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對着末日許願 對着末日許願第5章 生機在線免費閱讀_淺官小說
◈ 對着末日許願第4章 鯨魚在線免費閱讀

對着末日許願第5章 生機在線免費閱讀

我拿着杯奶茶在地鐵站發獃,本來是想跟江瀾再去趟西園寺玩的,那的素麵很好吃,而且p和我說過,那裡是個求姻緣的好地方。可惜,江瀾突然接了個電話,說是老大那邊貌似出了點事,她得立馬趕過去幫忙,說完就打了個車走了。實話實說這半天相處下來,我真不知道她這腦子能幫到老大他們什麼。

「吸溜,吸溜。」我用吸管嘬着杯子里的珍珠,吸上吸下的怪有趣的。

地鐵駛來,我慢悠悠的走上去。真好,至少現在沒有擠地鐵這種困擾了,記得上大學那會每天上課都要坐這地鐵,大清早的地鐵站不亞於三國時的虎牢關。

車廂內一個人都沒有,正常,這年頭應該沒人有閑心出來亂轉悠,除了我。

我拿出耳機開始聽歌,手機里放的是周董的不能說的秘密。

「你說把愛漸漸放下會走更遠,

或許命運的簽只讓我們遇見,

只讓我們相戀這一季的秋天。

飄落後才發現這幸福的碎片,

要我怎麼撿。」

我跟着音樂輕聲哼着歌,不知為何我突然想到了江瀾。打開微信,想給她發條消息。

今天玩的很開心啊,下次還可以一起出來玩。

不行,這樣目的性太強了,是個人都能看出來我想幹什麼,不過江瀾這個智商難說。我把聊天框里的字挨個刪除。我得矜持,對,不能太主動。

今天走了一天怪累的吧,待會忙完早點休息。我去,這樣好像舔狗啊,我又不是她媽,這麼關心她幹嘛,她肯定會覺得我婆婆媽媽多管閑事的。

我在聊天框寫寫刪刪,算了,不寫了,西格瑪男人絕不掉入女人的陷阱。

「大叔,你是不是被甩了,在寫小作文哦。」旁邊傳來女孩的聲音。

我去,我不是才22嗎?怎麼已經成大叔了?我回過頭,才發現旁邊坐了個女孩。看着年紀也不小了,兩隻眼睛紅紅的,像是剛哭過。

「首先我沒在寫小作文,我一個字都沒發呢。」我甩了甩手機給她看我空白的聊天框,「第二我才二十二,嚴格來說是二十一周歲,而你看着也不小,所以別叫我大叔。」我伸出三個手指,「第三,你什麼時候上車的,這位置這麼多非得坐我旁邊看我寫小作文是吧。」

女孩吐了吐舌頭,「太久沒跟人說話了嘛,好不容易在車上看見個帥哥,這不得來搭個話?而且我比你大哦,記得叫我姐。」

「哦?第一次有人叫我帥哥呢,既然這樣,那我就勉為其難允許你搭話吧。」我有預感,這個女孩也是神經病。

「所以你剛剛在哭什麼?」我問道。

「大叔,你怎麼知道我剛哭了?難道你是毛利小五郎?」女孩故作震驚,像是要掩飾之前低落的情緒。

我以前在某本心理學小說里看到過,有的人明明很難受,但為了不讓旁人擔心,總會裝出一副無關緊要的樣子。嘴裏說著玩笑話,但心裏比誰都難受。

「還叫我大叔是吧,而且人家是名偵探柯南好吧。」我忍不住吐槽,「所以是為情所困吧,少女。」

女孩不說話了,她揉了揉眼睛,「你猜。」

「不猜,你的事我不想了解。」我擺了擺手,還有兩站就要下車了,我拿下耳機想放進口袋。

女孩一把搶過耳機,「別,聽我講講嘛。」她拿起一隻耳機塞進耳朵。

「是周董的歌啊,你是開單曲循環了嗎?我剛剛上車你就在哼這首歌了。」

我點了點頭。

「我跟你說哦,我一個人在這座城市可孤單了,我爸媽都不要我了,所以好不容易看到個人就想和他說說話,哦對了剛剛說你是帥哥只是想讓你理理我而已,其實你一點也不好看。」用最平淡的語氣說著最傷人心的話。

「懂,我有自知之明,不過你爸媽不要你了是為什麼?他們死了?」

「你才死了呢。」她給了我一拳,「他們是去美國啦。」我好像聽到顫音了。

「為什麼不帶上你,是錢不夠?」

「沒有,他們的錢正好夠我們三個一起去美國,只是我還有個男朋友,我想帶上他。」她低下腦袋,像一隻受傷的小獸。「我們說好了要一直不離不棄的,可是我的錢不夠,所以登機的時候我偷偷跑了出來,然後我爸爸媽媽就走了。」

