段可歌可泣的絕美愛情故事啊。」

路曉曦接過酒杯一飲而盡,原來她這麼能喝啊,要是我這麼猛的喝一杯,估計得吐了。

「謝了好兄弟,都怪姐當時年少不懂事」路曉曦嘆了口氣,扶着額頭。

下午那會還在我旁邊哭的死去活來,現在就釋懷了是吧,年少不懂事是吧。我對這貨已經無語了。

『丁~』

手機響了,我看了一眼,是江瀾發的。

『我也玩的很開心,下次再去。』江瀾回我了,還約我下次見,我去,難道這就是愛情。

「哇呼!」我開心的喊出聲,我好像有點得意忘形了。

「怎麼了這是,給我看看。」路曉曦探身過來搶我手機。

「估計是江瀾給他發什麼消息了唄。」p在旁邊補充,「他和江瀾高中是老相好了,後來畢業了分開了五年,這不,昨天回來了,今天立馬來找他出去玩。羨慕死我了。」

「哇,為了你回來的嗎?跟拋棄我那負心漢真的是天壤之別啊。大叔,羨慕你。來碰一個。」

我舉起酒杯跟她碰了一下,然後抿了一口。我還是喝不慣酒,真感覺酒精這玩意不如可樂來的痛快。

「我倆不是老相好,別聽p瞎說,跟她只是朋友罷了。這次江瀾回來也只是工作原因罷了。」我吐了吐舌頭。喝的是黑啤,味道怪怪的。

「真的假的,可是這個時候還想着跟你出去玩的,要麼是喜歡你,要麼就是腦子不太靈光。就像我認識那陳世美,早就跟他新的對象跑了。」路曉曦攥着酒杯,我感覺她能把玻璃杯捏碎。

「還真可能是腦袋不太靈光,我總感覺江瀾現在跟以前區別很大。」我嘀咕着。

「你要這麼說,我也有這種感覺,總感覺現在的她變化很大,尤其是性格,她以前明明挺少說話的。」

原來不止我有這種感覺。

「跟江瀾待在一塊的時候,總會有一刻感覺眼前的行為不應該出現在她身上。」我補充道。「不過,我確定她就是江瀾,可能是這幾年變化比較大吧。」

這酒挺難喝的,但我還是忍不住繼續抿起來。我這人真是矛盾。

「這樣哦。那祝大叔世界毀滅前能有情人終成眷屬。」路曉曦碰了碰我手裡的酒杯。然後p也湊過來跟我碰了個杯。

「謝謝奧,不過能不能別叫我大叔了,我比你小啊大姐。」我一口乾了手裡的酒。

看來我是真不適合喝酒,一瞬間感覺天旋地轉,早知道剛剛就不一口悶了。

我乾嘔了一陣,漸漸緩了過來,路曉曦和p則在旁邊偷笑。我腦海中不知為什麼划過一句話,「不能喝去和狗一桌。」

可惡,好丟人啊。

「要不我們來聊聊你和你前男友的故事吧。」我岔開話題,把矛頭指向路曉曦。

「你們這幾樓啊,我想跳了。」

「對不起對不起。」我趕忙道歉,果然女人還不好惹啊。

「那聊聊你倆有什麼事是在世界毀滅前必須要做的吧。」我咬了口肉串,其實還挺香的。

「哦對了,不準再說想脫單了。給我來點追求。讓我看到你的夢想。」我看着p提醒道。

p陷入沉思。

「我先來,我先來。」路曉曦舉起手,「我想找個男的,他一定要比我前男友帥,比他高,比他對我更好,然後在末日那一刻我倆相擁接吻,然後我直接一個視頻打過去,讓那個陳世美看看,即使末日,還有男人肯留下來和老娘纏綿。羨慕死他。」

「呃,有沒有可能,那會人家還和他對象躺在床上,視頻都懶得接呢。哦不對,萬一直接把你拉黑了呢。」p的話像一桶冷水,路曉曦**沉默了。

「你還怪會安慰人的。」我無語的看着p,「那來說說你的夢想吧。」

「我?有一說一,一本正經,我想吃一份肯德基。」p認真道。

「能理解。」我贊同他,因為我也想吃。

「不對,是麥當勞。麥當勞的薯條更好吃。」他打斷我。

有時候還真想給他一拳的。

「那你呢,王洋。」路曉曦看着我,她手裡還拿了兩串,看着好像米老鼠啊。等等,我這奇怪的想像力是怎麼回事。

「你們看過星際駭客嗎?就一個小學生還是初中生,叫田小班,他有個能變成各種外星人的手錶,每天的日常就是冒險或者和各種邪惡外星人大戰。反正到時候都要死了,我也要跟外星人大戰,我跟他們拼了。」我一邊跟他們暢談理想,一邊比着田小班的變身姿勢。

「我還以為你會說想和江瀾死一塊呢,真沒意思。」路曉曦在旁邊吐槽,p讚歎的點了點頭。

「胸無大志,滿腦子都是情情愛愛靡靡之音,孺子不可教也。」我指着他倆,嘆了口氣,像個恨鐵不成鋼的老夫子。

「不過,祝我們最後都能死的其所兄弟們。」我舉起酒杯。

「死的其所。」p喊了一句,然後把酒杯碰上。

「不吉利,祝我們長命百歲。」路曉曦最後把酒杯碰上。

我們現在真像梁山泊上聚義的好漢。

我們三個把酒杯狠狠的碰在一起。

「哐」酒杯碰撞聲響起,燈火下,我們一飲而盡。就像是三個抱團取暖的喪家之犬,還真是物以類聚啊。失意之人惺惺相惜。

手機跳出來江瀾的消息,是剛發的,『一分鐘後記得看窗外。』

我看向窗外,五秒後天空被巨大的光柱點亮,雖然我物理化學不好,但我能看出那是某種能力高度壓縮而成的能量柱。

『是最新的防空炮,能源是來自外星的,是我帶回來的。』江瀾的消息傳來。

我彷彿能聽見窗外那些被光柱貫穿身體哀嚎的巨鯨的哀嚎聲。

原來我們的國家自始至終都沒有放棄過,或許我們還有一線生機。

我站起身緊緊的擁住路曉曦,她沒反抗,估計是被我突然的舉動和窗外巨大的動靜嚇到了。

電視機里傳來最新新聞,『我國掌握了最新的技術,現在我們有足夠的能力反抗這群怪物。既然世界墜入黑暗,就有由我們來給他們帶來希望。』

主持人慷慨激昂的聲音回蕩在房間中,p也沖了過來,一把擁住我們。

那一夜防空炮的光柱照亮了整片大地,人們的歡呼聲塞滿了這個寂靜的夜,我緊緊擁着路曉曦和p,這一刻彷彿永恆。

手機上傳來江瀾的消息,『早點睡,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