我大概聽懂了,果然每一段可歌可泣的故事背後都需要一個戀愛腦女主。

「所以呢,你不是還有你男朋友嗎,你願意為了他留下來,估計他感動壞了。」

「他在美國。」女孩抖了一下,感覺她好像哭了,「他找了個能帶他去美國的女朋友,他也不要我了。」女孩抬起頭看着我,滿臉淚水,我就說她肯定哭了。

我手忙腳亂的掏着口袋,好在剛剛買奶茶的時候順了兩張紙,我把手裡的紙遞給了她。

她拿着紙醒了個鼻涕,然後開始擦眼淚。。。

我搶過她手裡的紙,拿另一張幫她重新擦了擦臉。雖然我沒有潔癖,但真心看不下去了。

「看來每一段可歌可泣的愛情故事都需要一個戀愛腦女主和一個戀愛腦男主,缺一不可。」我吐槽道。「像你這種,就是純純的陳世美的故事了。」

不知道為什麼,眼前的女孩明明很可憐,但我是真的好想笑。這女孩傻的可愛。

我抬頭看了看時刻表,該死,坐過站了。

「我要走了,能把耳機還我嗎?」我拍了拍她。

她兩隻手捂着臉,估計是不想讓我看到她哭花的妝。她的眼睛透過手指間的空隙看着我,「你走吧,你走了我待會就找個河跳了,等我去找完那個負心漢索命,下一個就來找你這個冷漠的男人。」

女人太恐怖了,比這外星人都不講道理。

「好好好,反正我也沒事,那我再陪你一會,所以你家在哪你還有朋友嗎?我把你送回家然後讓你朋友來陪你好不好。」哄完一個小孩又來一個小孩,早知道大學填志願我也填教育了。

「沒有,就你了好不好,陪我過完今天就行。」她認真的看着我,像是偶像劇一般。只是她臉上白一塊紅一塊的妝讓我很齣戲。

「行行行,那你跟我回家,我們去吃燒烤好吧,我記得p之前在冰箱里準備了些烤肉,我先打個電話回去讓他準備準備。」我拿走她耳朵里的耳機,站起身,「我們往回坐兩站就到。」

女孩點點頭站起來。

「話說還沒問你的名字呢,我叫王洋,你是?」

「曉曦,路曉曦。」

我等着地鐵到站,手機里給p發著消息。路曉曦安靜的站在我的身旁抹着眼淚。

「牙的事,牙博士提醒您,獅子山到了。」

「走吧。」我拉了拉路曉曦。

迎面向我們走來的是一隊士兵。

「王洋嗎這不是,好久不見啊。」領頭的士兵跟我打了聲招呼,我仔細一瞧,這不是張傲嘛,之前也是給老大打下手的。

「出什麼事了?」我問他。

「出了點大事,這下一站這地鐵過不去了,你們剛剛出來的時候裏面還有人嗎?」

我搖了搖頭,「應該就我們倆了。」

「你倆去裏面看看有沒有剩餘的人,王洋你們跟我來,我找人送你們回去。」張傲指揮着,已經是個能獨當一面的隊長了啊。

我跟着張傲向外面走去,路曉曦跟在我後面沉默不語。

「剛剛我們被襲擊了,幾隻巨大的鯨魚一樣的灰色生物,他們不會攻擊生命體,但是一切金屬他們都會吞噬,而且他們身上還有許多小魚一樣的生命體,他們會吸收一切他們遇見的能源。現在這些玩意就在獅子山那徘徊。」張傲邊走邊說,「區區幾隻這種怪物就讓我們猝不及防,如果還有更多的怪物,那蘇州早晚亂套。」

我現在能明白是什麼事能讓江瀾這麼急的趕回去了。估計老大現在也急壞了吧。能吞噬金屬與能源的怪物,這是要把我們困死在蘇州城裡啊。

從地鐵站走出,巨大的爆炸聲在我耳邊響起。面前是兩隻巨大的『鯨魚』,這裡明明不是海洋,但他們就像魚一樣在空氣中遊動,士兵們的子彈根本沒有用,金屬的子彈射在它們的身上會被它們表面的高溫快速融化然後吸收。就像是一隻巨大的熔爐。

「看到了吧,這就是世界末日,我找人送你們回去先。」張傲叫了個人來,然後把我倆塞上車。

「王洋,我們人類生死存亡的戰爭已經開始了。」張傲的聲音從後方傳來,我看到他拿着噴火器沖了上去。

我們的戰爭已經開始了嗎?不知為何,我好害怕。

我打開手機,給江瀾發去了消息,『我剛剛看到在空氣中遊動的鯨魚了,真有趣。』

這樣的世界末日,並不有趣。